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大哥
A+ A-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回来喽!”

江宁举着冰糖葫芦跑进屋。

暖暖高兴地拍手。

“冰糖葫芦,真的是冰糖葫芦。”

她高兴坏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冰糖葫芦了。

“来!亲爸爸一个,就给你冰糖葫芦,要不然,我可全吃了。”

说着,张开血盆大口,吓唬小暖暖。

“亲爸爸!”

暖暖赶紧蹦起来,狠狠地亲了江宁一下。

“这边也要亲。”

江宁侧过脸。

小暖暖又蹦起来,狠狠亲了一下。

江宁这才心满意足,把冰糖葫芦递给小暖暖。

“小茹,你想不想吃冰糖葫芦?”

江宁拿着冰糖葫芦,笑道:“亲一下就给你。”

“别胡闹。”

姜茹脸色羞红,道:“还有人在呢!”

“有人?”

江宁转头,方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

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拉着一个背书包的女孩。

男人一头白发,双眼无神,像是受了什么打击。

仔细看样貌跟江宁有几分神似。

这正是江宁的大哥,还有三妹。

江宁顿时一头冷汗。

差点社会性死亡。

好险。

本来自己还想着抱上去。

“大哥,你的头发……”

江宁心惊。

没想到,打击如此之大,大哥竟然一夜白头了。

“没事,就是最近睡不好。”

大哥姜武一脸笑了笑。

“是我让大哥过来吃饭的,你们兄弟先坐,我去买点菜。”

姜茹笑道:“咱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饭。”

“不用了。”

江宁道:“我已经买了菜,不用麻烦了。”

说着,把手里的饭菜都放在桌子上,一个一个打开。

都还冒着热气,也都是好菜,价格不菲。

大哥看着菜,眉头紧紧皱起,很是不高兴。

觉得江宁买这么好的菜,太过分了。

“二哥,你买这么多菜,得多少钱?”

三妹没好气的问。

“没多少钱,五六块而已。”

江宁倒是不在乎。

可却惹怒了三妹:“五六块?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

“没事,钱花了再挣嘛!”

江宁也没在意三妹的语气。

“你有什么能力挣钱?就知道吹牛皮。”

三妹恨铁不成钢。

她这个做妹妹的,没少教训自己二哥。

“行了,三妹,一家人乐呵呵吃个饭,不吵架。”

大哥倒是成了和事佬。

他平时可是教训江宁的主力。

闻言,三妹也就愤愤不平的闭嘴了。

“老二,跟你商量一个事。”

大哥开口,很严肃。

显然是正经事。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还是天天当街溜子?”

“父母走了,没人天天养着你,你得自力更生。”

大哥苦口婆心。

所谓长兄如父。

“大哥说的对。”

江宁给他倒了一杯酒。

“你有什么想法?”

大哥问。

“我没什么想法,瞎混呗!”

“不能瞎混了,进服装厂怎么样?”

大哥早给江宁规划好了。

服装厂?

江宁皱眉,自然是不愿意的。

“服装厂不错,国营企业,铁饭碗。”

“老二,过几天,买些东西,咱俩一起厂长家,给人家说点好话。”

“争取能让你在工厂弄个临时工,时间长了,我在找找关系,给你转正。”

“下半生也算有着落,不用再瞎混,当街溜子了。”

在这个时代,能进国企,当工人确实是人人羡慕的好工作。

就好像进入互联网大厂一样,挣钱多,福利待遇好,不会倒闭。

“服装厂还是算了,我不太喜欢。”

江宁摇头拒绝。

“为什么?”

