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才是野男人!
A+ A-

“少爷,你怎么确认苏初晴不是那晚的女人?她手上千真万确有珍珠耳环。”

韩风奕的话音刚落,一支笔倏地擦着他的耳朵飞过。

战斯寒戏谑勾唇,“用用脑子,那晚的女人明显是第一次,这个苏初晴那么滥交,怎么可能是她?

何况,珍珠耳环又不是限量版,谁都可以有。反正,我说她不是就不是。”

韩风奕,“……”

重点是最后那句,得少爷看得顺眼的女人才能是珍珠耳环的主人。

“少爷英明,我立即去追回三百万赏金。”

战斯寒修长的指尖不满地扣了下桌面,“三百万?太便宜他们。要不是看在小傻瓜的面上,我掀了他们苏家。”

“那我们如何处罚那个苏初晴?”

“告诉她,这回网开一面让他们只赔偿双倍赏金,如果再犯,绝不轻饶。”

“少爷英明。”韩风奕想了想,“战老夫人还没离开庄园,少爷得赶紧回去,免得露馅。”

……

新房里,苏颜在笔记本电脑上一边浏览资料,一边跟小凯哥瞎调侃着。

耳机突然发出一阵噪音,她干脆将耳塞取下,打开外放,

“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到。”

小凯哥磁性醇厚的嗓音很清晰的外放出来,“我说我好想你哦。”

“谁想睡?这男人是谁?跟你什么关系?”

后脑勺突然飘来一道低沉森冷的嗓音,苏颜的小心脏顿时失去了节律。

她转身,小脸上已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纯真,“帅哥哥,你回来啦。”

战斯寒的下颚线紧绷,教训人的口吻,

“不要跟陌生男人接触,到时被人卖了还帮他数钱。”

苏颜,“……”她才没那么傻。

小凯哥愤愤不平,“我才不是陌生男人,我们相亲相爱很久了,你才是陌生男人,哼!”

战斯寒的俊脸阴沉得能滴得出水来,听起来,他倒成了第三者。

“你难道不知道她现在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

他脑补着耳机那头男人的骚样,十分不爽。

小凯哥并不示弱,“不是你自己说的?让颜颜小姐姐不许垂涎你,还说你们不会有夫妻之实。假夫妻啦,谁怕谁?”

战斯寒的眸底隐隐浮动着火光,这男人竟然对他们的事了如指掌。

“小傻瓜,你什么都告诉他?你们究竟到什么关系了?”

苏颜吐了吐舌,忙不迭挂了电话,故意打了个哈欠,转移话题,“颜颜困了。”

战斯寒见她不解释,心里更加气郁, “困了就睡觉。”

苏颜,“……”他没听出她在暗示他出去?

她跳到大床中央打了个滚,霸气地占据领地。

做得这么明显了,他这下总能明白吧?

战斯寒憋了一肚子气,高冷地无视她,她越想他走,他越不走。

他将外套挂到落地衣帽架上,修长的手指又开始不紧不慢解起衬衫的扣子。

苏颜眨巴眨巴星眸,自大狂不会要赖在这里吧?

下一瞬,她的心一紧,战斯寒的衬衫离身,露出矫健薄美的身躯。

他还真没打算分房睡?孤男寡女,不合适吧?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苏颜翻出画笔,在胎记上又描了几笔,

“赫赫~这下更丑了,应该能安全。”

浴室的门打开,战斯寒举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带着一股沐浴清香的湿气走了出来。

苏颜悄悄睁开眼睛瞄了一眼,顿时呼吸又无法控制地变得紊乱。

他的胸膛,腹肌,人鱼线一览无遗,劲瘦的腰杆子毫无赘肉,傲人的大长腿比男模还要直。

苏颜翻了个身,将小脸埋入枕头。

不能看,一看就会想起那晚神仙散作祟的疯狂。

床铺向一侧塌去,战斯寒上了床。

苏颜听到他拨出电话,“韩风奕,拟定一份婚内协议。”

什么鬼?婚内协议干嘛用?怕她缠上他?他还真给自己脸上贴金!

好在,男人只是在他自己的地盘躺尸,没有任何过分的举止,苏颜便宽心地呼呼大睡。

不知睡了多久,苏颜被震动个不停的手机吵醒,她睡眼惺忪地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咬牙切齿,简直想啃她的肉,

“小傻子,晴晴说了,那个珍珠耳环是你的。”

“人家现在逼我们还六百万,限你三天把钱凑齐,否则我就揭穿你!”

“还有,你妈十几年没见到你,恐怕想死你了。哎呀,如果你乖乖配合,我也许能回忆回忆,她究竟去哪了呢?”

苏颜陡然清醒过来,细细贝齿紧咬下唇。

可恶!又拿妈妈威胁她!

“我哪有那么多钱……”

电话已挂断。

苏颜懊恼地扔掉手机,一个翻身,“啵!”

她娇嫩的唇瓣撞上男人柔软的绯色薄唇。

电流在四唇间蹿开,心跳猛然加速。

战斯寒长长直直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

他的深邃黑眸迷离了几秒,逐渐看清面前放大的小脸。

“拜托,他刚才应该还没睡醒,感觉不到的吧?”苏颜在心里暗暗祈祷。

真的纯属无心亲他的~~

战斯寒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剑眉蹙起,“你以后可以衣食无忧,我养你一辈子。”

“???”

苏颜瞪大了莹亮的星眸,什么意思?

难道婚内协议的期限是一辈子?惊悚!

战斯寒见她一脸懵懂,大手掌捏住她的精致下颌,薄唇浅勾,

“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不会喜欢你,所以,建议你也不要自作多情。”

苏颜的嘴角一阵抽搐,自大狂病入膏肓,没得救了!

“如果说,刚才我是不小心碰到你的唇,你信吗?”

战斯寒的俊脸勾起一抹傲娇的弧度,

“解释就是掩饰。你喜欢我,想偷吻我,不奇怪。”

苏颜,“……”牛!他的狂傲已然登峰造极!

顶着丑陋的胎记,她知道很难被人喜欢,而且因为妈妈的遭遇,她也不想喜欢任何男人。

苏颜懒得再理他,起了床。

眺望着窗外,她想起梁紫云的勒索,心里严重不痛快。

梁紫云这个贪婪的女人三番两次拿妈妈威胁她,卑鄙!

“跟那男人分手!”一道不容反驳的嗓音传来。

苏颜怀疑自己幻听了,“帅哥哥,你刚才说什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