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是陆白川
A+ A-

赖安迪被扒了衣物躺在全州市大学校门口的视频、照片流出,网上一片疯传。

更有好事网友跑到全州市大学的官微下吐槽,辱骂,逼得全州市大学的官博不得不暂时关闭了评论。

夜晚,卿钰窝在床上看的正起劲时,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接到电话后,卿钰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慌张的提上鞋子便要往外跑。

“姐!我不能陪你了!!”

“该死的!都怪赖安迪!学校突然查寝,就是因为赖安迪这个破事,这一次查的特别严!如果我没在学校待着的话,大概会被记大过!!”

卿钰一边穿着鞋子,嘴里还不忘了骂赖安迪。

慌里慌张的离开后,整个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卿欢窝在床上,刷着卿钰刚给她下载的微博,查看着赖安迪的新闻。

有人对于赖安迪的人为处事狠狠痛骂,也有人在各处求赖安迪的裸身视频和照片。

卿欢看着这些照片暗暗思付,难不成风水轮流转,她时来运转?不然,最近怎么有这么多好事发生!

*

深夜,衣着破烂的窈窕女人出现在全州市某高档别墅前。

“安朵……”赖安迪躲在墙与墙的缝隙之中,手握电话,及其可怜的向电话那头的于安朵求助。

“我在你家小区门外……呜呜……”赖安迪夹着哭腔说这话,一边说一边抹着脸上的泪。

在碰到脸上的伤时,忍不住**出声。

几分钟之后,于安朵身着居家服朝外走来。

于安朵身着粉色的休闲装,衣服很宽松,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遮住。

橘黄的路灯下,于安朵走得很慢,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她的左腿有轻微的跛脚,正是因为左腿的伤才走不快。

“安朵……”藏在墙缝里的赖安迪,在看到于安朵时,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委屈的扑了上去。

“别哭了!瞧瞧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快点跟我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的!”

于安朵将靠在自己身上的赖安迪扶正,余光瞄了一眼警卫室里的值班人员。

“呜呜……”提及这件事,赖安迪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起来:“我在小宾馆待了一整天……一直到天黑了,街上没什么人了才敢出来见你,呜呜……安朵,你救救我……你知道的,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一定,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警卫室里值班人员的目光,让于安朵烦躁的抓着赖安迪的手疾步往别墅区内走去。

回到别墅后,帮佣立刻拿了一件毛衫披在了赖安迪的身上。

几个帮佣退下,客厅里只剩下了于安朵和赖安迪两人。

“安朵……我该怎么办,我的名声全都毁了……学校,学校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提起全州市大学,赖安迪的脸便皱到了一块。

她好不容易求于安朵帮忙,在四年前挤进了全州市大学,眼看马上就要毕业了,一旦被学校开除的话,只怕她以后难以在全州市混下去。

“你觉得是谁搞的鬼?”于安朵认真思索起来,美眸微眯,脑中浮现出往日身边的一个个人物。

赖安迪低头认真的考虑起来,须臾,猛地一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

“一定是卿欢这个贱人!!!”

于安朵迅速侧目看向赖安迪,狐疑的望着她。“卿欢?她刚出狱,没钱没势的,怎么可能做的了这些事?”

“今天的这些事,网上那么多骂你的人,一看就是水军!还有那些突然跳出来的老同学,尤其是那个自称是我们高中时期的教导主任,最假!这些人,这些事一定是有人在操纵,有人在故意黑你!微博的头条可不是几千块钱就可以买下来的,就算是有钱还得有人脉,她卿欢有什么?”

“可是容迟有!!!”赖安迪气呼呼的看向于安朵。

“容迟?”于安朵秀眉紧蹙:“这管他什么事?”

“除了容迟,还会有谁帮着卿欢??前几天在卿家的那些事,容迟对卿欢的态度,难道你都忘了吗?”赖安迪突然压低了音量,“我们从乡下回来的那天晚上,我让人抢了卿欢的钱……”

于安朵在听到这句话时,赞赏的挑起眉头,“做的不错,然后呢?”

“然后……”赖安迪低眉顺眼的打量着于安朵,把音量压到最低:“然后,那些我花钱去抢卿欢钱的那几个人都被抓了进去,紧接着网上就爆出了我的这些事,如果不是容迟的话,还会有谁?”

听到这些话,于安朵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双目快速转动,思量着,身侧的拳头也在不住的握紧。

须臾,她才压制住怒火,辩解道:“可是容迟和卿欢根本就不认识,容迟凭什么帮她?”

“可是前几天容迟……”

“够了!!!”于安朵大声呵斥,打断了赖安迪的话:“小点声,不要再提到容迟,如果被我爸爸听到的话,只怕他更加不会答应我和容迟的婚事!”

于奎安不喜容迟,对于于安朵的容迟的婚事一直不肯表态,这些事赖安迪是知道的,因此也不敢再说下去。

“会不会是陆白川?”突然安静下来的客厅内,于安朵突然说道。

提及陆白川,赖安迪愣了一瞬,旋即,立刻想到了这号人物。

“如果不是容迟的话,那就肯定是陆白川了!!!”提到陆白川,赖安迪激动地拔高了音量:“凭陆白川和卿欢的关系,也就只有陆白川会为卿欢做这些事!”

话落之后,赖安迪又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四年前卿欢被抓进去之后,陆白川就离开了啊,听说就连和卿欢道别都没有就离开了,好像出国了。”

于安朵出了神儿的望着某处,根本没有仔细听赖安迪在说些什么。

“安朵?”赖安迪试探性的唤了几声,于安朵这才回过神儿来。

赖安迪紧咬下唇,望着于安朵犹豫不决。

须臾,才试探性的问到:“安朵,你是不是还喜欢……陆白川?”

于安朵愣了一瞬,良久,才抬起头正视赖安迪:“没有。我心里现在只有容迟一个人。”

虽这样说,但于安朵身侧的手却在不知觉中攥成了拳头。

从前卿欢和她抢陆白川,现在她绝不会让卿欢靠近容迟半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