第5章 邋遢恶心
A+ A-

厨房内,赖安迪越想越气,狠狠地将手中择了一半的菜扔在了地上:“我凭什么要做这些??这种粗活就应该让那个劳改犯来做!!!”

提到劳改犯三个字,正在揉面的陈玉芳停下了动作,侧头看向女儿:“卿欢出狱的事儿,于家已经知道了?”

赖安迪愣了一瞬,旋即烦躁的蹲下身子,继续摘菜:“不知道吧,安朵没告诉我。如果于家早就知道卿欢减刑的事儿的话,她卿欢怎么还可能这么容易就出来?于家还不得让她把牢底坐穿!”

陈玉芳灵机一转,提议道:“你给于安朵打个电话试探一下?”

赖安迪转头看向陈玉芳,在看到陈玉芳不怀好意的笑容后,似是醍醐灌顶立刻跳了起来:“我现在就给于安朵打电话!让警察重新把这个该死的逃犯抓进去!”

赖安迪抬脚就要跑出去,陈玉芳却连忙道:“记得告诉安朵,容迟也在这里,于安朵准保今天晚上就能赶来大闹一场!”

“逃犯勾引被害人的未婚夫?”赖安迪眼前一亮,立刻擦了擦手,将手机掏了出来。

陈玉芳手里忙活着靠近她:“于安朵那个瘸子,你觉得她有什么资格配得上容迟?”

赖安迪按着手机的动作顿住,抬头看向陈玉芳。

“安迪,难道你没想过嫁进容家,嫁给全州市最优秀的男人——容迟?”

赖安迪面上一红,娇羞一笑好似她与容迟的事已经敲定了一般害羞的跑了出去。

……

卿欢站在长院内的太阳下,背对着前厅打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后,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喂,您好。请问是卿钰先生吗?”

卿钰在电话那头愣了一瞬,旋即正经回答:“是的,我是。你哪位?”

“卿钰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公司举办的活动,一等奖价值三千八百万抽中了您,您只需要先给我付五百万人税钱,您就可以领走三……”

“玛德!你他妈个三八!闲着没事骗你爷爷玩?你当你爷爷是三岁小孩儿¥%……#@&¥#@”

卿欢在电话这边非但不生气,反而笑弯了腰,电话那头的卿钰在听到笑声后气的吐出一长篇脏话。

笑够了之后,卿欢站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后,说道:“卿钰,胆儿肥了?”

“……”卿钰愣住,没人比他更清楚,这句话是谁的口头禅。

“……玛德,你,你,你是谁??”卿钰突然大吼出声:“姐!!!”

声音嘶哑,带着哭声。

卿欢笑弯了眉眼,柔声道:“卿钰,姐姐回来了。”

“呜呜……姐!!!”卿钰没忍住,大声哭了起来。

“哭啥子嘛,这么大的小伙儿了,竟然还哭鼻子?”卿欢红了眼眶,仍不忘耍贫嘴。

卿钰是卿欢的亲弟弟,两人相差四岁。在卿欢五岁,卿钰一岁时,外出打拼事业有成的母亲将卿钰丢回老家,留下一笔钱后与卿淮安办理了离婚手续;卿欢六岁,卿钰两岁时,颓废了一整年的卿淮安才带着他们姐弟俩进城打拼。

卿钰几乎是卿欢拉扯大的,姐弟俩比任何人都要亲近。

“噗嗤……”卿钰被逗笑,嘶哑着声音问道:“你这哪儿学的口音,难听死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马上回家!”

“四川咯,我晓得四川人嗦的话儿。”

卿欢越是这样,卿钰便越是忍不住嚎啕大哭,“狗欢,你能不能正常点?”卿钰又哭又笑。

“卿钰!”卿欢佯装生气,大吼出声:“谁给你的狗胆敢这样喊姐姐?”

卿钰撇嘴,音色里透着撒娇:“狗欢,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

从前,姐弟俩吵架时,卿钰总是说:“该死的卿欢!你就是一条臭狗屎!不然你怎么会起一个狗的名字?欢欢欢欢的,可不就是狗欢?”

电话挂断之后,卿欢抿唇笑弯了腰。

她有太多的期待,太多的想念,这几年里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家人,现在听到卿钰骂自己,竟然会觉得好幸福。

容迟站在客厅门口的太阳光下,双手插进裤袋里,远远地望着她的背影,唇角微弯。

她的一举一动,她的笑声、说话声,像是温柔的风拂面而来,令四周的一切春意盎然。

鸡鸭鱼肉的家常便饭,在卿欢眼里似是饕餮盛宴,她完全没有形象的大快朵颐,夹肉的速度极快,并且只吃肉。

赖安迪嫌弃的整张脸皱到了一块:“怎么好像一辈子没吃过饭似得。”

满脸的嫌弃,口气厌恶。

卿欢不答话,吃的正香,吧唧吧唧嘴,赖安迪被气的脸色铁青,但却说不出话来。

“是啊,确实很多年没吃过这种大餐了!”卿欢说的理所当然,完全不屑于赖安迪的看不起。

赖安迪被噎的说不出话,索性将筷子摔在了晚上,干坐着瞪着吃饭的卿欢。

容迟细嚼慢咽的吃着饭,动作极其优雅高贵,与面对面坐的卿欢恰似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卿淮安羞红着老脸,不断地给容迟夹菜,赔不是。

容迟自始至终都没有把视线从卿欢的身上移开过,整整一顿午餐唇角似有若无的笑从未消失过。

卿欢是饭桌上唯一一个从头吃到尾,吃到要收餐盘的时候,才吮了吮手指上的油,转头看向奶奶:“奶奶,有牛奶吗?我渴了。”

遇到这么能吃的孙女儿,奶奶喜笑颜开,连忙弯腰去取牛奶。

见卿欢伸手就要接过牛奶,容迟眉头微皱,撕掉一块纸巾递了过去。

卿欢侧头瞪他一眼,完全不领情。

卿欢将牛奶瓶放在了桌子上,站起身用嘴咬着吸管扎进去后,弯下腰喝了起来,边喝边洋洋自得的冲容迟挤出得意的目光。

容迟被她孩子气的模样逗笑,唇角微弯,用唇形说道:“蠢货。”

他望着她满眼的笑容,眸中满是宠溺之色。

卿欢当即被惹恼,立刻抬起头冲他吼:“你骂谁呢??”

卿欢气的吹胡子瞪眼,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地痞流氓。

她刚出声,嘴里还未咽下的牛奶沿着唇角流了出来。

当即,卿欢气势全无,尴尬的怔愣在了原地。

走到门口的赖安迪,在看到卿欢这副样子时,嫌弃的整张小脸皱到了一块:“邋遢!恶心!”

话落,迅速转身离开。

容迟微挑眉梢,朝他伸出手,那张纸巾还躺在他的手心里。

卿欢脸蛋在一瞬间升温,但她仍不服输,快速用手背抹掉唇角的白色液体,撇过头去,涨红了一张脸。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