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滚!鬼要你负责
A+ A-

“你中了神仙散?神仙散药性霸道至极,会在呼吸间传播,没有解药。”

不能再装傻了,必须立即离开!

苏颜奋力抵抗。

“啪!”

衣扣在挣扎中绽开。

雪白的天鹅颈,精致性感的锁骨,在黑暗中格外诱~人。

空气急速升温。

一股火热被迅猛点燃,苏颜全身变得软绵无力,“混蛋!”

“我承诺,对你负责!”

“鬼要你负责,滚!唔~”

一道柔软有力的滚烫薄唇堵住了她的唇瓣。

意志在逐渐涣散,苏颜隐约听到假山外的声音,

“少爷,那帮人已经解决掉,没有找到我们要的东西。但是,神仙散的药性如果不解,会七窍流血,我们马上去找女人。”

“送被褥来。”男人仅剩的一丝理智彻底磨灭。

苏颜迷糊间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好似溺毙在海水里。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苏颜缓缓睁开眼睛,澄亮的杏眸带着欲喷火的恼怒。

所有这一切都是拜那对恶母女所赐!

苏颜气恼地挪开困在她腰间的健壮手臂,撑着散了架般的身子,捡起散落在地的衣服,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不想知道那个霸道鬼长什么样。

要不是看在他中了神仙散身不由己的份上,她绝不饶他!

没多久,男人睁开了漆黑如墨的眸子,迷离片刻,眸光落到了被褥上的那抹殷红。

大手掌一收,一枚珍珠耳环落入他的掌心……

苏颜拖着沉重疼痛的身躯刚踏入苏家,继姐苏初晴就冲过来揪她的耳朵,

“丑八怪,明天你要嫁入豪门,还到处乱跑?”

苏颜一缩脖子,假装不经意地一掌拍在她手背上。

苏初晴顿时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手背蔓延开来,她恼羞成怒,一把拽下苏颜的珍珠耳环,

“破耳环没收,居然只剩一只。”

苏颜垂下长卷浓密的睫毛掩饰心底的厌恶,贪得无厌!

梁紫云张罗着婚事,“晴晴,快带小傻子去洗洗干净,明天还得靠她把战家糊弄过去。”

苏颜被推进洗手间。

苏初晴将大半瓶红花油倒入洗发水,笑得阴鸷,保准辣瞎她的眼睛!

瞎子嫁病夫,绝配~~

“小傻子,快洗头。” 想象着小傻子很快就要哀嚎,苏初晴阴狠的笑容越咧越大。

苏颜的唇边弯出一抹讥诮的冷弧,恶毒继姐连最后一天都不放过她!

她不动声色地将洗发水搓出满手的泡泡,“姐,一起玩泡泡吧~~”

她突然一挥手,满手的泡泡不由分说抹向苏初晴的脸。

“啊!眼睛好痛!”

猝不及防地,苏初晴的眼睛被辣得痛不欲生,哭喊得比杀猪还响。

梁紫云气得发颤,“要不是你明天要嫁入战家,我早就弄死你这个小野种。”

苏颜趁机套话,“野种的妈妈在哪里呢?”

“哼!她跟你一样又傻又丑,卖给有钱老男人了。”怒气难消的梁紫云口无遮拦。

苏颜的心尖紧紧揪起。

灭绝人性!

“有钱人好棒哦,是哪家有钱人呢?”她强忍着怒意,继续装傻。

梁紫云警惕起来,“你一个傻子问什么问?想知道你妈妈的下落?”

她眸光一转,露出奸诈的笑容,“只要你听阿姨的话,乖乖嫁到战家,就有机会找到你妈妈。”

望着梁紫云追救护车的背影,苏颜雪亮的眸光变得一片清冷。

这笔账,迟早跟她们算个清楚明白!

耳内的隐形耳机传来浑厚性感的男声。

苏颜躲进自己的房间,“小凯哥,收集战家长孙的资料。”

“颜颜小姐姐,你刚来就惹上海城四大家族中最厉害的战家?”

顾若曦打开笔记本电脑,“明天我要嫁给他。”

“这么突然?!”小凯哥激动得差点破了音。

苏颜红唇冷勾,“苏家母女拿我换一个亿,我就给她们机会,看她们能得意多久!”

“就不能嫁给我吗?” 小凯哥好听的嗓音带着哭调调,“找到你妈咪的线索了吗?”

提起线索,苏颜眸底划过一抹复杂的神情,“有好消息,我妈咪应该还活着,有块玉佩下落不明,说是跟什么宝藏有关。”

但是这趟祖屋之行,收获甚微,她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想到小凯哥跟她同病相怜,苏颜心里柔软了一片,

“你妈咪虽然也很难找,但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能找到她们。”

小凯哥吸吸鼻子,“我不会放弃找妈咪的。对了,接到江湖密令,寻找一只珍珠耳环的主人,赏金,三百万。”

苏颜在键盘上滑行的指尖顿住,“查出密令者的身份。”

电话那头,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娃关掉***,扑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

“颜颜小姐姐是我的女神,怎么能嫁一个病夫?不行,我要把她追回来。”

……

郊外的一处幽静庄园。

一道颀长高大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骨子里散发出唯我独尊的气场,令人望而生畏。

“玉佩的消息收到没两天,苏家的女儿就要嫁我?过分巧合!”

战斯寒一只手酷帅地抄在裤兜里,眺目夜空,举手投足间满是高高在上的狂傲与桀骜。

韩风奕递上IPAD,“少爷,苏家大小姐是老夫人精心物色的,有照片。”

战斯寒的绯色薄唇紧紧一抿,不屑一顾,

“我都快病死了,她还要嫁?为了钱连自己都可以出卖的女人不配跟我结婚。”

“少爷,你都病了十年了,这次老夫人铁了心要为你冲喜,你还不打算把病好起来?”

“时机未成熟。她有消息了?” 提起昨晚的女人,战斯寒神色微缓。

韩风奕一脸愧色,“少爷,苏家破祖屋里没有监控,唯一的线索就是珍珠耳环,我们已安排深入调查。”

战斯寒唇角微勾,笑容狂妄又自负,“提高悬赏,承诺对她负责,总要说话算话。”

第二天。

苏家的亲戚纷纷过来祝贺。

“苏家的小女儿乡下来的,又傻又丑,能嫁入豪门,多亏了紫云啊。”

“是啊,在乡下长大什么都不懂的小傻子能有这么好的后妈,修了几辈子的福哦。”

梁紫云听了满脸堆笑,乐得合不拢嘴。

站在一旁冷眼相看的苏颜勾唇,“ ‘好’后妈,过一会就让你哭天喊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