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A+ A-

“批发?”

一语点醒梦中人。

姜茹猛然惊觉。

也确实。

他们两个再怎么加班加点,也搞不出来多少条牛仔裤。

最后就算累死了,也赚不了什么大钱。

可要是批发就不一样。

就算睡着了都有收入。

“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姜茹还有些担心。

“风险肯定是有的,不过问题不大。”

江宁微笑:“一切有我,你就放心吧。”

“好,都听你的。”

姜茹猛地一点头。

不知为何,看到江宁的微笑,莫名心安,好像天塌下来,都有人为她遮风挡雨。

“我出去一下,给你个惊喜,你等等。”

姜茹走了出去。

江宁莫名有些期待。

这是要给自己什么惊喜?

难不成要圆房了?

江宁搓了搓手,想想还真有点兴奋呢!

没一会儿,姜茹回来了。

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女孩。

梳着羊角辫儿,脸蛋有些婴儿肥,很是可爱。

“叫爸爸。”

小女孩歪着头,犹豫了很久,小声叫道:“爸爸。”

她声音很小,很腼腆。

叫了一声,就躲在了姜茹身后。

“小丫头,她不是回姥姥家了吗?”

姜茹家可是很远的。

不在本市。

“骗你的。”

姜茹白了他一眼。

当时怕江宁真卖孩子,姜茹就把孩子托付给了邻居,还谎称送回到姥姥家。

现在江宁变好了,孩子自然没必要再躲着藏着。

现在的姜茹很相信江宁,知道他不会再伤害孩子,所以就把孩子带了出来。

“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江宁吐槽。

“你说啥?”

姜茹没听懂。

可马上她就反应了过来,脸色一红,狠狠的捶了江宁一下:“不说拉倒什么呢!当着孩子的面!”

“嘿嘿。”

江宁嘿嘿一笑:“来,让爸爸抱抱。”

说着,也不管小丫头愿意不愿意,一把抱了起来。

“想不想爸爸?”

江宁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

小丫头眼神畏惧,十分的害怕,犹豫了好久,才小声说的:“爸爸,别打暖暖,暖暖很听话,求你了。”

江宁愣住,有些心疼。

二溜子真是个畜生。

这么可爱的小女孩,都下得去手?

小女孩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被打出阴影了。

明显被打了不止一次。

“暖暖乖,以后爸爸不打暖暖了,再也不打了。”

“不仅不打,拍给暖暖买好吃的冰糖葫芦,行不行?”

江宁宠溺的微笑着。

“真的吗?”

暖暖瞪大眼,不太敢相信。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看江宁,又看看姜茹,感觉自己在做梦。

“当然是真的了,爸爸怎么会骗你呢?”

江宁放下暖暖:“爸爸现在就去买,暖暖在家等着好不好?”

“好!谢谢爸爸!”

暖暖很高兴。

“太晚了,街上应该没有卖冰糖葫芦的了。”

姜茹劝了一句:“明天吧!”

“没事,找找看,一定能找到。”

江宁笑容温柔,道:“不能让孩子失望。”

说着,跑出去买冰糖葫芦了。

江宁上一世虽然很成功,可,却没有孩子。

是他一生的遗憾。

也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

现在看到暖暖,他体会到了久违的亲情,很温暖。

想要对这个小女孩好。

因为时间太晚了。

很难找到卖冰糖葫芦的。

而且这个时代,,商品还不算太发达,很多生活必需品都不太富裕,更别说冰糖葫芦这种小零食了。

没办法,江宁只好在饭店买了一大桌子菜,想着一家人吃一顿晚饭,也是不错的选择。

“冰糖葫芦,卖冰糖葫芦了。”

正在江宁绝望之际,突然看见一个老头,正在叫卖冰糖葫芦。

很巧的是,只剩下一串了。

江宁赶紧跑过去。

结果,还是被一个小朋友捷足先登了。

没办法。

人家小朋友距离比较近。

“小朋友,能不能把这串冰糖葫芦让给叔叔?”

江宁蹲下身,掏出了钱。

“叔叔出双倍的钱。”

他非常有诚意。

结果,小朋友直接哇哇大哭。

惹得一旁的家长,愤怒地盯着江宁:“这么大人了,抢一个孩子的冰糖葫芦,羞不羞呢?”

