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当小三很开心吗?
A+ A-

房门被嚣张跋扈的林晓婉一脚踹开,发出一声巨大的声音来,林晓柔拉回思绪,迷茫地看着一直对她都嚣张跋扈颐指气使的妹妹。

林晓婉将手中的娱乐报纸劈头盖脸地甩给林晓柔,讽刺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韩少的未婚妻!”

她突然俯身接近林晓柔,眼里绽放着嫉妒的光芒,一字一句地揶揄,“姐姐,你说顾哥哥要是知道你背叛他,还脚踩两只船的话,会怎样?”

林晓柔面色发白,她双耳嘶鸣,林晓婉放肆地大笑起来,将一份精致烫金的邀请函丢在她脸上,双肩笑得颤抖,脸上尽是势在必得,“这可是你救你那个赔钱货的妈唯一方法,至于顾哥哥,只能是我的。”

她说完后冷笑一声猛地摔上房门扬长而去。

林晓柔踟蹰地看着床上的邀请函,是韩俊枫派人送来的,约她在“Forever婚纱店”挑选婚纱。

她浑身冰凉,好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但还是毅然决然挪动酸软的身体快速去了婚纱店。

等她的并不是韩俊枫,而是韩俊枫的心尖宠,黄诗然。

一杯滚烫的咖啡迎面泼过来,林晓柔猝不及防地后退,还是没能避免,褐色的咖啡从她脸上滴滴答答滑落,黄诗然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愤恨道:“当小三很开心吗?”

她垂下头,像一个孤立无援的羔羊,任由在场的所有人奚落。

黄诗然脸上挂着恬淡的笑意,优雅地看着手机,一步一步走至林晓柔面前,她低头艳红的嘴唇几乎贴上林晓柔的耳廓,声音甜美:“我可以让那场备受瞩目的婚礼顺利进行,但新娘不是你。”

林晓柔徙然间抬头,对上黄诗然含笑的眸子,她都没有挣扎的余地,就被人从身后用带了***的毛巾贴上口鼻。

空气越来越稀薄,她浑身绵软,大脑再无意识。

醒来的时候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胳膊上皆是触目惊心的红印,皮开肉绽,若是动弹几分,那种钻心的疼痛便顺着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林晓柔看了四周一圈,周围是废弃的工厂,杂草丛生,内心的恐惧就像疯草一般生长,她扭动手腕,想挣脱上面的绳索。

她憋红了一张脸,像绝望的野兽发出压抑的嘶吼,双脚无力地瞪着,大口喘着粗气,狠狠压制着自己的双手,无助地摩擦,拽开绳索的时候,她额间落下豆大的汗珠。

林晓柔头重脚轻,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惶恐翻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双手颤抖着拿出手机,看见上面的日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错过婚期。

她紧张地眺望四面八方,想要分辨她此刻所在的位置,身后隐隐约约的警车的鸣笛声离她越来越近。

林晓柔刚想跨出这荒凉的地方时,那辆警车突兀地堵在了她面前。

警官无情地在她原本就受伤的手腕上拷上***,“林小姐,你涉嫌一起盗窃案,还逃逸,请跟我们走一趟。”

林晓柔憋着眼泪摇头,她清澈的眸子眨的频繁,嘴唇翁动:“我......我没有。”

“黄诗然小姐报警,声称你们在婚纱店碰过头之后,她丢失了一枚价值连城的钻戒,只有你跟她近距离接触过,此钻戒折合人民币在五十万以上,这件事所查属实的话,林小姐需要负刑事责任。”

林晓柔愕然,她被带回警局的时候看到了刚做完笔录的黄诗然,她想扑上去质问,为什么要陷害她,警察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意图,担心她做出疯狂伤害人的举动,直接将她关进了拘留室。

蓝色的窗帘刺啦一声被女狱警拉上,隔绝了外面所有赤白的灯光,林晓柔步步后退,后背抵在冰凉的墙壁上,止不住地摇头,她迫切地解释:“我没有偷东西,我是被陷害的。”

“偷没偷搜一下就知道了。”

逼仄的空间里,林晓柔躲闪着不配合女狱警的搜身行为,女狱警逐渐变的不耐烦,“林小姐,你是此次盗窃事件的最大嫌疑人,我们拿到了Forever婚纱店的监控,那是黄小姐指控你的证据,如果你实在不配合,我会向上级申请给你注射镇定剂。”

她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稻草人,任由女狱警扒光了她身上的衣服,最终在内衣的海绵层里扫描出黄诗然丢失的那枚钻戒。

女狱警走出拘留室汇报工作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林晓柔一眼,“案件涉及到资金数额庞大,即使你归还,依然会酌情判刑。”

林晓柔身上的衣服摇摇欲坠,已经滑到了肩头的位置,她手腕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热,整个人都不堪一击。

黄诗然就站在拘留室外,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施施然盯着她,隔着那透明的玻璃,林晓柔看见黄诗然用口型说了三个字。

你输了。

她没有竞争过,又何谈输了呢。

林晓柔闭上眼睛,大脑自动屏蔽掉来自世界的所有恶意,她无枝可依。

拘留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她被强制性换上了橘黄色的囚衣,脚上也加了沉重的镣铐,女狱警冰冷的告诉她:“警方会搜集充足的证据,你等待被起诉。”

林晓柔紧紧抓住女狱警的胳膊,声音哽咽:“我不能被关在这里,我还要去参加婚礼。”

回答她的只是静默冷寂的空气……

在黄诗然看来,她或许就是不值一提的蝼蚁,不然又怎会这般轻而易举就把她打入地狱。

林晓柔靠在狭小的窗边,连着六天都用指甲抠着那带了坚硬护栏的窗户,歇斯底里地抵抗,明日就是她和韩俊枫的婚礼,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双目死死地看着外面,彻夜没有合眼。

直到黄诗然穿着一袭艳虹色的裙子出现在林晓柔面前,她都忘记了眨眼,一颗心彻底坠入了无底的深渊,她终究会错过这场婚礼。

黄诗然高傲地就像一只孔雀,她手上的钻戒晃了林晓柔的眼,“妄想得到不属于你的东西,就是如此下场。”

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炫耀吗?

林晓柔蜷缩在角落里,眼底零星的光终于散去,黄诗然何时走的她都没有察觉,就在女狱警开门冷声告诉她可以离开警局时,她睫毛微微颤动。

随后有三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出现在林晓柔面前,朝着她鞠了一躬恭敬道:“少奶奶,老爷让我们接你去参加婚礼。”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