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父亲的要求。
A+ A-

“爸爸,您说。”

姜茹乖巧站着。

一如从小到大那么听话。

“我也没什么过分要求,回家,跟江宁分开。”

“你们两个不合适。”

姜父这话是老生常谈。

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

“姜伯伯,我先出去。”

蒋文很懂人情世故。

这种时候在现场不太好。

“没事,用不着。”

姜父倒是很坦荡,道:“没什么秘密,也就那点丢人事,不用避讳人。”

“不是,姜伯伯,我想出去跟家里打一个电话。”

蒋文很巧妙地转移话题。

闻言,姜父皱眉,道:“既然这样,那你先去吧!”

话说这份上,也不能拦着人家。

“那我先出去。”

蒋文出门。

宾馆内,只剩下姜文一家人。

张果果虽然不信姜,可跟姜茹一起长大,跟姐妹差不多。

“小茹,你知道我用了多少心血,才让蒋文来相亲吗?”

“你可是二婚,还有一个养女,人家都不介意。”

“诚意很大,你要珍惜。”

姜父苦口婆心。

“谢谢爸爸。”

姜茹感谢,道:“不过,我已经结婚了,不用相亲。”

“放肆!”

姜父狠狠一拍桌子。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结婚的事,由不得你作主。”

他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接姜茹回家。

不然也不会来这么多人。

而且,如果不回去,不惜用强。

“实话告诉你,你回去也得回去。”

“就算绑,也要帮你绑回去。”

“这一次容不得你任性。”

姜父的口吻不容置疑。

他已经铁了心。

“我不走,我不走!”

姜茹慌了。

语气都有的颤抖。

“果果,你不是说只是来见一面吗?”

“怎么又是相亲,又是一定要回家?”

“你怎么能骗我?”

姜茹质问张果果。

她没想到,张果果会这样害自己。

又是母亲病重,又是如此局面。

“小茹,我们都是为你好,你就别执迷不悟了。”

“我骗你,固然方法不太对,可,心是好的。”

“我是出于姐妹情谊救你。”

“要不然,你迟早被江宁那个酒鬼打死。”

张果果理直气壮,觉得自己在帮姜茹。

帮她脱离苦海。

“胡扯!”

“张果果,你太过分了。”

“枉我那么信任你。”

“你这样害我。”

姜茹眼角有泪。

被自己最信任的姐妹欺骗,她很伤心。

“鬼迷心窍的东西,还敢怪人家张果果?”

姜父大骂:“是我让果果这么干的。”

“要不是用点手段,你肯出来吗?”

“为了一个酒鬼废物,自己亲生父母都不见了?”

“我们这么作,都是被你逼的。”

“废话少说,跟我们回去。”

说着,粗暴拉住姜茹的手,就要把她带走。

“不!”

姜茹更强硬。

她狠狠甩开父亲。

“爸爸!”

“我丈夫不是酒鬼废物。”

“他虽然没什么本事,可,对我负责,有责任心,敬我,爱我。”

“我不会回去,更不会其他人结婚。”

姜茹死活不答应。

从小她就对家里百依百顺。

甚至糊里糊涂,都没有自己做过决定。

可是对于婚姻这件大事,她不想糊涂。

她想选择自己心中所爱。

不管贫穷富有。

况且,江宁变了。

他已经变好了,再努力生活。

姜茹看到了希望,所以她不想离开。

“江宁不是酒鬼废物?还是一个责任心的男人?”

“你真是笑死我了。”

姜父笑了。

哈哈大笑。

觉得自己听到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我看你真是猪油蒙了心,鬼迷心窍,被姓江的王八蛋下了蛊!”

姜父恶狠狠道。

他怎么可能相信江宁会变好?

况且,关于江宁打姜茹的事情,他们早就清楚得很。

“他对你负责?我就问你一件事,他打没打过你?”

父亲质问。

姜茹低头沉默。

“哼!妹子,你脑子没事吧?姓江的王八蛋打过你,你还跟他过?”

姜茹哥哥冷哼。

他倒也没觉得妹妹可怜,也不想给妹妹出头,只是觉得妹妹像个傻子。

“何止打过?”

姜父冷哼,道:“不止一次,打的浑身是伤,我亲眼所见。”

闻言,姜茹哥哥冷嘲热讽更浓:“姓江的废物,还挺他妈野,姜茹,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他到底打过你几次?跟我说说,让我们也涨涨见识。”

姜茹低头不语。

拳头攥紧。

白皙皮肤上有青筋浮现。

江宁确实打过她。

可,已经是过去式了。

况且,打她的时候,她都不离开,现在又怎么可能离开?

“江宁打过我,不止一次。”

“可,我还是不会离开。”

“爸爸!江宁打我的时候,您不止一次要接我回去,我也没回去。”

“现在,他对我很好,也很有上进心,我更不可能回去。”

“希望您能理解。”

姜茹声音不大,可却很坚定。

闻言,姜父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既然如此。

只能用强。

“我在最后问你一句,到底回不回去?”

“不回去。”

啪!