说着,气鼓鼓的带着孩子走了,留下江宁一脸的无奈。

“老爷子,还有冰糖葫芦卖吗?”

江宁知道没有了,可还是想碰碰运气,问了一嘴。

老爷子笑着摇头,“怎么了?这么大人了还馋糖葫芦?”

“不是我馋,是给女儿买的。”

“给女儿买的?这大晚上的跑出来给女儿买冰糖葫芦?你一定是个好爸爸。”

“我?算不上,可算不上。”

江宁摇摇头。

前世算不上,今生更算不上。

“看你也不容易,去我家一趟,给你做几串糖葫芦。”

老爷子成人之美。

“真的?”

江宁高兴坏了。

没想到绝处逢生。

“几串糖葫芦,我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能骗你啊?”

老爷子白了江宁一眼。

“也对!也对!”

江宁赶紧给老爷子收拾东西。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去老爷子的房子,弄糖葫芦去了。

江宁以为老爷子卖冰糖葫芦,肯定是为了补贴家用,家庭条件肯定一般。

可没想到,人家卖冰糖葫芦完全是出于兴趣,喜欢孩子,喜欢看孩子笑。

尤其一个个孩子拿着冰糖葫芦,欢呼雀跃的样子,更让老爷子高兴。

人家完全不是为了挣钱。

也用不着挣钱。

人家住在干休所里。

高级的干休所。

一看就是某个大领导退休了才能住进来的地方。

“老爷子,能住在干休所里,您退休之前一定是大领导吧?”

江宁试探的问了一句。

“算不上,什么大领导。”

老爷子自嘲一笑:“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

“对,都是为人民服务。”

江宁也没追问。

既然人家不愿意说,自己也没必要刨根问底的嘛。

老爷子做冰糖葫芦的手法很娴熟,没一会儿工夫,就做了三四串冰糖葫芦。

手艺是真不错。

搞得江宁这个大人,都忍不住吃了一串儿。

酸酸甜甜。

好吃。

“老爷子,多少钱?”

江宁掏钱。

结果老爷子摇摇手,“不用给钱,你陪我聊两句就行了。”

“不要钱啊?”

江宁也没钱给。

硬要塞钱,反而显得自己俗气了。

“孩子啊,你应该是姜建国夫妇的二儿子吧?”

老爷子其实早就认出了江宁。

“您怎么知道?”

江宁错愕。

“我能不知道吗?我当了姜建国一辈子的领导,小时候还抱过你呢!”

这话一说。

江宁恍然了。

老爷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退休的服装厂厂长。

姓王的,其实也才刚刚接任厂长。

一直以来都是这位老爷子掌管着服装厂,为服装厂保驾护航。

“你爸妈的事儿,我也很痛心啊。”

“还有你大哥,打击可是很大的。”

“本来他是很有机会当厂长的,我也很看好他,一直拿他当继承人培养。”

“谁知道……”

老厂长也是一脸的遗憾!

本来,江宁的大哥,是板上钉钉,要当厂长了。

他大哥的本事不小。

上过大学。

是厂里的技术骨干。

而且这些年一直在厂里,兢兢业业。

已经实际的接任了副厂长的职务。

老厂长大部分的事务,都让江宁大哥代劳了。

也就是说,江宁大哥其实已经是厂长了。

而且江宁大哥掌控服装厂这些年,服装厂发展的也不错。

也就两三年时间,营收就翻了一番儿。

所以老厂长很看好江宁的大哥。

可结果呢?

江宁的父母违规操作设备,造成了重大事故。

不仅小命没保住,连抚恤金都没有。

更严重的是,还影响到了江宁的大哥。

厂里仔细一查,这批设备竟然是江宁大哥主导采购的。

再仔细一查设备的质量,很成问题。

按说就算江宁父母违规操作,也不会造成这么重大的事故。

后来一查才知道,设备的质量太差了。

这一下子,江宁的大哥成了众矢之的了。

别说是当厂长了,差一点被逐出工厂。

老厂长也受了牵连,因为这件事儿,提前几年退休了。

这才有了姓王的上位。

要不然,那位能力平平的王大胖子,可真没资格当上厂长啊!

“见了你哥,帮我捎上一句话。”

老厂长也颇为感慨。

“好,您说,我一定把话带到。”

江宁对老厂长还是很尊重的。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