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描眉画眼
A+ A-

卿欢拗不过奶奶,只好坐上了容迟的车。

黑色的迈巴赫行驶在弯弯绕绕的乡村小路上,于安朵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赖安迪则和卿欢一同坐在后车厢。

几个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卿欢坐在后车厢内,微微侧着身子,一双犀利的眸子从始至终都在盯着于安朵看。

卿氏企业破产,是于家搞得鬼无疑,林萌一家在四年前出了事后便搬离了全州市,这也是在卿欢被判了刑后,卿钰去探望她时告诉她的,在那时卿欢才知道,林萌为何一直没有露面,为何法庭之上她最好的朋友林萌没有现身。

“安迪,回去后我们去逛街吧?”

于安朵出声打破车厢内的寂静。

赖安迪低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看:“明天就要上课了啊,马上就要毕业了,还是回校吧。”

按照时间来算,她们此时正是大四,还有几个月就可以毕业。

如果四年前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现在的卿欢也会置身于大学之中,只是,在高考成绩还未放榜时,她便已经住进了监狱里,从未享受过一天的大学生活。

车厢内,于安朵和赖安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大多数她们都在各自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

卿欢的手机是她服刑期间的劳务费,除去日常在监狱中极少的开销用剩余的钱花了几百块买的智能手机,只是她不太会用,相比较于安朵和赖安迪,她玩手机的动作并没有那么灵敏。

翻了几下手机页面后,卿欢便将电话收回到了口袋里。

只是缩进口袋里的手僵硬在了布袋里,指尖触碰到的光滑触感瞬间令她红了眼。

摸着口袋里的钱,卿欢迅速侧头看向窗外,将所有的眼泪都咽回去。

车子在行驶了几个小时之后,在附近的服务区停了下来。

几个人商量着要吃些什么时下了车,容迟迈步走在最前端,于安朵和赖安迪有说有笑的挽着手跟在后面。

待几个人步入餐厅之后,容迟这才发现,卿欢并没有跟上来。

门外不远处的正方形简易房的窗口前,卿欢踮着脚尖往前挤。

买好泡面之后,她便随着人群去了热水间。

容迟在窗边坐下来,望着与一行陌生人围坐在一起,开心的吃着泡面聊天的卿欢。

于安朵喊了几次,容迟都没能听到,目光一瞬不眨的盯着卿欢看。

“容迟!!!”于安朵气愤的大喊一声,引得餐厅本就寥寥无几的几人全数投来了目光。

注意到四周人的目光,于安朵红了脸,压低了头,气呼呼的夹着盘子里的食物。

她所有的动作,表情已经写明了她在生气。

可容迟单单只是瞥了一眼,便站起身朝外走去:“我吃好了。”

望着容迟桌前从未动过的食物,于安朵气红了眼睛,紧握拳头。

卿欢吃完了之后,将泡面桶丢入了垃圾箱,握着小手机站到了一旁。

翻弄了许久之后,她才把通话记录调了出来,按下了拨通建,打给了林萌。

依旧的无人接听,这部电话像是永远也不会有人接通似的,不管卿欢反复拨打了多少遍,回复她的依然是机械的女声。

卿欢叹了口气,将电话装进口袋里,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待卿欢走出来站在洗手台前时,恰好看到站在一旁补妆的于安朵和赖安迪两人。

两人在看到卿欢后,像是看到了瘟疫似的,一脸嫌弃的连忙往旁边挪了几步。

卿欢对于这些眼神视而不见,弯腰便去洗手。

只是,伸出去的手却找不到阀门在哪。

卿欢在水管旁拧了拧,又拍了拍水管,但水龙头就是没有一滴水流出来。

“没水了?”卿欢专注的盯着水龙头看,动手又拍了拍水管,狐疑的自言自语:“水管坏了?”

她又试了试旁边的两个水管,同样的没有找到阀门,不管怎么拍,怎么拧,水龙头就是没有一滴水流出来。

旁边有嘲讽的笑声响起,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对卿欢指指点点。

“瞧瞧,这个蠢货连手都不会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人?”赖安迪的话引得周围的人更加肆无忌惮的哄笑起来。

于安朵更是笑得花枝乱颤,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掩嘴娇笑起来。

卿欢站在原地,低着头望着水龙头,面上并未有任何不悦。

左手边距离她几米之远的男厕走出来了一个人,那人把手伸到了水管下,水便自动流了出来。

卿欢的余光在看到那男人的手后,学着男人的模样把手伸到了水管下,自动感应水管便有水涓涓流出。

容迟洗完手后,迈步走了过来,在卿欢的身侧站定,抬手越过她的后背从墙壁上的盒子里抽出了几张纸,擦干净自己的手后,又抽出几张纸在卿欢转过身来时,将纸巾递给了她。

于安朵在看到这一幕时,脸色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由白到红又到绿。

“容迟也太细心了,害怕这个和社会脱节的蠢货不知道纸是怎么抽出来的!”

赖安迪安慰的话虽然牵强,但却令于安朵的脸色恢复到了原本的色泽。

卿欢接过容迟递来的纸巾,垂眸将手擦干净后,捏着纸团往前走了几步。

“啪——!”

纸团被扔在了赖安迪的脸上。

“你……!”

“啊哦,对不起。”卿欢在赖安迪发火之前吃惊的捂住了嘴巴,眨巴着无辜的眼睛,一脸纯真的看向赖安迪:“和社会脱节的我,以为现在的垃圾桶也拟人化了,描眉画眼的。”

“不过,就算你再怎么补妆,你的那张脸也仍是那么臭,令人倒胃口,倒是和垃圾桶不相上下,也难怪我能认错。抱歉寻着味儿就扔过来了。”

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卿欢抿唇笑的极为灿烂,微微歪头一脸的无辜与诚恳的道歉,但眸子里却跳跃着戏弄的笑意。

赖安迪气的攥紧了拳头,怒目圆睁的盯着卿欢,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卿欢在车子刚刚驶进全州市后,便主动提出下了车。

临近傍晚,卿欢一个人坐在环形花坛上,背靠着花坛壁,看着围绕着花坛进出在全州市的车流。

周围的路灯逐渐亮起,卿欢百无聊赖的依靠在花坛上,静静地等着卿钰。

不远处的路旁,低调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马路牙旁,车中的男人如鹰隼的眸子没有一刻从卿欢的身上移开过。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