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是容迟
A+ A-

“不知道吃什么?”卿欢探头探脑的看向容迟。

容迟像是根本听不到似得,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食物看,颇为为难的摸着下巴,一副认真考虑的神情。

“我来帮你挑吧!这种事情我最擅长了!”说着,卿欢伸手指着摊子里的食物,吆喝着让摊主上菜。

听到卿欢的声音,容迟微微侧目看向她,眉头紧拧,一副不熟的表情。

“自己挑的自己付款,我跟你很熟?”

“……”卿欢如遭雷劈,没想到容迟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

一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更有人捂嘴偷笑。

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油盐不进,就算眼前站着一个绝世大美女,也根本无动于衷啊!

“……”卿欢面如菜色,但很快眼珠子骨碌转动,灵机一闪,一脸狡黠笑容:“今晚的房费还没有退给我!既然博莱酒店不欢迎我,那总得把钱退给我吧?”

“我可是还有一晚的房费!”卿欢看着人多,提高了音量,生怕容迟赖账。

她拿房钱还吃的总可以了吧!合情合理!

“确实没退。”容迟眉梢微挑,侧目继续盯着摊子看。

“这样吧!我挑菜,你付款,也算是退了我的房费。”卿欢如一只机敏的狐狸,大眼珠骨碌碌转动,很快表现出大度的模样:“这些东西我也请你一起吃!”

容迟唇角微挑,一副不开心的模样,但却什么也没说。

在卿欢以外容迟要赖账,打算起腔吆喝时,容迟脸上不悦的表情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提步朝摊子后的桌椅走去:“老板,按她点的上。”

“好嘞!马上!”老板爽朗的大喊一声,手下也不忘招呼着食物。

卿欢弯唇笑的得意,指着摊子里的食物,继续点着食物。

在卿欢点了一大堆东西,打算提步往后走去时,围观人群中的其中一人却突然抓住了卿欢的臂弯。

“小姐姐,这个帅哥哥的酒店在哪开着?”

卿欢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长得还不错的美女,唇角微弯,笑的孤傲又挑衅:“你觉得你还有机会?”

话落,甩开女人的手,提步朝容迟走去。

容迟坐在塑料椅子里,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叠着双腿看向卿欢。

在看到卿欢唇角充满倨傲的弧度时,不由自主的也弯起了唇角。

这才是卿欢。

从前的那个卿欢便是如此,异常优秀,但却又时分的倨傲、自信。

卿欢与容迟入座的这个摊子剩余的空位,立刻被占满。

耳边吵杂,以及各个方向投来的目光,丝毫没有影响卿欢的食欲。

她的吃相几乎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咀嚼的动作极迅速,几乎在眨眼间,满嘴的食物便被吞咽了下去。

越吃卿欢的心情便越发的好,心情好了,食欲也跟着大增。

在注意到身边那些人惊讶,嫌弃,再到佩服的目光时,卿欢颇为得意的把肉串瞬间撸完。

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其他人对她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大概是性格使然,卿欢自幼便是如此,努力的做到最好,艳压群芳,技高一筹的滋味,她很享受。

四年间,今晚是卿欢心情最舒畅的一晚。

她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开心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庆祝。

一桌子的食物,几乎全都是卿欢一人给吃完了。

快要天亮时,卿欢才醉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从接到传唤书时,这整整三天,她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解放。

容迟将卿欢抱在怀里,公主式的拥抱,带着她往博莱酒店走去。

一路走过去,晨跑的人,以及前台工作人员诧异的目光,容迟丝毫不在乎,像是根本看不到似得,抱着她走上了电梯。

“卿欢。”踩在铺着柔软地毯的走廊上,容迟低沉的嗓音在长廊内回荡,在清晨寂静的空间内,他的声音异常好听,如梦如醉。

无人回应,卿欢早已熟睡过去。

“你无需防备我。”打开房间的门,容迟动作轻缓的将她放在床铺上。

分外柔软的床,在两人的压力之下陷了下去。

容迟侧身压在卿欢的上方,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擦着她精致的五官。

“我从来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粗粝的拇指轻柔的摩擦着她的脸庞,爬满了红绯的脸蛋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肌肤脆弱到像是轻轻用拇指摩擦便会伤到她似得。

卿欢紧闭双眸,因为脸上的瘙痒而皱起了眉头。

容迟收回手,低下头,凉薄的唇在她的秀眉上轻轻摩擦。

卿欢像是得到纾解一般,蹙起的眉头被他的吻抚平。

容迟伏起身子,望向她。

卿欢动了动眼皮,像是有所察觉似的,朦胧之中睁开了眼睛。

看着睡眼迷离的卿欢,容迟的心底却突然起了一丝悸动。

他俯身,近距离的望着她,指节分明的手掌撑在她的脸侧。

宽厚的手掌撑在她的脸侧,将她的鹅蛋小脸衬托的越发精致而又瘦小。

“卿欢。”容迟深吸一口气,抵着她的额头,用沙哑而又充满期待的激动口吻问道:“你不记得我了?”

“我是容迟。”唇角的笑不受控制的弯下去。

一双星眸里流光潋滟,充满期待与喜悦的光芒在黑曜石般的瞳孔里跳跃。

卿欢眼神迷离的望着她,双颊泛红,有着一丝俏皮可爱。

“我当然记得你。”卿欢笑的眯起眼睛。

微醺的笑容憨厚又可爱,这句话令容迟越发的激动,眸中激动而又喜悦的光芒难以掩饰。

“你是容迟。”卿欢疲惫的睨了他一眼,紧接着闭上眼睛,口齿不清的嘟囔道:“是于安朵的未婚夫,我和于安朵是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

卿欢还没说话,双唇却被狠狠堵上。

卿欢想要挣扎,可她根本无力反抗,酒精使她头疼脑热,浑身无力。

可容迟的吻越来越疯狂,他红着双眸,像是咬住了猎物最致命的咽喉一般。

“陆白川!”

卿欢突然轻咛一声,令容迟僵硬在了原地,所有动作戛然而止,时空仿佛暂停了一般。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