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相亲对象。
A+ A-

“你说什么?果果,这种话可是不能乱说的。”

姜茹心乱如麻。

万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生病了。

“这种事我能骗你吗?”

张果果冷冷道:“为了这么一个男人,这几年你回过一次家吗?”

“父母都不见。”

“我还听说他还打你?是不是?”

“有没有打过你。”

姜茹低下头。

江宁打过她。

而且不止一次。

“他…他变了很多,我相信他会变好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张果果冷哼:“一个打女人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值得你这么不顾一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姜茹眼神有些痛苦,道:“我妈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情况。”

“告诉你,又怎么样?你又不回去看她?又不肯回心转意。”

张果果不说。

这是她的计划之一。

故意不说。

“我原先不回去是…是有原因的。”

姜茹小声道。

原先为什么不回去?

为什么死活不见父母?

还不是因为身上有伤?

不想让父母看见担心。

“小茹,你好好想想,如果因为一个这样的男人,你父母气出病来,甚至撒手人寰,你觉得值得吗?”

“我……我不知道。”

姜茹不想面对这样的问题,只觉心乱如麻,不知该说什么。

“其实你母亲没事。”

张果果道:“我骗你呢!”

“真的?”

姜茹瞪大眼,惊喜不已。

她没有因为张果果的欺骗而愤怒,反而因为父母身体健康而高兴。

“他们不仅身体健康,而且就在市里的宾馆等你。”

“希望跟你见上一面。”

张果果说出真相。

因为姜茹不是一次拒绝见面,她的父母只能用这种办法。

“宾馆?他们为什么不上门?”

姜茹脱口问。

问完,她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父母从来没有登门过,他们觉得有失身份。

只有发自骨子里的瞧不起,才会有这样的厌恶。

“你去吗?如果不去,我自己走了。”

“去。”

没有犹豫,姜茹答应了。

她觉得有必要跟家里说清楚。

江宁变了。

他努力向上,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姜茹希望争取父母的支持。

正在这时,江宁回来了。

喝得醉醺醺。

他跟沈国华喝酒了。

因为谈得不错,两人就喝了点。

因为是一大早,空腹喝酒,江宁有点顶不住,醉了。

他跌跌撞撞回家,一头摔在床上,呼呼大睡。

完全没看见上门的张果果。

张果果一脸厌恶,冷笑道:“呵!就这种德行,值得吗?”

姜茹没理她。

反而很贴心的给江宁脱鞋,盖上被子。

还倒了一大杯水。

喝多酒的人,都会极度干渴。

“喝这么多酒。”

姜茹担心道:“别把身体喝坏了。”

“老婆,生意谈成了,工人搞定了。”

江宁大舌头,道:“咱们要赚大钱了。”

说着,一把抱住姜茹。

姜茹猝不及防,差一点亲到江宁脸上。

因为距离太近,姜茹都能看到他脸上的绒毛。

还有强烈的鼻息。

两人虽然是夫妻,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姜茹有些脸红,可也感到稳稳地幸福。

尤其被江宁强有力的手臂抱着。

等了好一会儿,姜茹才挣脱,走出了门。

张果果早就出来了。

江宁一进门,她就像躲瘟疫一样,走了出来。

“瞧你高兴的,一个男人至于吗?”

张果果很是瞧不起。

“你不懂。”

姜茹笑容像一朵花。

自己爱的人,也爱自己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胜过人间无数。

“哼!我是不懂你的傻。”

张果果扭头就走。

姜茹也不生气,反而追上去,高高兴兴的挽住她的手。

那模样,就连戾气很重的张果果都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过分的话,批评她。

宾馆内。

不仅有姜茹的父母,还有她的弟弟和一个陌生男人。

男人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穿着也很得体,白色衬衫,皮鞋西裤。

一看就是官场上混的人。

姜茹推门进来,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母亲挽住她的手,父亲则向她介绍。

“小茹,这是蒋文,我们科里的青年才俊。”

“你们两个年轻人了解一下,我们先出去。”

说着,父亲等人就出去。

只留下母亲。

姜茹莫名其妙,抓住母亲的手,一脸疑惑。

“只是认识一下,小茹,你别多想。”

母亲安慰一句,也出去了。

姜茹眉头皱起,很是有点不高兴。

她又不傻,自然明白父母是什么意思。

这是让自己相亲。

自己可是已经有老公了,父母还安排相亲?

这就有点过分。

姜茹虽然脾气好,可也受不了这个,当下就想出去。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也是姜茹一直抗拒见面的主要原因之一。

“长辈们就这样,有时候办事让人不太舒服。”

蒋文推了一下眼镜。

“我是有老公的,已经结婚一年多了。”

姜茹不耐烦。

蒋文一愣,没想到,她上来就这么一句。

不过,他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倒也不生气,反而笑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来?”

姜茹气鼓鼓的反问。

“这不是长辈们要求吗?”

蒋文笑道:“我也很无奈,毕竟你爸是我的领导,我没办法拒绝。”

听到这话,姜茹怒气有点缓和,觉得不应该跟人家生气。

蒋文见此,倒了一杯水,笑道:“坐下,喝口水,聊两句?”

姜茹犹豫,不想坐下。

蒋文笑道:“就当例行公事,完不成任务,我也很难做。”

姜茹想了想,感觉也不该为难人家,也就坐下了。

“你老公多大了?是干嘛的?”

一坐下,蒋文就问了一句。

他很聪明,故意问姜茹的老公,让姜茹发言。

这样才有话聊。

“他作小生意的,年龄跟我差不多。”

姜茹补充一句,道:“我们是同班同学。”

一提到江宁,姜茹自然有话说。

“做小生意也挺好,自由自在,挣得不少。”

蒋文微笑道:“不像我们,在机关里混日子,百无一用。”

“瞧你说的,能混机关都是能人。”

姜茹道:“我们这些作小生意的没办法比。”

“什么能人,不就是家里有点背景,一点本事没有,才让家里安排工作。”

蒋文倒是很谦虚。

“对了,你们好像有一个女儿吧?多大了?”

“七岁了!”

姜茹道:“是一个领养的孩子。”

“哦!”

蒋文点头,道:“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

姜茹低下头,假装喝了一口水,俏脸有些红。

她还没跟江宁同房过,怎么生孩子?

“是不是我问了不该问的?如果是这样,那我道歉。”

蒋文忙道。

“不,没有,不用道歉。”

姜茹有些慌乱。

蒋文却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

早听姜茹父母说过,姜茹还是完璧之身。

他一直不信。

现在姜茹的表情,还真有可能是。

概率极大。

这可让蒋文乐开了花。

要是姜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他可不愿意在接触。

蒋文是一个有洁癖的人。

尤其在女人这一方面。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让姜伯伯他们进来吧?”

蒋文抬眼看了一下腕表。

既然自己最想要知道的事都确认了,就没必要再聊了。

现在聊得多,反而引起对方的反感。

不如适可而止。

恰到好处。

“好。”

姜茹点头。

她巴不得快点结束对话。

“姜伯伯,你们进来吧!”

蒋文打开门。

姜怀恩笑着走进,道:“怎么样?聊得如何?”

“蛮好。”

蒋文微笑,很得体,还时不时夸姜茹聪明懂事。

“那就好。”

姜父也很高兴,道:“小茹,你觉得蒋文怎么样?”

“爸!”

姜茹皱眉,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走?”

姜父面色一冷,“我还有大事没说,你就想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