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医院探母
A+ A-

林晓柔支撑起因体力透支而微微发颤的身体,坐在地毯上,倚靠着沙发,手中抱着韩俊枫留给她的那个礼物盒。

男人居高临下,睥睨了她一眼,薄唇微启:“这是你劳动的报酬,你也可以把它当做一份礼物。”

说完,男人转身离开了房间。

一会儿,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渐渐远去,隐匿在空气中。

林晓柔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心情慢慢趋于安静,却发现泪水早已经潸然滑落。

和迟之杰的往昔时光如同一部老旧的电影一般,画面一幅幅在脑海中浮现,瞬间化作一道灰烬,飞舞在脑海中。

她白皙纤长的手指,缓缓打开这个被称作“报酬”的银灰色盒子,一串宝石项链赫然呈现在眼前。

这串项链仿佛在哪里见过,外观看上去很像佳士得拍卖行最近拍出的那一条价值二百万的“水晶之恋”。

几十颗晶莹剔透的小钻石包围着一颗散发出耀眼光芒的红色钻石,形状宛若一颗心。中间的那颗红色的宝石,纯手工打磨,闪耀得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球。

林晓柔怔怔地看着这颗璀璨夺目的宝石,没有像一般的女人那样,兴奋得尖叫,却在冷静地思考着如何处理这条项链。

她如同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般,走进浴室,打开花洒,任由水花冲刷着她布满伤痕的肌肤,洗刷着她的耻辱。

泪水顺着脸庞无声滑落,仿佛所有的屈辱和伤痛都被这花洒中的清水,一点一点冲走了。

她拿起毛巾,拼命擦洗自己的身体,仿佛这样就可以把自己身体上韩俊枫留下的味道全都洗掉。她反复擦洗了数次,由于力道太大,身体皮肤开始慢慢变成嫣红色。

直到把皮肤几乎快擦伤,她才从浴室里走出来了,神色呆滞地坐在沙发上。

视线瞥到茶几上有一本介绍奢侈品的杂志,杂志的封面上,是本市一家奢侈品典当行。一道灵光忽然划过她的心头,她计划把这条项链卖给典当行,换成现金也许就能在医院里面安排几个靠得住的护士照顾自己的母亲,这样母亲也能少受一点痛苦。

这条项链与其是韩俊枫给她的报酬,让她当做礼物,不如说是他给的耻辱。

咬了咬牙,她决定把这条项链拿去当掉,不仅可以为母亲带来更好的照顾,还能让她的心里好受一点。

她想到这里,她上楼乔装打扮了一下,才拿上项链,离开了别墅。

按照杂志上的地址,她顺利找到了那一家典当行,然后把项链换成了二十万现金。她暗自庆幸没有被别人发现,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家典当行就是韩俊枫名下的产业。

她带着钱,悄悄打车去了母亲所在的那一家医院。

来到母亲所在的病房,她看到母亲穆青戴着氧气面罩,脸色蜡黄的躺在病床上,仿佛没有生命迹象存在一般。

她忍不住鼻头一酸,泪水又一次从眼眶涌出。

她悄悄找到医院的院长,塞了几个红包,安排了几个小护士,贴身照顾母亲。这几个小护士都是老实可靠又很本分的人。

安排完这一切,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她坐在母亲的身边,伸出纤细的手指,给母亲捋了一下耳边的花白碎发,跟母亲说着话:“妈,你快点醒过来吧,我好想你啊。”

穆青依旧毫无生气,安静地躺着。她继续含泪说着很违心的话:“妈,我和志杰现在生活得很幸福,只要你醒过来,我们会好好孝顺你......”

她还想继续说下去,手机却很突兀地响起来。

她掏出来一看,是韩俊枫,连忙快步走出病房,深吸了一口气接通电话。

“你在哪?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我的面前。”

林晓柔听到韩俊枫冷到骨子里的口气,感觉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未曾多想,她立即回答:“我马上打车回家。”

半小时后,林晓柔从医院赶回别墅,韩俊枫面色冷峻,眼眸中寒光闪闪,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姿态散漫地端着一杯红酒。

她感受到别墅里弥漫着韩俊枫的冰冷气场,身子猛地一僵,双手攥紧,却依旧保持着镇定的神色,走到韩俊枫的面前。

希望他不要发现自己把项链给卖掉了,以他的个性,知道自己把项链卖掉换钱,肯定会追究下去,这样她就会失去挽救母亲的最后一线希望。

韩俊枫皮笑肉不笑地走到林晓柔的身边,声音不冷不热地嘲讽:“韩太太,你这是去哪里了?打扮得这么......另类。”

林晓柔抬眸看了韩俊枫一眼,微微抿了一下双唇,回答道:“出去逛街了”。

见她撒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语气冰凉,字字逼人:“逛街?我送你的礼物呢?怎么没有看到你戴着?”

一听到“礼物”这两个字,林晓柔心下一惊,略略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我不太习惯戴首饰。”

韩俊枫瞬间把脸沉下来,把手里的一叠照片猛地一下子摔在林晓柔的面前,开口的语气能够让整幢别墅都结上冰花:“那请林小姐解释一下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林晓柔暗暗心惊,但面上波澜不惊。

瞥了一眼地上的照片,她发现照片拍的全是她拿着项链去典当行交易的过程。

“韩太太,你有这么缺钱么?要把我送给你的报酬拿去卖掉?你要是缺钱,不妨多陪我几次,说不准我一开心就多给你几百万,省得你去典当首饰,给我们冷家丢脸!”韩俊枫冷笑着的嘲讽。

林晓柔心下涌起不舒服,但却倔强地扬起小脸,说:“把项链当了做慈善,也是给冷家长脸面。”

韩俊枫看着镇定自如的林晓柔,微微眯起漂亮的眼眸,表情带着几分怀疑地一步步走到了林晓柔的面前,林晓柔一脸淡定自若,心底却悄悄擂起了小鼓。

猛地拉起林晓柔的手腕,他冷声威胁道:“希望你是真的在做慈善,如果被我发现你只是把我送你的礼物拿去卖钱,我就弄死你!”

他手的力道很大,一道尖锐的疼痛从手腕处传来,林晓柔浑身僵硬地点头,用力挣脱开韩俊枫的手。

见她挣扎得很厉害,韩俊枫冷哼一声甩开她的手,转身便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别墅。

疼得一身冷汗的林晓柔支撑着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缓缓松下一口气。

暗自庆幸母亲的事情没有被他发现,否则,一旦被他发现林家背后的阴谋,她说不定连今天晚上都逃不过去,很可能会被韩俊枫当场掐死。

这以后一连十来天,韩俊枫都没有回别墅,林晓柔猜测着他应该是去陪着刚从美国回来的黄诗然了,她一个人安静地生活了一段日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