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太他妈饿了!
A+ A-

浑身舒服,温泉让江宁极为舒服,不由自主沉沉的睡去。

醒来时睁开眼。

看到没有玻璃的窗户,用几张报纸胡乱地糊着。

破旧的报纸上依稀能看到很多轰动中外的大事新闻。

例如:1988年5月4日因技术原因中国光刻机研制工作宣布停止研发。重启项目没有时间表。

“这是怎么回事?”

江宁茫然的抬起头。

环顾周围。

老旧的电视机屏幕上全是雪花。

大陶瓷缸子写着血红的为人民服务。

锅碗瓢盆扔在地上,被砸的稀巴烂。

家徒四壁,一片狼藉。

客厅中央,摆放着两张黑白照片,一男一女。

放着香炉供奉。

还有崭新的挽联。

显然是刚办丧事不久。

站在镜子前,江宁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脸。

原是一个40多岁的抠脚大汉,怎么变得如此年轻。

镜子中,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浓眉大眼,留着精神的小平头,很年轻,很有朝气。

突然。

他脑袋一阵剧痛。

很多信息涌来。

这家伙也叫江宁。

虽然长了一副好皮囊,可却是十足的混蛋。

俗称二流子。

吃喝嫖赌,样样都干。

喝酒打老婆,更是家常便饭。

老婆?

老婆姜茹,年轻漂亮,出身很好。

嫁给二流子不少年月,因为二流子不学好,死活不让碰,就算挨打,也不让碰。

致使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

他们还有一个养女,7岁半。

冰雪聪明,很是懂事,可也少不了挨打。

至于这二流子的父母,本来是双职工,在国企的服装厂,生活还算可以。

要不然也买不起松下电视机。

结果,服装厂出事故了,父母双亡。

父母的积蓄本来就被二流子花的七七八八,现在没有了每月的工资,厂里也没说赔偿的事儿。

二流子的生活一下子就拮据了起来。

为了继续吃喝嫖赌。

他脑袋一拍,竟然要把自己的养女卖了。

还理直气壮。

说自己也没工作,养活自己都很困难,再养活一个小姑娘,迟早得把人家饿死!

索性送给有钱人家,让她过有钱人的生活,自己也可以赚上一笔。

结果老婆不答应。

一向逆来顺受的老婆,忍无可忍,一啤酒瓶砸在二流子的脑袋上。

砸的二流子生死不明。

不知为何,正在泡温泉的江宁穿越过来,占据了他的身体。

江宁一阵头大。

自己怎么也算成功人士。

奋斗了二十多年。

终于成为亿万富翁,互联网新贵。

结果还没享受几天,泡了个温泉,就回到了苦哈哈的一九八零。

这可找谁说理去。

“有没有办法回去?”

江宁无奈。

想出去走走。

看看有没有可能回去。

或者干脆这就是一场梦,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

没走几步。

他就看到一双摇摇晃晃的绣花鞋。

红色的绣花鞋。

绸缎的面料。

针脚很精致。

往上看,红色的新娘礼服。

再继续往上看,一张俊俏的脸,画着淡淡的妆容,很好看。

只是,她的脖子套在三尺白绫之内,让她不能够呼吸,一张脸憋的紫青,完全没有了活人该有的美丽。

这是上吊自杀?

江宁猛地把她抱下来。

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还有气儿,没有死,只是昏迷了。

“这傻女人!”

江宁无奈赶紧实施急救。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姜茹。

因为打了江宁的脑袋一酒瓶子,以为江宁死了,自己犯了杀人罪。

就把孩子送给了母亲,自己自杀赎罪。

要不是江宁救下了她,她还真就稀里糊涂的死了。

“没办法,只能人工呼吸了!”

江宁深吸一口气,双唇就要猛的贴上去。

可,姜茹猛的惊醒,大口大口的喘息,显然是活过来了。

等了好一会儿。

她看看四周,又看了看江宁。

“看来真的死了!到了地狱你都不肯放过我?”

“我真是命苦!”

“你要打就打吧!我不还手!”

姜茹唉声叹气,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绝望。

她以为死亡就是解脱。

没想下了地狱,还能遇到江宁。

真是造孽。

“你没死!”

江宁淡淡说道:“我也不会打你,衣服换了吧!”

穿一身红上吊自杀,这是要变厉鬼吗?

姜茹懵了。

呆滞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搞清楚状况。

原来自己真的没死。

可她一点不高兴。

反而又绝望又哀伤。

本来鼓足勇气,想要死亡解脱,谁知又回到这苦难的人间。

她看到江宁想出门,一把抱住了江宁的腿。

“不要卖我女儿!求你了!”

江宁皱眉。

挣脱了她的手。

“你要是敢再卖我的养女,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我想找点吃的,不卖养女,你也用不着变成厉鬼!”

江宁突然有些同情这个女人。

二流子实在太混蛋了。

把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活活逼成厉鬼。

“吃的?”

“家里没吃的了。”

“一点儿都没了。”

姜茹俏脸微红。

“多少都有一点吧?”

江宁不太相信。

虽然家里穷,但总有一点吃的吧?

“被我……被我都吃完了。”

姜茹小声的说。

上吊之前,她已经把家里能吃的东西全都吃完了。

因为她太饿了。

自从嫁给了二流子,就没有吃饱过。

临死之前她想做一个饱死鬼。

江宁走进厨房。

好家伙。

还真被吃完了。

一粒米都没有了。

菜汤都干干净净。

只有几片烂菜叶子,连残羹剩饭都算不上。

“你别着急,我出去买点米,马上给你做饭!”

姜茹麻利的换了衣服。

“你有钱吗?有粮票吗?”

江宁太了解家里的情况了,姜茹根本没可能有钱买米。

“我没有,我可以……去邻居家借点。”

虽然她知道街道的几率很小,毕竟人家也不宽裕,还不是第一次借了。

可是她觉得总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给江宁做一顿饭。

不做饭,她怕挨打。

说来可笑,一个不怕死的人,却害怕挨打。

这完全是二流子天天打他,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算了,我出去找点吃的吧!”

江宁无奈。

“你跟我一起去。”

他害怕对方再上吊自杀。

“你要……你要把我卖了吗?”

姜茹本能的后退一步。

江宁无语了。

二流子是有多坏?

“卖我也可以,不过你得给我养女分一半钱,不然……”

“不然怎么样?”

“不然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

江宁大笑,狠狠刮了一下对方的琼鼻:“你还真是傻的可爱。”

姜茹傻在原地。

他好像变了。

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走吧!咱们去厂长家吃饭。”

江宁很自然的拉着她的手。

父母在服装厂出了事故,厂长不闻不问,赔偿的事只字不提,天下哪有这种事?

他要去好好问问厂长,讨一个公道,顺便,吃口饭。

太他妈饿了!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