姜父抬手就是一巴掌。

用尽全力。

抽的姜茹嘴角出血。

大家都惊呆了。

没想到,姜父这么狠。

姜茹也傻了。

这可是从小到大的第一次。

“老姜,这是干什么?怎么能打孩子?”

母亲看了心痛,还想劝。

结果,被姜父狠狠推开,根本不理。

姜父是铁了心。

一定要让姜茹改嫁。

除了蒋文本身条件不错,还有他强悍的家境。

如果姜茹可以跟对方联姻,那么他的仕途就可以再进一步。

退休之后的待遇也大大不同。

最主要的,自己如果更进一步,就可以给儿子安排更多,争夺更多利益。

看姜父如此暴怒,谁也不敢拦。

任由姜父动手。

姜父也是凶狠,一巴掌接一巴掌。

“回不回去?”

“不!”

啪!

一巴掌落在脸上。

“我再问你,回不回去?”

“不!”

啪!

又是一巴掌。

问一句一巴掌。

最后,甚至连问都不问,就是抽。

一巴掌接一巴掌。

姜母都不敢看。

挺都不敢听。

甚至凶狠冷漠如张果果都觉得有点过分了。

谁知,一向性格软弱的姜茹,不仅不躲,还抬起头,迎接耳光。

没一会儿,白皙脸庞上,就红肿起来。

口鼻更是流血。

最后,姜父打累。

一屁股坐下。

他终究年纪大了。

气喘吁吁。

脸色都变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改变策略。

“姜文武、姜文宣、老五老六,你们都给我上。”

“把这孽畜给我绑回去。”

姜父上气不接下气。

绑姜茹回去。

是最后策略。

绳子都准备好了。

这次不仅仅姜茹哥哥来了,好几个堂哥堂弟都来了。

要想绑走姜茹,轻而易举。

可,他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上去。

不想出头。

“爸,真要绑吗?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别废话,给我绑!”

姜父狠狠一拍桌子,怒道:“有什么事,我顶着!”

这话一说,姜茹哥哥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冲了过去,七手八脚,就开始绑。

“大哥,你干什么?你们这样干是犯法的。”

“五弟,你是上大学学法律的,婚姻自由,这种事你不懂吗?”

“三哥,算妹妹求你了,别动手。”

这一下,姜茹真的慌了。

向哥哥弟弟们求情。

可是,谁也不理她。

不管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五弟,还是小学文化的三哥,谁也不理。

姜茹脸色苍白。

要是被强行绑走,突然失踪,江宁怎么办?暖暖怎么办?

晚上没有她的陪伴,暖暖会睡不着。

“我求求你们,别这样。”

“晚上我要陪暖暖。”

“暖暖怕黑。”

“没有我,她不睡觉,她会哭一晚上的。”

“她还小,求你们可怜一下她,求你们了。”

姜茹哭了。

手足无措。

眼泪不停落下。

彻底慌神了。

可,不管她怎么哭诉,都没有任何用。

绳子反而绑得更紧了。

她终于明白,再怎么求情也是没有任何用的。

“爸爸!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吗?”

“恰恰相反。”

“我绝不会屈服。”

“就算你们把我绑回去,我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就算你们把我绑上花轿,也没用。”

“逼急我,大不了我自杀。”

“你们最后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我结婚当天穿着一身红衣自杀。”

“我的怨魂,一辈子缠绕姜家。”

“你们逼我,我只能当冤死鬼。”

“爸爸!妈妈!对不起了!”

急了。

真的是急了。

姜茹几乎是语无伦次,说出了这种话。

一句比一句渗人。

听得姜父都皱起眉,有些害怕。

没想到,一向听话懦弱的女儿竟然如此。

要是真如女儿所说。

自己岂不是人财两空?

要是出了人命,不仅自己得不到分毫利益,还有可能得罪蒋文一家。

“算了,老姜,算了吧!”

“这是要干什么?”

“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

“你又何必如此逼迫孩子?最后能逼死孩子,可怎么办?”

姜母流着泪,无奈劝说。

“行了,别哭哭啼啼,吓唬谁,我还真不信,她敢自杀!”

姜父严厉训斥。

可,话虽如此,他也不敢再激进,反而低头想了很久。

权衡利弊!

屈服于女儿的威胁,那是绝不可能。

现在把女儿绑走,他也不太敢。

万一真逼死呢?

无奈,只能折中。

“让我承认江宁也不是不可能。”

姜父深吸一口气,道:“接下来一年挣到一万元。”

“如果挣到,我把八抬大轿,把女儿送过去,还给他亲自赔礼道歉。”

“要是做不到,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你姜茹也用不着哭爹喊娘,要自杀,是江宁无能,配不上你。”

一万块?

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姜父一个月才七百块。

一年都挣不了一万块。

要知道,他可是副厅级。

不敢说是高官,可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都挣不到一万,何况江宁一个无业游民?

“好!”

姜茹大声道:“我答应你。”

周围人都惊了。

姜茹疯?

这就敢答应?

姜父狂喜:“要是做不到,你就跟我回家,婚事听我安排。”

“行。”

姜茹点头。

毫不犹豫。

她对江宁有信心。

一天就挣了两千多。

一万块钱又算什么?

何况江宁现在搞批发了。

挣钱不要太快。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