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申请撤诉
A+ A-

“大半夜的吵什么吵?”二楼之上突然探出来了个身影。

于安朵和赖安迪在看到于奎安后,纷纷压低了头,不敢再说话。

于奎安迈步往楼下走来,他身着居家服,模样疲惫的往楼下走来。

于奎安虽已将近五十岁,但身材和那张脸保养得极好,于安朵的外貌也是遗传自于奎安的俊朗面庞。

“叔叔好。”见于奎安非但没有回房间,反而下了楼,赖安迪的声音和头便压得更低。

“爸!”于安朵大着胆子靠近于奎安,挽着于奎安的手臂在赖安迪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安迪被人欺负了,有人在故意整安迪!你可要为安迪做主啊!”

“做什么主?”于奎安突然提高了音量,侧目看向于安朵,眸色之中尽显严厉:“那几个女人我都认识,全都是全州市大集团老总的夫人。她们能和赖安迪有什么过节?难道你觉得她们是拿钱替人办事,抹黑自己的丈夫?”

话落之后,于奎安叠起双腿,正视前方,“简直就是胡扯!自己做了这种事,没脸承认,反倒要将这些集团老总一军。”

虽正视前方,但双眸却越过了赖安迪看向她身后的家具,然,字字句句却是在批判赖安迪的人品。

赖安迪低着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此时仿佛被脱光了丢在了于奎安的面前,已经毫无颜面可言,更何况于奎安不仅是她的长辈,还是全州市贵高权重的市长。

于奎安向来雷厉风行,不苟言笑,就连于安朵都不敢再多说些什么,面如菜色的的松开了于奎安的臂弯。

“那个卿欢。”于奎安突然提起了卿欢的名字,令于安朵紧张的僵硬了身子。

“她出狱了?”

本以为于奎安会指责她,却不想于奎安却接着道:“是谁下的释放令?我怎么不知道!”

“安朵,这件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于奎安侧目看向于安朵。

“前几天……”见父亲态度缓和了许多,于安朵满脸的委屈,再一次攀上了于奎安的臂弯:“爸……我受了这么多苦,她才住了四年就出来了?也不知道是勾搭上了哪个官员,竟然能瞒天过海的逃出来!”

“我已经把她再次告上法庭了!以及全州市女子监狱也一并告上了法庭!还有一天就可以开庭!”

“胡闹!”于奎安突然站起身,满脸愠恼:“她能瞒天过海的提前出狱,也就证明其背后的人位高权重,比我的职位还要高上许多!你把她再次告上法庭,岂不是让我与背后的高官撕破了脸?”

于安朵惶恐的仰视着于奎安,一张小脸惨白如纸,须臾才蠕动双唇委屈又惊恐的说道:“那,那怎么办……”

于奎安没有答话,转过身,走到了玻璃窗前。

整个客厅突然陷入了死寂,于安朵焦急难耐的盯着父亲的背影,但却不敢出声打扰。

良久,于奎安才转身,朝楼上走去。

在于安朵紧张的站起身,想要追却又不敢迈出步子时,于奎安出声说道:“我先打电话给女子监狱的狱长了解一下情况,等问出了背后的高官是谁再做打算。”

于安朵稍稍松了一口气,于奎安却接着道:“你马上撤诉。”

“可是……”于安朵刚刚松懈的身子突然又紧绷了起来,握着拳头昂头看向二楼楼梯口的于奎安。

于奎安站在楼梯口,停下了步子,高大的背影伫立在楼梯口,单单只是站在那,露出一个背影,便让于安朵气势全无,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赖安迪悄然走到于安朵的身边,扯了扯于安朵的臂弯,递给她一个眼神。

于安朵这才不情不愿的垂下了头,小声呢喃道:“我知道了,我会撤诉。”

听到于安朵的话,于奎安这才迈步继续朝前走去。

从始至终他都没再转过头看于安朵一眼,但于安朵对他却是极其害怕,敬畏。

*

深夜,全州市大学在微博上发出开除赖安迪的声明,整个网上再一次沸腾了起来。

卿欢一个人在酒店里待了一整天,一直到了晚上九点钟也没迈出房门一步。

这两天晚上她根本无法入睡,今天更是毫无困意。

一个人蜷缩在窗前的阳台上,手中握着电话,一遍又一遍的将电话屏幕点亮,看着通讯录里林萌二字,像是痴了一般,眼睛一瞬也不眨的盯着。

林萌到底在哪……三天后的开庭,她有应该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深夜,她拿着电话,歪着头靠在墙壁上看向窗外。

喧嚣的市中心,此时安静极了,柏油马路上只有寥寥几辆车在行驶,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卿欢迅速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在看到凌晨一点钟的手机屏幕时,眸中激动的神色瞬间黯淡了下去。

不是林萌。

门铃声而已,她竟然以为是林萌打来的电话。

放下手机,卿欢起身朝门口走去。

房门被打开,时分身着工整的黑色西服,弓着腰抱着滚的直冒泡的火锅,迅速往房间内移动。

见到来人,卿欢毫不意外,转身朝卧室走去,没一会儿又走了出来。

“给你。”她把装有两万块的信封伸到了时分的面前。

这是还给容迟的钱。

时分放下火锅台后,擦了擦眼睛上的雾气,这才接过了信封。

低头看了一眼,抽出一张后,便把信封往怀里塞:“你的医药费,以及这三天的吃住,是一万九千九百块。”

“这一张,还给你。”时分把一张毛爷爷递给了卿欢。

卿欢听着时分的那些话,嘴角抽搐,心底鲜血横流,但仍死鸭子嘴硬:“算了吧,当做利息!”

要不要算的这么清楚!!!看来是早就等着她还账了!

卿欢故作镇定客套的摆摆手,把时分的手往回推,迈步便要往卧室走去。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不是我要吃!”提起这件事,时分就气的跳了起来:“是BOSS大半夜加完班后要吃火锅!”

管他屁事!

大半夜的居然让他去火锅店把东西全都搬到卿欢的房间?

泡妞意图简直不要太明显了好吗!

提起容迟,卿欢的脸色更加难看。

这么贵的医药费!这么贵的吃住费用!还有容迟和于安朵的关系!以及容迟的恶劣人品!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那就请你把所有东西都搬出去!!!”卿欢转身,满脸怒气:“这里是我的房间!我们已经两不相欠!房间是我的,我已经付过钱,所以请你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