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是你爹。
A+ A-

第二天,江宁带老婆孩子出去玩。

顺便弄一下关于批发的事。

批发说起了简单,可,还要找工人、铺渠道。

也得一步一步来。

带老婆孩子玩的时候,刚好遇到从溜冰场出来的张果果一行人。

还有王华。

也就是王厂长的儿子。

现在王华意气风发,因为自己老爸当了厂长,身边聚集了一群人,溜须拍马。

连昔日校花张果果对跟他一起玩。

张果果是姜茹的闺蜜,一直跟姜茹关系不错。

“小茹,好久不见,最近忙什么呢?”

张果果上前打招呼。

她穿着喇叭裤、白衬衫,很显身材。

还花了淡妆,倒是很好看。

“我能忙什么?带孩子呗!”

姜茹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头发。

“小茹,你瞧我的喇叭裤好看吗?这裤子特别时尚,显身材。”

张果果原地转圈,展示自己的喇叭裤。

姜茹只看了一眼,就发现这好像是自己卖的喇叭裤。

她看向江宁,眼神惊讶。

卖裤子的时候,也没看到张果果啊。

“这喇叭裤可是很不好买的,我也是托了好几个人才抢到的。”

张果果是托人买的,她自己可没去排队买。

都是姜茹他们不认识的人。

“对了,我还给你买了一条,就放我们家。”

“走,跟我一起回家,我给你拿去。”

说着,拉着姜茹的手就要走。

江宁也跟在后面。

一直没瞧江宁的张果果不高兴了,道:“你跟来干什么?我家不让你进,烂酒鬼。”

“果果,你怎么说话呢?”

姜茹挣脱张果果的手,首先就不高兴了。

“小茹…你怎么了?”

张果果皱眉,不高兴道:“他不是烂酒鬼?又打老婆,又卖小孩的。”

“这种人不该骂?”

“我看不仅该骂,还应该早点离婚,跟着他干嘛?”

对于江宁,张果果意见很大。

虽然大家都是高中同学。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老公,你说话不能那么难听。”

姜茹皱眉,很不高兴。

“哼!脑子有毛病!”

张果果狠狠骂道:“这种垃圾男人你也叫老公,像傻子一样。”

“以后别说你认识我,丢人。”

说完,张果果甩手走了。

理也不理姜茹。

姜茹眉头皱得更深。

没想到,高中三年最好的姐妹,几句话闹成这样。

“小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果果也是为你好。”

李军批评姜茹。

他是班长。

也是张果果的追求者,追了三年,自然向着张果果。

“李军,你跟他废话什么?给我过来。”

远处的张果果大声喊。

李军吓了一跳,赶紧小跑过去伺候了。

被自己尊重的班长指责,姜茹脸色更不好看了。

心里很难受。

“你没事吧?”

江宁问。

“江宁,我做错了吗?明明是张果果不讲礼貌,随便侮辱人。”

姜茹不服气,道:“为什么都说我?”

“别管他们。”

江宁笑道:“你就当你狗叫。”

噗。

姜茹一下子就笑了,骂道:

“你嘴真毒。”

不远处。

王华看着姜茹的美貌,浑身发热。

又气又急。

这么美貌的小娘子,为什么让江宁这混蛋给占了?

真是气死个人。

王华咬牙切齿,想着什么时候,把江宁跟弄死,霸占姜茹。

“江宁,你小子最近忙什么?”

“牛仔裤卖完了吗?”

“我可听说市场上有一个买喇叭裤的。”

“很火爆!”

“是不是挤占了你卖牛仔裤的市场?”

“牛仔裤卖出去几条了?没饿死吧?”

王华凑上来,免不了冷嘲热讽。

“混口饭吃呗!”

江宁打哈哈道:“也没卖出去几条。”

“你小子傻眼了吧?”

王华嘲笑道:“还想着卖牛仔裤翻身?”

“想多了吧?”

“当初还不如跟你老婆一样进厂里呢!”

“我这人野惯了,还真不想进厂受人管。”

江宁也不在意他的嘲讽,笑道:“有空没?咱们去喝一口?我请客!”

