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只是个玩物而已
A+ A-

清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照射在凌乱不堪的大床上,林晓柔堪堪抬起眼皮。

她浑身疼痛,疲惫到没有力气挪动。

却是再下楼后就看见大厅里黄诗然像公主一样坐在沙发上,韩俊枫半蹲着在为她系鞋带。

黄诗然见着林晓柔还待在韩俊枫的别墅,不满道:“韩哥哥,你们怎么还不离婚,她还在这干什么?”

韩俊枫将黄诗然的鞋带打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后,利落的站起身,看林晓柔时眸子里满是不耐烦,他嘴唇微微动了动,“一个玩具罢了,不必放在心上。”

黄诗然抬手指着林晓柔的面门,声音轻柔,把刚才的不满全部收敛了回去,“林姐姐,马上快要中秋节了,我想出去给韩哥哥买礼物,你陪我一起去吧。”

林晓柔刚想拒绝,韩俊枫就命令道:“陪诗然去。”

黄诗然才是被韩俊枫珍藏在心头的人啊,男人目光幽深,仿佛在警告林晓柔,最好别说出一个“不”字。

林晓柔和黄诗然皆坐在车后座,她的头一直贴在车窗的位置,看着外面迅速掠过的风景,和远去的韩氏别墅,她内心的愤怒和恨意就像一团火,越烧越热烈。

黄诗然和在韩俊枫面前判若两人,她伸手就掐着林晓柔的大腿,挑衅地说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接近韩哥哥的,又时如何嫁给他的,这些我都不关心,反正最后能与他比肩而立的人只能是我,你收起你那些歪心思,否则,你会比上一次更惨。”

“其实你给韩哥哥生一个孩子还挺好的,我怕疼,他肯定不忍心我受那么多苦。”黄诗然渐渐松开手,自言自语地说着。

车子在S市最繁华的CBD停下,黄诗然戴着墨镜骄傲地走在前面,就理所当然地把林晓柔当作一个小跟班。

她在专柜里试口红色号,当着店员的面对林晓柔勾了勾手指头,轻浮道:“在她脸上给我试色。”

林晓柔僵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黄诗然就一步一步走至她面前,“你有意见吗?”

欺人太甚!

林晓柔隐忍着,不发出声音,却也没后退。

黄诗然肆无忌惮地戳了戳她胸口,“哑巴了?”

她的脸被画的五花八门,就连眼皮上都有胭脂红的口红,眨眼的时候,林晓柔感觉自己看到的世界都是红色的……

对方无畏地拿着墨镜挂在林晓柔的耳朵上,然后笑出声来,拉着林晓柔走在人群熙攘的地方,转头嬉笑道:“你真像个傻子!”

是啊,傻子。

不然怎么会给韩俊枫羞辱她的机会。

她要不是为了母亲,被父亲威胁留在韩家,又怎会这么凄惨。

当黄诗然让林晓柔钻进一个巨大的纸箱子里时,林晓柔冷硬拒绝:“黄小姐,我不欠你的,请你适可而止。”

“原来你会说话啊,你可别忘了,你跟我出来就得听我的,否则,我会轻而易举让你在韩家待不下去。”

仅仅轻飘飘的一句,林晓柔不得不屈辱地钻进去。

黄诗然摸着她的头,就像在摸一只宠物,林晓柔听着黄诗然对工作人员说:“把她给我包装的漂亮一点,她可是个玩具礼物呢。”

她头顶被喷了无数的彩带香水,还有周围堆了许多毛绒玩具。

纸箱子盖子盖上的一刹那,林晓柔完全被黑暗包裹,她的眼睛就埋在毛绒玩具上面,温热的液体流出来尽数淹没湿了一片。

林晓柔能感觉到箱子被人抬起来,放在车上运送,她双手将纸箱子抠开一个洞,确定那是回韩氏别墅的方向后,才安安静静等待着。

黄诗然兴奋地命令人把林晓柔抬到了正在办公的韩俊枫面前,男人一脸耐人寻味:“劳神费力准备的什么礼物?”

黄诗然将手机堵在脸上,笑得神秘,“韩哥哥打开就知道了。”

盒子打开的一瞬间,亮光照射在林晓柔的脸上,她伸手下意识地遮住眼睛,耳边却是黄诗然爆炸性的笑声。

“韩哥哥,你快看,她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韩俊枫冰凉的目光打量着林晓柔,女人一张脸上被各色的口红画满,因为可能哭过的缘故,脸上的色彩早就混合在一起,滑稽不堪。

“这个礼物你还喜欢吗?”

黄诗然双手攀附着韩俊枫的脖子,邀功似的开口,“中秋节我要去旧金山陪我外公呢,只好拿林姐姐当礼物来陪你了。”

她艳红的嘴唇贴上男人的喉结,高调的亲出响声,“你会不会想我呀?”

韩俊枫唇角一勾,迷人的双眼里满是宠溺:“你开心就好。”

林晓柔意识到自己只是被当作发泄的工具送给韩俊枫时,她牙关紧咬,愣是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黄诗然傲娇地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好照顾韩哥哥哦!”

林晓柔葱白的手指打颤,极力忍耐着体内的洪荒之力,才在黄诗然离开后跳出了盒子。

她的脚踝比昨天肿的更加厉害,疼到她眉头缩在一起,想要寻找医药箱的时,步子刚跨出去,身后韩俊枫鬼魅般的声音就环绕过来,“站住。”

林晓柔怔愣了片刻,诧异道:“韩少有什么事吗?”

男人听着她的这句话,耳朵就跟长了毛似的,怒气蹭蹭冒出来,他站在距离她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淡淡说,“别忘了你的义务。”

林晓柔固执地忍着疼痛,将结婚证拿下来,晾在韩俊枫的面前,“别忘了我是你的妻子。”

“你是怎么嫁给我的你心里没数吗?”韩俊枫将结婚证倏地拍在地上,抬脚就踩上去,狠狠地旋转,直至结婚证上面的字都模糊不清,他抓住林晓柔的胳膊,“你不过是一个暖床的工具。”

“是!韩少说什么就是什么!”林晓柔绝望地附和着,她想快速逃离这个地方,男人就暴躁地拖着她在大厅展开了疯狂的索要。

她冷汗涔涔,身上衣服凌乱,脸上的口红也因为挣扎抹在了韩俊枫的手上,衬衣上,许久,他忽然停下所有的动作,从矮几上拿了一个银灰色的盒子丢到林晓柔的怀中,粗暴地说道:“赏赐给你的。”

林晓柔愕然,是礼物吗?

紧接着男人就整理好外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薄唇扯动,“滚。”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