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遗落的袖口
A+ A-

昏暗无光的书房里,只剩下周身散发着阴森森冷空气的韩俊枫和淡淡缭绕的烟雾,烟雾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等到林晓柔醒来的时候,方寒便站在床尾定定看着她,冷冷地开口说道:“林小姐以后不要再惹事了,韩少说了,以后别老想着一个人到处乱跑,要是你真的被别人绑架了,他连收尸也不会去!”

也许是太久没有喝水又中了***的缘故,她呛得不停咳嗽,拿起床上柜子上的闹钟朝地上砸去,因她身子发软,闹钟只是掉在地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她的身子不停颤抖,“滚出去,出去!马上出去,你去告诉他,就算我真的被人给绑架了,用不着他去,他要是来,我林晓柔马上自杀!”

她的声音此刻也是极哑的,因说了一大串连贯的话,她按住胸口不断咳嗽,似要把肺咳了出来。

方寒看着她的样子,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淡淡开口,“那林小姐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随后,他捡起闹钟摆好在床头柜上,走出了房间。

林晓柔手抚上头,头上包着白色的纱布,头晕眩晕,手脚挪动时也是极痛的,韩俊枫何曾对她如此冷漠过,或许两年前开始便是,又或者小时候的一切根本就都是幻想,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她都能想出韩俊枫说这句话时表情,定是极漠然不屑的,甚至有几分幸灾乐祸的。

无力再想,她的眼皮承受不了沉重,又一次沉沉地昏睡了过去,整个人绵绵无力倒在了枕头上。

林晓柔早上醒了一次,王妈说韩俊枫出去了,可能不会回来,她才又睡去。直到傍晚起来她整个人犹如烧着了一样,到了晚上又昏睡了过去。

月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朦朦胧胧洒满了地板,清冷淡漠。

林晓柔的房门被推开,房里一边昏黑,月光照着他如刀削一般的脸庞,韩俊枫走近雪白的床边,睨着林晓柔缠着纱布的头,浓眉紧蹙,双眸竟闪过一丝不舍。

手伸下轻抚她的伤口,意外碰到额头,该死,竟是格外的烫,他转身走出房间,喊了楼下的王妈。

很快,邱医生也急忙赶了过来,他熟练用针扎入林晓柔的手上的静脉,告诉王妈:“她只是伤口发炎才导致了发烧,等等我开点药,让她醒来吃下去就好。”

“谢谢啊,邱医生,我送你下去吧。”王妈一脸感激,推开门,送了邱医生走出去。

“韩少,准备去机场了,飞机是早上十点。”方寒在门口轻言道,“我去楼下等你。”

看了林晓柔紧皱的脸,他不满蹙眉正欲转身离开,一只小手却扯住了他的袖子“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韩俊枫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却又听到她说“妈妈,不要离开晓柔…”然后,她的脸逐渐苍白,哆嗦着,“不,不,韩俊枫,求求你,放过我和我妈妈吧…”

韩俊枫阴寒的眼回头看着床上的病弱的身影,她的双眸仍然紧闭,双唇嚅动,不断呓语着什么,扯着他袖子的那一只小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他狠狠一把扯开袖子,却是扯掉了衣服上的一颗扣子,他把林晓柔的手放了回去,凑到她耳边阴鸷开口,“这辈子,除了我的身边,你哪也别想去!”

走出了房间,韩俊枫不忘对王妈吩咐“不要和她说我回来过!好好照顾她!”

翌日天明,林晓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的头仍是晕乎乎的,浑身软绵无力。

王妈刚好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杯水和一颗药,“林小姐,你醒啦?快吃药吧,林小姐你昨晚发烧了…”

林晓柔坐起身,王妈急忙拿了枕头垫在她的背后,林晓柔接过药吞了下去,又喝了半杯水。

王妈接过她手中的水杯问,“小姐,我煮了一点粥给你吃,你还有没有其他想吃的东西?我马上给你去做!”

林晓柔摇了摇头,喉咙有些痛,只能低着声音问,“王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王妈知道她今天要去上班,“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放心吧,我刚才已经让人打电话去学校请假了!”

“嗯,谢谢你,王妈。”林晓柔淡淡一抿嘴角。

“小姐,你先坐会,我去看看粥,等等端上来给你!“王妈放下水杯,起身离开房间。

也许是因为发烧的缘故,林晓柔感觉全身有点疲惫,她掀开被子,打算去阳台吹吹风,走下大床,她因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而导致一个踉跄,却意外发现了地上掉落的一颗金色袖扣,她俯下身把扣子拣了起来,怔怔看了片刻,她认得,这是韩俊枫的。

她打开门蹬蹬跑下了楼,心里竟有一丝欣喜和期盼,王妈正好端着粥走了出来,看见了她后,慌忙把粥放在餐桌上,刚想开口,却被林晓柔打断,“小…”

“王妈,韩少呢?”林晓柔站在阶梯上,低声开口问王妈。

王妈听到这句话,稍稍愣了一下,眯眼佯装笑了笑:“小姐,刚好粥已经放凉了,也不烫了,你想在哪里吃?”

见王妈不回答,她又重复了一遍,“王妈,韩少呢?他不在家里吗?”

“韩少去了越南出差了。”王妈恭敬回答,十分得体,好像林晓柔真的是韩家的少奶奶一般。

“什么时候走的?”林晓柔握紧了手中的扣子。

“昨天。”

“昨天晚上呢?他有没有回来?”问出这句话,她心里是紧张的,她在期盼,期盼着她生病韩俊枫就会回来看她。

“韩少,昨天没有回来过…”

“哦。”林晓柔万念俱灰,转身上楼,忽略了王妈眼中掠过的那一丝丝心虚的神色。

见她转了身,王妈叫住了她“林小姐,你想在楼上吃,还是在楼下餐厅吃?”

林晓柔没有回头,只是立住了脚步,“不用了,我现在吃不下去。”说完,她直直地走上了二楼。

后院的景色无限风光,花香伴着微风飘散在空气中,阳光也淡淡洒落在阳台的大理石地面上,一地斑驳。

林晓柔坐在阳台上的玻璃桌边的藤椅上,手里拈着那颗金色袖扣,怔怔地看得有些失神。

而看着袖扣的瞳孔的焦距越来越模糊,直至她深深陷入了记忆的白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