大哥十分不解。

“服装厂没啥前途。”

江宁回答。

改革大潮马上就要来了。

服装厂这种没有核心科技的企业,没什么前途,迟早完蛋。

“胡扯。”

大哥皱眉。

服装厂怎么可能没前途。

“二哥,你也太不懂事了。”

三妹一脸嫌弃,道:“一点不懂大哥的苦心。”

“大哥去求姓王的,心里多恶心?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姓王的,曾经是大哥的竞争对手,让大哥去求他,确实挺难受的。

“行了,三妹,别说了。”

大哥长叹,道:“他不去就不去吧!这种事也不能强求。”

就算强行把江宁弄进服装厂,他自己不愿意,三两天又跑了,也不合适。

“大哥,其实你也不用太操心江宁。”

“我们两个人,做点小买卖也能赚点钱,肯定饿不死。”

姜茹插了一嘴。

“倒也是,现在这世道饿不死人。”

大哥倒也没反驳,只是小声说了一句,道:“小买卖也不一定能赚到钱,就算赚到,不也只是一个个体户吗?”

“大哥,我们赚的钱了。”

姜茹有些忍不住炫耀,道:“还赚了不少呢!”

“也没赚多少钱。”

江宁倒是没有炫耀的心思。

这倒是让大哥和三妹很意外。

按说江宁是最爱炫耀的,别说赚了不少钱,就是赚了一点点,他也要咋咋呼呼,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

可,现在竟然谦虚低调了?

“你们两口子作生意,本钱哪里来的?”

大哥很好奇。

两人饭都吃饱,怎么还有钱做小本生意?

“跟王厂长要的抚恤金,一千多块钱。”

江宁没有隐瞒。

“你都去过王厂长家了?还要到了抚恤金?”

大哥猛地站起,有点不敢相信。

王厂长多难说话?

他比谁都清楚。

他自己私底下求了王厂长几次,都有一点结果没有。

对方完全不松嘴。

“王厂长没有为难你?”

大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有,我带礼物了。”

“人家挺不错,我们还喝了两杯。”

“还把小茹安排进厂里了,她现在是职工了。”

“姓王的也没那么可怕,挺好说话。”

江宁笑呵呵看了姜茹一眼。

姜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还送礼物,送人家板砖吧?

“送礼物?”

大哥有点怀疑人生了。

是不是因为自己没送礼物?

他向来刚正,从来不喜欢吃喝送礼。

“二弟,你挺厉害,我倒是小瞧你了。”

大哥对江宁的印象有些改观。

看来,这个二弟也并不全是不学无术的街溜子。

“瞧您说的,跟大哥比,我是差远了。”

江宁问道:“对了,大哥,你以后什么打算?”

大哥被停薪留职了。

虽然没有被辞退,可是,基本也就是离开服装厂了。

“我?还没想好。”

大哥叹气,道:“我能干什么?啥也不懂,百无一用。”

“可不能这么说。”

江宁安慰道:“你可是当过厂长的人。”

虽然没有厂长的名分,可却又厂长之实。

“说那些干什么?”

大哥心灰意冷,道:“都是过去式了。”

“我刚才遇到老厂长了。”

江宁道:“他让我带句话。”

“老厂长?什么话?”

“也没说什么。”

江宁在用手指蘸了一下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命。

大哥一看,全明白了,无奈苦笑,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是一呆。

对于大哥的经历都是极为惋惜。

“你看你们兄弟俩,就知道说话,饭菜都凉了。”

姜茹岔开话题,道:“暖暖,快出来吃饭。”

暖暖躲在屋里吃冰糖葫芦去了。

“妈妈,好多钱。”

暖暖走出来。

身上黏着很多钱。

她吃冰糖葫芦弄了一身疼,又在里屋弄翻装钱的盒子,不少钱就黏在身上了。

“这么多钱?”

大哥笑道:“看来你们小两口真是挣了不少。”

“也没多少。”

江宁倒是很谦虚。

“好多钱,我爸爸挣了好多钱。”

江宁不炫耀,可,暖暖却爱显摆。

“真的?”

大哥来了兴趣,笑道:“三妹,去看看你二哥到底挣了多少钱。”

“好。”

三妹二话不说就进屋里。

她看不上自己的二哥,真不信他赚了大钱。

可,一进屋,她呆住了。

仔仔细细数了一下,又彻底吓坏。

最后,等了好久,才从屋里出来。

脸色特别难看,一点血色都没有。

“三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大哥一惊,用手摸了摸妹妹的额头。

谁知,妹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哥,不好了,二哥抢银行。”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