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在厂长家吃席
A+ A-

厂长家地址不是什么秘密,距离江宁家很近。

江宁跟父母去过好几次,轻车熟路。

进门之前,江宁随手找了一块砖头,用报纸一包,夹在腋下。

姜茹见了,吓了一跳。

“你要干嘛?”

“去人家吃席,哪有不带礼物的?咱可是懂礼数的。”

“你可别乱来。”

“怕什么?走,吃席去。”

正是饭点。

厂长肯定在吃饭。

厂长家伙食好啊。

这时代的国企都是养老单位,大家天天不干活,就沾国家便宜。

薅社会主义羊毛。

厂长更是薅羊毛的大户,一把好手。

“真香。”

还没走进去,就闻到阵阵香气。

江宁鼻翼抽动,笑道:“烤鸡,我最喜欢吃了。”

粗暴推开门,果然有烤鸡。

还有各种各样的菜肴。

荤素搭配,营养齐全。

还有水果和西瓜。

80年代,能吃上这种饭菜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真不错。”

江宁一屁股坐下,包着报纸的板砖重重放在桌子上。

没有废话,扯下一根鸡腿就吃。

三下五除二吃完,又拽下一根鸡腿。

顺手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一看牌子,茅台!

好家伙。

就是2020年,中国还有大把人喝不起茅台。

这厂长现在就喝上了。

“好酒!”

江宁喝了一口,心满意足。

厂长和厂长儿子全都呆住。

父子二人伸出去的筷子,都不记得抽回来,呆愣了很久。

“江宁,你他妈干嘛!”

厂长儿子脾气爆,撂下筷子就指着鼻子骂。

江宁也不恼。

一口鸡腿一口酒,笑呵呵道:“干嘛?这不是来给俺叔王厂长送礼物吗?听说厂长快过生日了?”

说着,拍了拍被报纸包裹的砖头。

“送礼?”

厂长儿子小王皱眉,还天真的以为这家伙真是来送礼的。

伸手就要看看,是什么礼物。

结果,被老王狠狠用筷子敲手背。

疼的呲牙咧嘴。

老王可是老江湖,一眼看出江宁来者不善。

至于礼物……

看重量,应该是砖头才对。

“小姜,你还记得叔叔生日也是有心了。”

老王假客套。

“这是侄媳妇儿吧?”

“快坐。”

“一起吃点。”

“谢谢厂长,我就不坐了。”

姜茹生性胆小,怎么敢做?

见到厂长就吓得手足无措了。

“厂长让你坐,你就坐。”

江宁一把拉住,强行让她坐下。

还塞给她一双筷子,让她吃。

她怎么敢吃?

江宁一瞪眼,“再不吃揍你。”

这话一说,姜茹才硬着头皮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见笑。”

“侄子臭毛病多,打老婆不挑日子,王叔别见怪。”

江宁坏笑,狠狠在姜茹屁股上拍了一下,搞得对方浑身一抖,脸红到耳朵根部。

“贤侄,除了给王叔送礼,还有别的事吧?”

“王叔敞亮,给王叔送礼是一,问问我死去父母的抚恤金是二。”

“这么长时间不给抚恤金,钱不是被你们父子给吃了吧?”

“这大鱼大肉都是用我父母抚恤金买的?”

江宁话锋一转,十分凌厉。

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厂长,完全没有一丝惧色,反而带着恶狠狠的味道。

让本来是老江湖的厂长都有点顶不住。

江宁是有名的二流子,他也怕对方不计后果,拼个你死我活。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

“贤侄,说笑了。”

厂长尴尬一笑,缓解气氛。

“哈哈!对,我就是说笑着呢!”

江宁则是大笑。

本来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松弛了。

“王叔是什么人?从小就疼我,怎么可能吞我的抚恤金?”

“再说了,那可是我父母用命换来的。”

“王叔就是在缺德,也不能吞这笔钱不是?”

“这种钱谁敢吞,那可是天打五雷轰。”

“出门被车撞死,被人砍死。”

闻言,厂长脸色铁青。

小王更是大怒,吼道:“你阴阳怪气什么呢?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们家撒野?”

小王也是有名的二流子。

自然不可能受气。

“我算什么东西?我是土坷垃,烂砖头。”

“不像王大公子,你是栋梁,是玉。”

“你小心点,别被我这个瓦片给撞烂了。”

江宁冷笑。

小王这种货色,他可不怕。

胆小得很。

就喜欢虚张声势。

“儿子,坐下。”

厂长冷着脸。

“爸,这你都惯着他?”

“我让你坐下。”

厂长怒道。

见此,小王不敢说话了。

他怕自己老子。

他老子没少揍他。

“贤侄,你父母死了,厂里不可能不表示。”

“要说抚恤金…按规矩倒是有的。”

王厂长面露难色。

“有?多少钱?”

老王是装糊涂。

自己父母都死了多长时间了?

快三个月了。

别说抚恤金,厂长人都没见过一次。

“先别问多少钱。”

“我只能告诉你,厂里现在一屁股债,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我说有一万的抚恤金,厂里也没钱,怎么给你?”

厂长两手一摊。

厂里是真困难。

也是真没钱。

80年代国企倒闭潮。

很多国企都很艰难。

别说这小小的服装厂,就是很多大厂,国字号都倒闭的倒闭,重组的重组,私有化的私有化。

“我也知道厂里困难。”

“毕竟厂长现在都只能喝一瓶茅台了。”

“要是平常得喝一箱。”

江宁冷笑。

上坟烧报纸。

糊弄鬼呢?

厂里困难不假。

可,连抚恤金都拿不出来?

那是扯淡。

老王头不过是看江宁一个二流子,糊涂,好欺负。

想要私吞抚恤金。

这种事,他没少干。

看人下菜碟。

欺负孤儿寡母,暴打残疾人,踢寡妇门,挖绝户坟。

这老东西缺德事没少干。

“贤侄,瞧你说的。”

“是真没钱。”

厂长道;“一分钱都没有。”

“真没有?”

江宁冷道:“我来都来了,一毛没有?说不过去吧?”

“要是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混?”

言下之意,不给钱不走。

吃喝都在你们家,自己看着办吧!

要知道,江宁父母的抚恤金可不少。

父母两人一共一个月40块钱。

国家抚恤标准是40个月的工资。

也就是1600块钱!

这可是一笔巨款。

这也是为什么王厂长铤而走险要扣下的原因。

当然,他也害怕,所以就等着江宁上门。

如果二流子稀里糊涂,不上门要,那是最好不过。

要是上门,就糊弄一番,七扣八扣,扣走大半,留给零头给对方。

反正二流子不识数,大傻子一个。

毕竟,稍微有点脑子,也不当二流子。

听到这话,老王头皱眉,道:“你看这样行不行……”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