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给他下了什么***
A+ A-

战斯寒细看,秦小枫白嫩的脸颊上有点红肿,隐约可见一个纤细的五指印。

“是小傻瓜扇你耳光?”

战斯寒跟她从小一起长大,从来没有把秦妈母女当下人。

秦小枫的泪珠欲滴不滴,嗓音里饱含着委屈,“没事没事,少奶奶可能一时心情不好…...”

她深知,越是表现得怯懦可怜,越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秦小枫摸着脸颊,肩膀一抽一抽地转身,作势往自己房间慢慢走去。

低下头的瞬间,她的脸上缓缓拉开一个弧度, “一步步来,我就不信赶不走她!”

小凯哥越听越火大,“居然还是个白莲花。”

“你乖乖呆着,看我的表演。”

苏颜从容淡定地踏出房门,瞥眼看到战斯寒棱角分明的英俊轮廓上似乎染着一丝冷硬和戾气。

看来他是信了秦小枫的拙劣演技,要替她报仇?

秦小枫听到苏颜的声音,心里暗暗窃喜。

傻子来得正好!能亲眼看到战斯寒教训傻子的好戏,她今晚能睡得更香。

她转过身,瑟瑟发抖地作势要躲到战斯寒的身后,“斯寒哥哥,少奶奶她又要......”

“啪!”一声脆响。

她惊呆了,捂着另一边火辣辣疼的脸颊,嘴巴张得老大。

傻子她她......竟然当着战斯寒的面打她?!

苏颜甩甩小手,绽开人畜无害的笑容,

“小枫姐姐,现在流行对称美,你现在两边的脸都红了,漂亮了很多呢,也不枉我把手都甩疼了。”

秦小枫呆怔了半晌,脸颊疼得不需要演戏,眼泪自动掉出来。

“斯寒哥哥,呜呜......” 秦小枫抽泣着,可怜兮兮。

在战斯寒的庇护下,她从没吃过苦头,更没有挨过耳光,这回居然被小傻子得手。

她巴巴地望着战斯寒,装得愈发楚楚可怜,她相信,他一定会为她出头。

苏颜也挑衅般望向面色无温的战斯寒,男人一般都喜欢护着我见犹怜的白莲花。

哼!大不了,跟他拜拜。

倏地,她的小身板一僵。

战斯寒展开修长的手臂揽住苏颜的削肩,

“小枫,让秦妈帮你煮鸡蛋热敷一下,红肿明天应该能褪去。”

“......”秦小枫顿时身心各种凌乱。

就这样?他竟然不教训傻子,连一句批评都没有?

苏颜也一阵错愕,她刚才明明千真万确扇了秦小枫一大嘴巴子。

战斯寒搂着苏颜走到卧房门口,突然顿住脚步。

秦小枫又看到了一丝希望,就知道斯寒哥哥不会不管她。

战斯寒却唇线冷硬一勾,低沉的嗓音里带着威严和危险,

“小枫,她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欺负她。明白?”

秦小枫的脸颊一阵青一阵白,血色褪尽。

他回头,只是为了威胁她?还说乡下佬傻得可爱?

战斯寒并没有要马上进房的意思,他突然往前一步,将苏颜抵到了房门上。

一只手臂撑过她的头顶,按到门上,一手掐住她的细腰,将她罩在怀里。

英俊得无懈可击的脸庞凑近她,透着股桀骜不羁的慵懒坏痞,低哑性感的嗓音从她头顶倾泻而下,却又说得一本正经,

“小傻瓜,说好要奖励你,让你再亲我一次,现在可以履行我的承诺了。”

“不……不用了,这个承诺你马上忘记。” 苏颜好想敲他脑袋。

他居然还记得在酒店里说的话,要奖励她亲他。

变-tai!真以为她想亲他想疯了?

苏颜本能伸手去推他,双手一碰到他的结实胸膛,她的脸颊顿时一阵发烫。

即使隔着一层衬衫布料,她的指尖仍能敏锐感觉到,他精健的肌肉弹性极佳,触感妙不可言,令人忍不住想探索一番。

小傻瓜软软的指尖令战斯寒像被电触到了一般,他不但不松开她,反而进一步贴近,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何况,我们新婚燕尔,不恩爱怎么能行,嗯?”

苏颜长睫轻颤,原来他想在秦小枫面前表演恩爱戏码。

那她就,勉为其难满足他?

苏颜的眸底划过一抹狡黠,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那你闭上眼睛。”

战斯寒低低一笑,心情愉悦,乖乖闭上眼睛。

苏颜踮起脚尖,双臂绕上他的脖颈,小身板顿时小鸟依人地依偎到他怀里。

女人特有的馨香再次萦绕在他鼻尖,战斯寒情不自禁环住她的纤纤细腰,期待她柔软香甜的唇瓣自投罗网。

苏颜的小脑袋侧向一边,正好挡住秦小枫的视线,眼角余光瞥想她。

她怎么还不走?非要看他们亲热是吧?那就让她看个够!

苏颜的小嘴凑到战斯寒的唇畔,就是不贴上去,反正从秦小枫的角度看起来,他们已经在热吻。

她还故意发出“吱吱”的声音,假装吻得热烈。

战斯寒的剑眉蹙起,小傻瓜居然耍他,他看似漫不经心地一偏脑袋。

“啵~~” 四唇真正相贴,期待的心跳在彼此之间传荡。

某人的嘴角扬起得逞的笑容。

苏颜好气,她演了半天,最后还是便宜了他。

看着两人亲密无比,秦小枫的拳头紧紧攥起,下唇被咬得烙下一条深深的白色齿痕,

“傻子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让他变得鬼迷心窍?!”

见秦小枫终于回房,苏颜紧绷着小身板要推开战斯寒。

战斯寒的大手掌抬起她的下巴,“做得不错,再奖励你一次亲我的机会。”

“什么?战斯寒,你能不能矜持点?”

苏颜气呼呼地推开房门,战斯寒紧随其后。

他高大冷峻的身影在房间里拢下一大块阴影,阴影里站着一个小人。

“嗨,疑似渣爹!”

小凯哥的神情有点鬼祟,他刚刚把小包子藏到洗手间里。

“小包子,还没睡?”

战斯寒果然以为他是小包子,一把抱起他。

小凯哥挣扎了几下,悲哀地发现,在战斯寒面前,他的那些道行明显力不从心。

“渣爹功夫不错呀。”

战斯寒揉揉他的小脑袋,“我不是你爹地。

不过很奇怪,查了几天,你父母的消息一无所获,你总不可能是穿越来的吧?”

“额,这个问题,我也怀疑过,但暂时没有依据能证明现实中有穿越这一现象存在。”

“我有一个帮你找爹妈的方案。”

战斯寒放下小凯哥,优雅地脱下西装外套,修长的手指开始解起衬衫扣子。

小凯哥扬着小脑袋,“到底是什么方案哦?”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