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摸完上面不够,还想看下面?
A+ A-

“确定不需要我陪你?”战斯寒的眸底隐隐浮动着怒火。

不等苏颜回答,他松开了她,下床往浴室走去。

推开浴室的门,他一怔,“小包子,还舍不得回房睡觉?”

小包子在航空母舰里玩得不亦乐乎,全息眼镜突然被战斯寒摘掉后,他瞬间从天上掉回人间。

“渣爹,你回来了呀?”

战斯寒,“???”小家伙失忆了?刚刚还讨论失物招领的方案。

“玩游戏会伤脑子,快睡觉去。”

小包子要回全息眼镜,遁地找小凯哥去了。

战斯寒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见苏颜已经熟睡,便也准备躺下睡觉。

忽地,他瞥到苏颜的手机闪了下,一条微信跳了出来。

“丫头,晚安,明天见!”

他瞬间好似被触到了逆鳞,俊美的面容霎时变得阴云密布。

小傻瓜拿了一千万给男朋友当分手费,还下不了决心分手?

他战斯寒,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在他头上种绿草?

“苏颜,你找了旧相好陪你回门?”

迷糊的苏颜轻轻“嗯”了一声,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让沉睡的她不自觉打了个冷噤。

战斯寒的绯色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下颚线紧绷。

这个所谓的男朋友,韩风奕去查了两天,还没有结果。

他正欲发作,苏颜忽然打了一个滚,自觉滚到他的怀里。

他的身子僵住,心脏狂跳了几下。

某人的小脸在他的胸膛上蹭啊蹭,终于找了一个舒适的部位,像小奶猫似的,缩在他胸膛上,一动不动呼呼大睡。

战斯寒只好按捺着心头的不满,一动不动......

第二天清晨,睡了一个好觉的苏颜感到神清气爽。

她心情愉快地睁开眼,心头顿时一凛,一片肉色?

在做梦?

她伸出葱白玉指轻戳了一下,心里“卧槽”一声。

不是做梦,是男人肌理分明的胸膛,而她正像八爪鱼似的,把人家当抱枕。

她连忙掀开被子,检查了自己后,又望向战斯寒,还好,他只有上半身没穿衣服。

她松了一口气,正想将被子重新盖上,一道森冷邪肆的嗓音从她的头顶洒下,

“摸完上面不够,还想看下面?”

苏颜扶额,战大少那自大狂的毛病又发作了。

她绽开甜甜的笑容,“帅哥哥,为了帮你,颜颜决心今后致力研究一个病。”

“什么病?”

“臆想症。”

战斯寒,“......”

“嘭!”苏颜的脑门上又挨了一指弹。

“少爷~~~”

韩风奕像龙卷风似的冲进来,附在战斯寒耳边一阵低语。

苏颜懒得管他们的事,钻进浴室洗漱了一番。

回门的日子,她怎么着,也得光鲜靓丽,体体面面出现在梁紫云母女面前,同时,也得让奶奶放心。

她换上了限量版的当季大牌礼服,戴上昂贵的钻石耳环和项链,胎记也画得淡了一点,不那么阴阳脸了。

打扮完毕,苏颜从衣帽间走出来,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冷漠的嗓音,

“少奶奶,战老爷子请你过府,有要事。”

她一转身,身后几个保镖像押解犯人似的盯着她。

苏颜一阵狐疑,她嫁进来后,战老爷子从来没有露过脸。

听闻战老爷子是一个叱咤商场的传奇人物,即使现在已入暮年,仍然掌管着战氏集团的大盘。

“有说什么事吗?”

保镖面无表情,语调十分不客气,“去了不就知道了?”

苏颜的眼皮跳了几下,来者不善!

“今天是我回门的日子,我现在要回娘家。”

“战老爷子说了,就算天塌下来,也要把你带到。”

苏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的身后,两个小脑袋探出来。

“看来情况不妙啊,我们跟过去。”小凯哥揪着小眉毛。

他一转头,只见小包子手里拿着两把儿童玩具qiang

小包子递了一把给他,“这是改良版激光qiang,可以防身咯。”

小凯哥把玩着玩具qiang,“你发明的?杀伤力有多大?”

“没有杀伤力。”

“......”

小凯哥的身心一阵凌乱,扔他一个大白眼,“只是用来唬人?不如拿一把仿真玩具qiang

。”

“可以让人暂时麻痹,十分钟后能恢复知觉。”

“噢耶!不愧是我的弟弟,不是个小白痴。”

小凯哥欣慰地拍拍小包子的小肩膀,“那我们跟上他们再说。”

苏颜被押着走了两步,一个低沉的嗓音传来,

“等等。”

苏颜和几个保镖转过身,看到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英俊白皮男人站在他们身后。

他个子很高,比那几个保镖都要高上半个头。

苏颜默默打量着男人,眼熟。

倏地,她澄亮的眸子闪过一抹光华,战斯寒乔装打扮,要救她?

战斯寒的视线从她明显画淡了的胎记上挪开,缓缓启唇,

“这女人很狡猾,我跟你们一起看着她。”

苏颜,“......”他到底是来救她,还是落井下石?

“傻子狡猾?”几个保镖互相对视了一眼,嗤笑,“我看他更傻。”

苏颜的嘴角扬起,痛快!

战斯寒还是第一次被人说傻吧?被人骂了还不能还嘴,哈哈哈~

她幸灾乐祸地瞄了一眼战斯寒,果然某人光瞪眼不说话,把气默默往肚子里咽。

一行人来到战家老宅。

望着气派如王府的大宅院,苏颜惊叹不已。

战家果然家大业大,难怪全海城都会给战家面子。

她在院子里还没走几步,便感觉寸步难行了。

面前的路,被一堆佣人堵了,她们都是来观望战家的冲喜新娘。

今天的苏颜没有过分丑化自己,身上还穿着价值几百万的礼服和珠宝首饰,所以,她认为可以避开人家的口水。

但她很快发现,是她天真了。

“听说大少爷的冲喜新娘是个又傻又丑的乡下佬。”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她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可惜了那么昂贵的衣服和珠宝项链。”

“丑死了,她脸上那块像狗皮膏药似的,她怎么有脸出来见人哦?”

苏颜揉了揉太阳穴,这些人的嘴太特么缺德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