“你请客?”

这倒是让王华意外。

“江宁!”

姜茹拉了他一把。

江宁给了她一个眼神。

自己请王华吃饭可是有目的。

这小子是个山炮。

几口酒下肚,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肯定能套出来点儿话。

“你先跟暖暖回去,我跟王哥喝酒,谈点大事。”

江宁嘱咐一句。

姜茹皱眉,本来不喜欢他喝酒,可,她还是选择相信江宁。

觉得江宁一定是谈大事的。

不是喝闲酒。

“行,你小子请我喝酒,不去白不去。”

王华欣然答应。

两人选了一个小酒馆。

刚一坐下,王华就开始了。

“江宁啊,你小子发财了?请我喝酒?谁不知道你小子穷的叮当响?女儿都要卖了。”

喝着江宁的酒,吃着江宁的菜,王华还不忘嘲讽。

江宁心里暗骂了一句傻逼,陪着笑道:“这不是我哥给钱吗?”

“可真不是个东西,你哥刚被撸了,你就霍霍他的钱?”

“你大哥也是倒霉呀!厂长没了就算了,副厂长也没了。”

“副厂长没了,本来的技术主任,也没了,混了这么多年,啥也没捞到,只有停薪留职四个字。”

“真是惨。”

连王华都感叹江宁大哥的命运。

“当然了,也是他自己蠢,害的厂里能受巨大损失,怪不得别人呢!”

“对,我大哥脑子就是一根筋,跟你爸太远了。”

江宁强忍着怒气。

“别说跟我爸了,你大哥跟我王华都差十万八千里。”

王华冷哼。

江宁不想搭理他。

自己的大哥,那可是一等一的人才,他王华一个街溜子,配吗?

“对对对,跟你也没法比,不聊了他,喝酒,咱们喝酒。”

江宁端起了酒杯,想着敬江华一杯酒。

结果王华眼神十分不屑的看过来,好像在说,你也配给我敬酒?

江宁微微一笑,倒也不生气,笑呵呵的一饮而尽。

王华这才满意,喝了一小口。

不过慢慢的,两人你来我往,也就喝了起来。

王华没什么酒量,跟江宁差远了。

等一会儿,就喝成了大舌头,自己亲爹长什么样都忘了。

江宁趁机问了几句。

本来他也没抱太大希望。

他想着,多请这孙子喝几顿酒,一次不行,再来一次呗!

反正多喝几顿酒也花不了几个钱。

结果,让江宁惊喜的是,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王华这小子就跟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他老爹的底细全都给揭开了。

“你大哥就是蠢,由他把关采购的那一批相关设备,都是我爹动过手脚的。”

“好零件都换成残次品,一开始还看不出来。”

“时间久了,肯定要出问题。”

“你爸妈也是倒霉,操作机器,正好机器坏了,才出了事故。”

“这一下,父母双亡,工厂又造成损失。”

“你大哥自然就逃不了干系了。”

“他厂长的位置肯定是无望。”

“最后我爹当了厂长,肯定也不能让他当副厂长啊,随便找了个借口,一把撸到底,直接停薪留职。”

“跟开除差不多。”

王华舌头很大。

说的断断续续。

可基本上没什么逻辑硬伤。

应该就是事实了。

江宁脸色难看。

姓王的真是阴险。

竟然真的用阴招。

江宁的大哥,可是对他有提携恩情。

结果他却这样搞。

“具体是怎么做手脚的?采购设备的事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江宁还想问问详细。

最好能搞出些证据,弄个铁证如山,把姓王的拉下马,让自己大哥上位。

“我他妈哪知道?”

“这还是我晚上无意中听我爹说的。”

王华吐着个大舌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你他妈废物!”

江宁一巴掌抽到他脑袋上,接着更是拳打脚踢,狠狠的揍了这小子一顿。

反正这家伙已经喝断片儿了。

估计第二天醒来,都不知道自己被谁揍的,还得谢谢江宁请他喝酒。

“好汉,别打,别打我。”

王华狼狈抱头。

“我可不是什么好汉。”

江宁怒道:“我是你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