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承受着所有
A+ A-

整整一天的工作都很乏味,让林晓柔直犯困。

第一天,那个色眯眯的经理就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整个人有些头昏脑胀,文件上密密麻麻的销售合同看得她眼睛酸涩难忍,她之所以想开始工作,当时就只有一个念想,用自己的能力报复所有伤害过她和她母亲的人,而上班的第一天,她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可笑,恐怕到时她还没有能在这家小公司里面升职,那个韩俊枫就已经把自己的生意做遍全天下了…

韩俊枫的家世和背景强大到她根本不敢想象…

等到下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林晓柔垂着小脑袋,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办公楼的大门,一抬眼便看见一辆黑色加长林肯车停泊在校门侧方,她看了两眼,然后直直地走了过去,直接打开后门坐了进去。

前面只坐着司机,方寒不在,向后一看才知道后面跟了一辆车。

韩俊枫大手一下子就伸了过来,翻看她的颈部和锁骨“不错,痕迹已经消了。”

前头的司机只是专心开车,仿佛身后没有一人。

林晓柔的眼眸中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韩俊枫的食指指腹已经轻轻抚上她唇上那一片微肿处,细细摩擦,却看到林晓柔轻皱了眉,韩俊枫看她“痛吗?”

“不痛!”说实话,对每次韩俊枫刻意的触碰,她都厌恶不已。她一想到韩俊枫对她做过的那些事情,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很好!”他玩味地笑了笑,一下子扣住林晓柔的手,摁在座椅上,俯身再一次摄取林晓柔的唇,刻意咬上她的伤口处,疯狂侵入她口中,狠狠掠夺,伤口又重新撕烈,尖锐的疼弥漫了林晓柔的全身,她唇上的血蔓入韩俊枫的口中,林晓柔只是麻木而又淡漠看着他。

韩俊枫扣住她的后颈,使她贴近自己,冷冷一笑:“黄诗然被你害得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呢,连我都不见,而我也不得不赔了三百万美金给黄诗然治疗脸上的疤痕,哼,你比夜总会里陪酒小姐一年的收入都贵,你说,你当年跟着顾志杰的时候是几位数?”

林晓柔不敢反抗,手指紧紧抓着衣服下摆,指节泛白,死死咬着牙,这是一个人极致抑制怒气的表现。

看着林晓柔死死抑制自己的情绪,但韩俊枫却还不打算放过她“你一天都赚三百多万美金了,整个城市里夜总会所有小姐一整年赚的加起来都没你多呢,不用说,你当年肯定更贵,对吧!”

终于,林晓柔松开了手,狠狠瞪着他,没有再忍受:“不准你侮辱我的朋友!他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看着她墨宝石般的眼眸此刻变得愤怒无比,连带她的身子也因愤怒而慢慢颤动,过了一会儿,她闭上了眼睛,无力地向后躺去,仿佛刚刚绕着操场跑了十圈,筋疲力尽般:“韩少,不如你现在杀了我吧,就当帮我解脱了。”

韩俊枫呵地笑了一声,食指轻轻地抵在她柔软的唇上,细细摩挲着她唇上的伤口:“哪能呢?要是杀了你,我怎么会等到现在?当初婚礼那天就会一把掐死你。杀了你,哪有现在慢慢折磨你有趣!?”

他的大手温柔地拂过林晓柔的头发,穿过衣领,柔软细腻的大掌覆着她的后颈,用力把她拉向自己,滚烫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带着淡淡清香的烟草味,薄唇轻轻吻着她的耳垂:“宝贝,你说,是不是?……”

韩俊枫说话呵出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引得她胃里一阵难受,他眼里射出的寒光直至她心底......

浴室里的玻璃门被林晓柔纤巧白皙的小手推开,带着青痕的肌肤被林晓柔洗到发红,看起来像煮熟的剥了皮的番茄,她穿着白色浴袍站在阳台上,任由晨风吹动着她还滴着水滴的头发。

半个小时以后,她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换上白色T恤和深蓝色直筒牛仔裤,换上一双合适的帆布鞋,蹬蹬下了楼。

下楼时,方寒正好走了上来,他抬头看她“夫人,你要去哪里?”

林晓柔没有说话,直接从他身边越过,径自走向外面。

“小姐。”方寒又叫住了她“最近外面的治安不是特别好,你别给韩少添麻烦!快回房间吧!”

“哼!”林晓柔冷哼了一声。

“那到时你就直接杀了我吧。”说完,她头也不回走了下去。

方寒看着她离开时倔强的背影,黑色的眸子里不知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精神病医院。

精神病医院处于S市的城郊,有山有水,空气洁净,远离噪音污染。林晓柔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想再一次悄悄去看望她。

林晓柔提了一篮水果走进一间洁净的房间,床上的人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绵长,恍若睡着了一般。

林晓柔心情沉重地走到床边,把手中的百合花插进花瓶,放下水果篮“妈,我又来看你了,我今天想对你坦白所有的事情,求您睁开眼睛,看看我......”

床上的人依旧安静地睡着,和所有的时候一样安静。林晓柔想想当初自己因为母亲才把自己卖进了虎狼之窝,可现在,母亲的状况却一点好转都没有,她不由得再一次红了眼眶。

她给母亲轻轻扶起身,在她背后垫了枕头让她靠下,林晓柔红着眼眶,仿佛看到母亲对她笑了笑说:“怎么又买东西了?我说过不要总是买东西的…浪费钱,我自己一个人生活得很好的。”

林晓柔拿出一个苹果,仔仔细细地削皮,她希望母亲一醒过来就可以吃到她亲手削的苹果,眼中滚烫的热泪却不住地滑落到地板上。

这时候,一位医生走到她的身边说道:“你好,林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您的母亲病情已经开始好转,过一段时间,我们会给她手术。”

林晓柔这才破泣为笑,欣喜地看着还在昏迷中的母亲:“妈妈在鬼门关口走了一圈之后,老天又把妈妈还给晓柔,晓柔也是极幸运的,也许,这辈子,除了母亲,晓柔在孤单时,再也没人陪伴了…”

林晓柔情不自禁扑倒床上,把母亲抱在怀里,细细抚摸她的头,仿佛母亲是她最珍贵的宝贝:“妈,你快点醒过来,你醒过来我们就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我永远都不会原谅那个魔鬼.......”林晓柔喃喃开口。

“林女士,请您稍稍平静一下,病人的身体还很虚弱,禁不起这么大的风浪。”医生轻轻拍打着林晓柔的背。这些年,这个年轻的女孩心里定是极苦的,一个20岁的女孩子,正是生命中最美的光华,可都承受了些什么......她不该如此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