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旧友林萌
A+ A-

清晨,耳边响起说话声。

卿欢在朦胧中睁开眼睛,站在她身边围观的人立即往后退去。

周围的邻居像是见到了瘟疫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看到那些妇女脸上的害怕之色,卿欢弯唇一笑,从睡铺中爬起来。

“看个蛋?睡你们家门口了?说话时脸上挂着笑,但扫向众人的眸子里却盛满了寒冰。

一众人在接触到卿欢带有敌意的视线后,连忙往后退,有人甚至害怕的往家的方向跑去。

“快走吧!别再看了!她可是个杀人犯!”

“别胡说!于市长家的千金不是没死吗!”

“那也被她害的够惨的了!赶快跑吧!你看她那眼神,今天得罪了她,指不定半夜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几个人小声议论着,在他们眼里,卿欢俨然已经是杀人不眨眼的变态狂魔。

“还看!”卿欢低喝一声,锁定正前方的瘦小男人提步上前:“信不信我半夜爬你家窗,砍死你?”

那男人吓得连忙往后倒退,险些摔倒在地后又急急忙忙的爬起来,吓得屁股尿流的往自家跑去。

卿欢的一句话,令四周围观的人立刻作鸟兽散去。

耳边清净了之后,卿欢这才弯腰收拾着地上的被褥。

高楼之上,一名长身如玉的男子伫立在原地,眺望着楼下的卿欢,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男人眉宇之间器宇不凡,举手投足之间都透漏着贵气,与四周低矮的平房格格不入,但又仿似因为他的存在,令四周的一切都变得不同凡响。

容迟微微俯身,如莅临于世的王者,睥睨着楼下,但在他看向卿欢时,却紧拧着眉头,双眸中疼惜之色难以掩饰。

早饭过后,容迟刚刚站起身,于安朵便挽着他的手臂站了起来。

“奶奶!!!”卿欢突然兴奋的冲了进来,见牙不见眼的大声说道:“我找到林萌了!!!马上就能知道真相!!!”

于安朵在听到林萌这一名字后,身体突然僵硬住,像是被定格在了原地似的,一动也不动。

“林萌?”奶奶坐在小板凳上,仰视着卿欢,侧头看了于安朵一眼,拉着卿欢的手,让卿欢在自己的身边蹲下来,这才小声说道:“你以前关系很好的那个林萌?”

卿欢与林萌从小一起长大,初进城时林萌是他们的邻居,四年前于安朵的生日宴林萌也在场。

“恩!是她!!”卿欢激动的握着奶奶的双手,眸子里闪闪发亮:“我从她妈妈那里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一大早顾不上吃早饭,她一个人躲在杂货屋里翻着从前自己的东西,功夫不负有心人,从前记录同学家长联系方式的小本被她找到了!

只是,林萌的电话无人接听。

听到林萌这个名字,卿家的几个人面露难色,尤其是卿淮安的脸色最为难看。

四年前,卿欢入狱,卿淮安好不容易小有所成的事业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林萌一家在当时也搬离了本市,至今不知下落,其中的原因断然与于家有关。

只是,就算与于家有关又如何,他们完全没有能力抗衡。

“要她的联系方式做什么?你还想翻案不成?”赖安迪坐在餐桌前翻了个白眼:“你是凶手无疑,四年前就已经定案,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不然,你以为林萌为什么着急搬走?她有在法庭上为你说一个字吗?呵呵……现在又不知道勾搭了……啊——!!!”

赖安迪的话还未说完,卿欢已经一个箭步上前,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赖安迪,你再敢乱放屁,信不信我在你身上坐实了杀人犯的罪名!!!”卿欢居高临下的一把扯住了赖安迪的衣领,目露凶光的盯着她。

所有人都怔愣在了原地,眼前的卿欢与从前的卿欢简直判若两人。

四年前的卿欢高傲,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每次能把对方噎的说不出话,但却从来不可能动手打人,更不会讲话如此粗俗。

从前的她甚至活得很累,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自己的形象,因为异常优秀,所以格外注意自己的仪表。

“妈……”赖安迪带着哭腔朝陈玉芳求救。

一群人这才收回呆滞的目光。

“你给我放开她!像什么样子!”

卿淮安一把将卿欢推开。

卿欢也不做反抗,踉跄着被推到了一旁,转身走了出去。

卿淮安和陈玉芳忙着安慰赖安迪,两个老人家互相搀扶着追了出去。

大门外响起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卿欢的声音很轻,但字字句句都带着坚定。

容迟站在原地,目光深远的望着某处,思绪早已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于安朵保持着挽着容迟手臂的姿势,像是被定身了一般,就连眼睛也一瞬不眨。

良久,容迟推掉于安朵的手,迈步朝外走去。

“我回去了。”

轻缓的声音毫无温度,甚至有着一丝冷意,但那丝冷意却令人不易察觉。

卿淮安和陈玉芳连忙将容迟围住,一脸笑意的拉着客套话。

于安朵的神情儿被他们的说话声给拉了回来,面如菜色的跟到了容迟的身边。

容迟和于安朵,在卿淮安夫妇热情的簇拥下走出了卿家大门。

门外的卿欢和卿钰聊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转回身时,视线恰好与站在门下的容迟碰撞在了一起。

仅仅是一眼,卿欢便收回视线,踱步来到爷爷奶奶面前:“我走了,等我处理好事情就回来看你们。”

老两口万般不舍的凝视着卿欢,奶奶紧紧地拉着卿欢的两只手,望着她的双眸里盛满了心疼与不舍。

“欢欢。”爷爷拍了拍卿欢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爷爷永远相信你,只是,我们没钱没势的,你不要太过好强……”

“我知道。”卿欢抿唇一笑,转身便要离去。

“我今天回城。”

望着卿欢的背影,容迟几乎脱口而出。

他焦急,不舍,而又担忧的凝视着她的背影。

在所有人侧目看向他时,眸中的所有光芒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