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被绑架
A+ A-

走出了医院,已是下午三点,林晓柔只觉得有些饿了,突然特别想吃和府捞面,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南沙街吧!”

出租车司机一踩油门,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目的地。

坐在小小的餐馆里,林晓柔向老板娘点了一碗和府捞面,放了鱼丸和胡萝卜,浇了老板娘秘制的沙爹酱汁,坐在铺了格子桌布的四方桌上,难得清净地享受一下美味,满足自己的腹部的需求。

林晓柔看着熟悉的餐馆,以前读中学的时候,韩俊枫也会常带着她来这里,那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么宽敞,生意却是极好的,连门口也搬这桌子,每次韩俊枫带她走,总是在门口左侧的那个桌子上吃,韩俊枫不喜欢胡萝卜总是挑给了她,又知道她喜欢吃鱼丸,也一并给了她。

“韩少,以后一直带晓柔来吃和府捞面吧。”

“那等你嫁人了怎么办?等你嫁人了我可不带你!”

“那我就和老公带着韩少你一起来吃这个面,这样我就可以当上新娘又能和韩少一块吃和府捞面了!”

“好,以后不如你就嫁给我,只要你想来,我便永远带你来。”

……

碗里飘出的和府捞面的雾气迷了林晓柔的眼,她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放下筷子,起身向店后走去。

老板娘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小姐,您的面还吃吗?”

“嗯,我去洗手间,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林晓柔便掀开布帘走了进去。

她捧起水龙头里面流出的水,洗了洗脸,眼睛有些微红,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正欲走出厕所,一双大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口鼻,来不及思考,她拼命挣扎,却被紧紧捂着,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拼命跺地,发出奇怪的声音,试图引起别人的注意。

“快点,走后门!”

“唔…唔…!”林晓柔想挣出身后那人的束缚,却被扛起走出了打开的后门。

这些人肯定来者不善,毕竟S市道上的人都知道她是韩家新嫁进门的少奶奶。

老板娘等了很久,都不见林晓柔出来,心里生疑,急急掀开布帘,往后面走去,而宽宽的厕所哪里还有人!?一种不安的恐惧感涌上心头,她知道情况有点严重了…慌忙拨打方寒电话。

林晓柔已被拖进一条巷子,她心急在那人手上一咬,身后那人吃疼放手,林晓柔挣扎出身,快速向巷子外跑去,高声大喊,“救命,救命!”

还没跑出两三步远,她便又被那个人往里面拖去。

拖进巷子里层,她的脚胡乱蹬着,面前那个光头满脸横肉满身刺青的男人甩了她一巴掌,“给我老实点!”

顾志杰以前教过林晓柔空手道,可真正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她却一招也是使不出来,她直直瞪着那个光头的男人,吼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了我。”

另一名黑衣男子脸上露出春光无限的淫光,“光哥,姓韩的抢了我们老大的生意,不如我们玩了他女人如何?他女人可真是个美人。”

旁边顶着一头红色头发的男子作势伸手去摸林晓柔的脸,林晓柔头一偏,便躲了过去,她鼓起勇气,用尽全力一拳挥了过去,打中了红色头发男子的头,她又向后狠狠地踹了一脚身后的黄衣男子,起身跑了几步。

光头男子一下子怒了,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又把她拖了回来,又狠狠扇了她一巴掌,“贱人!”

林晓柔的嘴角溢出血丝,喊道:“救命!”

林晓柔还没来得及再呼第二次,光头拿着带着***的毛巾,一把捂住了她的口鼻,几秒种后,她视线逐渐模糊,四肢逐渐无力,她挣脱的力气也越来越弱…

光头男子再扯着她娇弱的身躯。往墙上狠狠一撞,“他妈的,你给我放老实点。”

黑衣男子见光头男子没有回绝他刚才的话,他邪邪一笑“光哥,不如在送给讹姓韩的一笔钱,让我们先乐一乐?”

光头男子耸耸肩,看了一眼黑衣男子:“你不怕死的话我也不反对!”

黑衣男子听了光头的话,便壮了胆,伸手就欲扯开林晓柔的上衣,林晓柔昏迷中,用最后的力气踹开了他,头上的伤口流出了殷红的血,黑衣男子一个踉跄,只扯裂了她的一只衣袖。

“小娘们性子还挺烈的啊,兄弟们,给我狠狠按住她,等老子乐完也让你们玩玩!”听了黑衣男子的话,另两名男子也起了色胆,一脸奸淫之色,上前按住了林晓柔的手脚。

“你们别把人弄死了。”光头男子震声道。

林晓柔的眼角射出寒光,心一下子沉入湖底,她绝对不能让这帮畜生占了身子,看着黑衣男子就要扑上来,她心如死灰往墙上撞去。

此时,一声枪声‘砰’地响起——

一声枪声响起,黑衣男子应声倒地,子弹从他眉心穿过,他临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击毙命。

“把他们都抓起来!”方寒冷然的声音响起。手上是一把黑漆漆的***。

“方…方寒…”林晓柔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头上的伤痛也愈加疼痛。

方寒大步抱起她,却被林晓柔拦下来,“不…我不要就这么出去…”

方寒面无表情地脱下身上的长风衣,把衣服罩住了林晓柔裸露的身体,吩咐身边的人,“处理一下现场!”

“是,寒哥!”

林晓柔昏昏沉沉的脑袋藏在他怀里,靠近他的心脏方向,毫无气力开口,“韩少呢?”

“韩少没空!”方寒脸色严峻,看也不看她一眼。

“哦!”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她终是阖上了眼睛,彻底陷入了昏迷当中。

韩家别墅

“人怎么样?”韩俊枫把手上燃着的香烟拧熄在烟灰缸里,一手端着红酒,脸色阴得仿佛随时能滴出水来。

“人还在昏迷,膝盖,手臂擦伤,头部受撞击,额头缝了针,那是林小姐自己撞的!”方寒看着面前的人回答。

“知道是谁干的了没有?”韩俊枫的语气冷冷淡淡毫无温度,周围的气温也跟着下降了几度。

方寒拧眉道,“几个人都自杀了。还查不出是谁。”

韩俊枫重新拿出一根烟点上,吐出浓浓的烟雾,看不清他脸上任何表情,“等她醒过来了,去告诉她,以后别老想着一个人到处乱跑,要是真的被别人绑架了,我连收尸也不会去!”

“是。”方寒点头走了出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