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来日方长
A+ A-

“容先生,卿小姐。我,等候多时了。”

卿欢故意咬重‘小姐’二字,嘲弄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于安朵,其意思不言而喻。

“啊啊啊!!!”于安朵被气的说不出话,只能用尖叫声来发泄。

容迟侧开身子,躲开了于安朵挡在面前的手,朝屋内走去。

卿淮安在看到眼前的场景后,呆若木鸡的贴着房门站在了门口,“你给我起来!谁让你睡在这里的??”

说着,卿淮安往容迟的身上瞥了几眼。

见容迟淡定从容的往屋子内走时,更是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当然是容先生了。”卿欢一脸的理所应当,“容先生付钱,我自然要伺候好容先生。这是我作为‘小姐’的本分。”

卿欢微微起身,用手肘撑着枕头,看向在床尾的沙发处坐下来的容迟。

看向容迟的眸中满是邀请,充满情色的目光在容迟的身上上下打量。

于安朵气的在屋子内嚷嚷,容迟与卿欢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在一起。

望着容迟的眼睛,卿欢挑逗的目光逐渐暗了下去,容迟的那双眼很平静,只是牢牢地锁着她,但那抹平淡如水的目光却好似一汪清水,清明到令人无法玷污,即使处身于污泥之中,也依然不染一丝尘埃,又好似照明镜一般,仿似能够看穿卿欢的所有心思。

“卿欢。”

在于安朵聒噪的吵闹声中,容迟的声音显得格外清冽。

“你无须这样作践自己。”

望着容迟的眼睛,卿欢在一瞬间紧张的握住了拳头,眼神躲闪,甚至心虚的不敢与容迟对视。

她原本是想要借容迟好好地气一气于安朵,但现在却手忙脚乱的想要离开这里。

胡乱的把衣服往自己的头上套,抱着外套,下意识的心虚的弯着腰离开。

但在于安朵发出声音后,她却又僵硬在了原地。

“哼,谎言不攻自破。你以为你是谁?容迟能看得上你?”

卿欢在一瞬间直起身子,侧目看向站在门口的于安朵:“于安朵。”

她微微弯起唇角,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朝于安朵走去:“要试试吗?”

“试,试什么?”于安朵被卿欢叫的头皮发麻,尤其在看到卿欢那副志在必得的笑容时,更是觉得浑身发沭。

“试试,容迟是看得上你还是看得上我。”话落,转身看向容迟,意味深明的笑在唇角弯的越发的深。

“卿欢!!!”于安朵气的伸手指着卿欢,怒目圆睁的望着她:“提前释放的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等我回城后,你以为你还能逍遥几天?”

“等你回城找你的爸爸?”卿欢歪头,天真无邪的笑容在一瞬间变得阴戾:“像四年前一样滥用职权,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我判刑?”

“哦!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卿欢突然吃惊的捂住嘴巴,旋即又笑的弯起了眉眼:“等我回城后,我要举报你父亲于奎安以权谋私,陷害无辜小孤女!”

卿欢刻意咬重‘孤女’二字,狠辣的眼风迅速往卿淮安的身上剜了一眼,仅仅是一眼,那抹眸色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来没有过一般,令卿淮安怔愣在原地。

话落,完全不给于安朵还嘴的余地,用力撞开于安朵的肩膀,与她擦身走了出去。

“于安朵,我们来日方长。”

在经过于安朵身边时,卿欢轻飘飘飘的一句话却充满了威慑力,莫名的令于安朵感到心尖上蹿出一股骇意,那股寒意由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令于安朵在原地怔愣了许久。

卿欢变了……与四年前,那个倨傲,优秀,骄纵的卿欢完全判若两人。

讶异的不仅是于安朵,就连卿淮安也没能缓回神儿来。

*

于安朵留在了容迟的房间,卿欢抱着自己的衣服走进了赖安迪的卧室。

正在玩电脑的赖安迪,在听到门声后,转头往后看去。

卿欢脱掉鞋子,把衣服扔到了一旁,便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闭上眼睛,完全把赖安迪当做空气。

赖安迪对于卿欢的出现怔愣了几秒钟,旋即才疾步站到床侧,盯着床上的人儿,说道:“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

“这栋房子姓卿,我也姓卿,而你姓赖,癞皮狗的赖!所以,请你滚出去,这是我的房子!”

卿欢翻了个身,背对着赖安迪,将被子裹的更紧。

赖安迪被气的胸口起伏,紧了紧拳头,用力去扯卿欢的被子:“你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砰——”

几乎在赖安迪的手触到被子的同时,她整个人飞了出去,后背撞击在墙壁上,这才紧贴着墙落了下来。

赖安迪疼的眼泪直流,痉挛着身子躺在地上紧捂肚子,发不出半点声音。

卿欢把裸露在外的腿收回来,掖了掖脖子下的被角,闭上眼睛说道:“鸠占鹊巢的是你,再敢得寸进尺,信不信我代替卿家收拾了你这条癞皮狗?”

被子下,卿欢唇角微弯,露出得意的笑。

她这四年间在监狱能是白待的?里面什么人都有,学到两招防身术简直绰绰有余!

赖安迪疼的说不出话,在地上躺了许久后才爬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深夜,在卿欢睡熟了之后,突然有人闯进来,头顶的灯被打开,卿欢只觉得刺眼,下意识的伸手遮住了眼睛。

“卿欢!快点起来!爷爷犯病了!家里没药了!!!”

赖安迪焦急的晃着卿欢的身子。

听到赖安迪的话,困意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卿欢立刻从床上弹坐起来,趿拉着鞋往外跑。

赖安迪紧跟其后,两人迅速下了楼。

走到一楼后,卿欢抬步便要往爷爷奶奶的房间走,但却被赖安迪一把扣住了手腕:“快走啊!跟我去买药!”

赖安迪几乎不给卿欢留有半点考虑的机会,抓着卿欢的手腕便冲出了家门。

踏出家门后,整个村落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仿若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卿欢被赖安迪抓着手腕,疾步往前走的同时,回头看向家的方向。

除了从大门口投出了点光以外,整个卿家一片黢黑与整座黑暗的村落融为一体,但爷爷奶奶的房间在一楼,可窗户却是暗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