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什么狗屁冲喜仪式?
A+ A-

小包子粉雕玉琢,只有三四岁,但他小脑袋歪在一侧,好像病重。

“小宝宝,你生病了?”

“妈咪,尿……”小包子一张小嘴,哈喇流了一堆。

下一秒,一股尿骚味传来,小包子的裤裆湿了一片。

小宝宝看起来病得不轻,苏颜心里软了一片,“妈咪帮你洗洗好吗?”

她正欲为小包子搭脉,小包子“哇”地一声哭起来,“死女人太丑,吓死本宝宝了。”

小包子的哭声中气十足,脸色红润,哪里有病?

苏颜的心底一阵暗笑,战家这是集体出动来耍她?

她慢悠悠剥开一根棒棒糖,放自己嘴里吮了几下,嘴角诡谲一勾,“小宝宝,生病要吃药哦。”

话音刚落,她吮过的棒棒糖塞进了正张嘴大哭的小包子嘴里。

小包子的哭声戛然而止,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气得发狂,

“小傻子,竟然让本宝宝吃你的口水!”

苏颜憋着笑装傻,“糖糖好厉害哦,把小宝宝的病都治好了呢。”

小包子气呼呼打电话向战斯寒汇报,“疑似渣爹,她不是一般的傻耶,竟然以为糖糖能治病。”

过三关斩六将,苏颜总算来到新房,这下总可以看到传说中的病夫了吧?

她早就查到,战家长孙战斯寒,还在襁褓就被带出国医病,十五岁回国时,病情并没有好转。

十年了,他估计是熬不过去了,战家才不得不迷信冲喜。

苏颜扫了一眼宽敞明亮的卧房,眸光落到豪华大床上的男人身上。

嘶~~她的眸底划过一抹不可思议。

帅得没天理!

他的皮肤白得发亮,鼻梁高挺,俊美非凡的脸庞如同雕刻,睫毛比女人还长。

一动不动的睡美男竟然令人感觉浑身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玄寒气息。

够俊!够冷!

跟刚才那小包子长得还真像。

苏颜走到床边,小手轻轻搭到了战斯寒的手腕上,心头一凛。

又装病?

这父子俩看她是傻子,成心欺负她?

她眼珠子骨碌一转,小脸凑过去,“帅哥哥,颜颜跟电视学会用针治病,现在就帮你扎针哦。你乖乖的,不要乱动啊。”

女生热乎乎的馨香气息打到脸上,像羽毛轻轻划过,战斯寒心头一紧,她的气息跟昨夜的女人很像。

苏颜在行李箱里翻出一堆银针,故意大声嘟囔,

“这么多针应该选哪根好呢?啊,帅哥哥病得那么重,就选最长最粗的这根针吧。”

她捏住最长的银针高高举起,

“帅哥哥,会疼会流血,不许哭鼻子哦,等我戳上十几个洞洞,病就好啦。”

说着,针尖不客气落下。

倏地,她的手腕被一只大手掌紧紧扣住。

她的肌肤十分细腻敏感,被他指腹间干燥磨砂般的薄茧一触碰,顿时像被过了电似的,脸色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一抬眸,她对上战斯寒忽然睁开的幽沉黑眸,心尖一颤。

这男人睁开眼睛竟然更帅更摄人心魂。

战斯寒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显得异常凌厉锋寒,“真是傻子?”

苏颜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这声音跟昨夜的男人怎么那么像?

难道刚才的恶搞,都是他故意安排人试探她?

苏颜绽开梨涡,“帅哥哥,我好厉害哦,还没扎针就治好了你的病。”

战斯寒的眉头舒展开,秦小枫和小包子说得没错,这女人的确傻得不轻。

“庄园里任吃任喝任玩,不许把我病好了的事告诉任何人。”

苏颜乖巧点头,“嗯嗯,颜颜谁都不说。”

“少爷,老夫人到了。”韩风奕飞奔而来。

战斯寒对苏颜叮嘱后,躺回床上,迅速进入“植物人”状态。

战老夫人乐颠颠走过来,“哎呦,我得好好看看我的孙媳妇,听说是个美人胚子……”

踏入房门的战老夫人瞥到苏颜,当场愣住,说好的美人,怎么变得这么丑?

随即,她装糊涂,“孩子啊,你脸上脏了快去洗洗。”

“好啊,奶奶。”苏颜嘴里积极应着,却站着没动。

战老夫人开始争分夺秒折腾起来。

她戴上老花眼镜,眯着眼睛,翻着一个小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注意事项。

“孩子啊,你认真照着要求做。只要寒儿醒过来,你的功劳最大。你想什么,奶奶都能满足你。”

“好嘞~颜颜做事可认真啦。”苏颜甜甜地应着,哄得战老夫人眉开眼笑。

战老夫人指挥佣人们将浴室里的大浴池放满水。

“你们把寒寒抬到水池里,把他的衣服扒光。”

“???”

韩风奕惊悚地望了望一动不动的战斯寒,“老夫人这……”

“让新人圆房冲喜啊,不脱了怎么圆?”战老夫人一本正经地教育小辈,

“相士说了,要圆房才能激发寒寒的生存意志,冲喜才能成功。”

苏颜的身心一阵凌乱,哪个天杀的相士坑蒙拐骗,他有本事让植物人圆个房试试?

韩风奕连忙劝道:“老夫人,少爷身体虚弱,经不起折腾的。”

战老夫人假装生气,“我会害自己的孙子吗?听我的。把我孙子的衣服给扒了。”

众人,“!!!”

苏颜的眼皮狂跳,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战老夫人笑眯眯地拉住她的小手,

“孙媳妇,你也去浴池,夫妻俩坦诚相见,拍个照,才算礼成。然后你努努力,怀上我们战家的骨肉。”

“咳咳~~”苏颜差点被口水呛起来。

这是什么狗屁冲喜仪式?早知道要坦诚相见,她死活不能嫁过来。

现在该怎么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