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拯救姜茹。
A+ A-

“谢谢!江宁,谢谢你。”

姜茹很诚恳。

江宁却笑了。

干嘛要谢谢自己?

“谢谢你没有问我,谢谢你尊重我,没有追问。”

姜茹解释。

江宁笑了,也不说话,只是抚摸着她的秀发。

虽然他没问,可也基本猜到了。

应该是姜茹的父母。

如果是其他人,姜茹不会这样的。

“对了,喇叭裤的事怎么样了?工人的事解决了没?”

姜茹问生意的事。

毕竟这关乎她的命运。

“工人解决了,喇叭裤的事搞定了。”

江宁如实告之。

所有的细节都已经打通了。

只要等几天,就可以收钱了。

而且是坐着收钱。

根本用不着江宁抛头露面,晒太阳。

“能挣…一万块钱吗?就是…一年时间。”

“一万会不会太多?八千能行吗?”

姜茹小心翼翼问。

“一万?小丫头,你挺贪心啊。”

江宁狠狠刮了一下她的琼鼻。

没想到,傻丫头还有这么大的野心。

“一万可太多,八千也不少。”

江宁故意逗她。

姜茹马上紧张起来。

“那能挣多钱?”

“大概三万吧!”

江宁也有雄心壮志。

一万可不能满足。

他要十万、百万、千万。

“三万?太多了吧?”

“你可别挣那么多。”

姜茹说了一句傻话。

“为什么?”

江宁不解。

“我害怕…我害怕你挣太多钱,不要我。”

姜茹小声道。

虽然长得好看,家室也很好,可,她却有一点自卑。

“说什么傻话呢?”

江宁又被逗笑了。

“不过,我要是有钱了,还真可能三妻四妾。”

他故意这么说。

“大坏蛋,不理你了。”

姜茹赌气的捶了江宁一下,背过身去。

“别生气。”

江宁笑道:“让我亲一下。”

“才不要。”

姜茹拒绝。

江宁撇撇嘴,倒也没有强求。

可,正当他睡觉时,双唇有酥软感觉传来。

很舒服。

甚至让他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

一家饭店包房内。

张果果把高中同学都叫到了一起。

李军和王华都在。

李军作为张果果追求者,自然不可能缺席。

王华也在追求张果果。

因为他父亲当着厂长的缘故,现在的王华可是很有机会。

而且,张果果也有意思。

毕竟国企厂长,权利不小,有头有脸。

“果果,突然找我们来干嘛?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要我们解决?”

王华第一人发话,问情况。

“其实也不算什么麻烦事,很简单,就是拯救姜茹。”

张果果开门见山,也没有废话。

可,大家听了这话,你看我,我看你,有点茫然。

救姜茹?

大家都有点不理解。

姜茹是张果果的好友同学不假,可,这种事,应该姜茹的家人来干才对吧?

看出大家的不解,张果果坦然解释。

“我跟姜茹一起长大,情同姐妹。”

“绝不能看着她呆在火坑里,被江宁这个混蛋祸害。”

她从小跟姜茹一起长大,确实非同一般。

甚至,小学有好几年,因为自己父亲工作的原因,一直住在姜茹家。

所以,她对于姜茹的感情,并不仅仅是高中同学。

还有姐妹之情。

“事情也很简单,姜茹和姜伯伯有一个约定。”

“一年挣到一万块。”

“如果可以……如果不行……”

张果果看向大家,把事情原委说了,希望大家出谋划策。

可,大家还是不说话。

主要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同学们,帮帮忙,一定有办法阻止江宁。”

“江宁这个废物,混蛋的很,绝不能让他得意。”

“大家跟姜茹关系都不错,一定要救救她。”

“当然了,江宁这种废物,也不太可能一年挣够一万块钱。”

“估计一年一千块钱都很难。”

“蛀虫废物一个,很容易对付的。”

张果果加油打气。

瞧不起江宁是骨子里的。

现在的江宁也确实没什么实力。

一万块钱,可不是闹着玩的的。

“我看用不着管他就行,江宁一定失败。”

李军第一个站出来发话。

也是完全瞧不起江宁。

“话虽如此,可是……”

张果果皱眉。

还是有点担心。

万一呢?

万一江宁能得挣到一万块怎么办?

“果果,这事也简单,我出手就能搞定。”

“江宁怎么挣钱?无非就是卖牛仔裤。”

“只要我一句话,不让他在服装厂进货不就完了?”

“没了牛仔裤,他想挣钱都难。”

王华知道江宁是怎么赚钱的。

“断他货源,一劳永逸。”

这招很毒。

就算江宁可以赚钱,没了货,他也不可能赚到一万块。

要知道,现在可是卖方市场。

全市生产牛仔裤的也就服装厂一家。

其他工厂,要么在外省,要么距离更远。

再说了,江宁人生地不熟的,又没多少钱,人家肯定是不可能跟他合作。

“好!王华,你这招真不错,抓紧时间办,一定要想办法办成,可别搞砸了。”

张果果高兴了。

要是真的这样,就彻底把江宁的路给堵死了。

“搞砸?怎么可能?这种小事,我一句话的事。”

王华很自信。

虽然他不敢说,自己能控制服装厂,可,这点小事,还是没有问题的。

“果果,你要是担心,我现在就去。”

“马上就给你办了。”

王华也不废话,现在就要去找自己爹。

“行!你抓紧,这种事越早越好。”

张果果怂恿。

她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

“你就瞧好吧!我办事,你放心。”

王华拍着胸脯保证。

他心里乐开花。

这次讨张果果开心,说不准能跟张果果发生点好事。

搅黄了江宁,有可能自己能跟姜茹再发生点什么。

如此一箭双雕,实在太爽了。

闺蜜花,也挺好的。

“张果果,这样不太好吧?”

“都是同学,至于如此吗?”

“就算江宁是二流子,可也是咱们的同学不是?”

有一个同学站了出来。

“是啊!说两句就可以,没必要这样真刀真枪吧?”

“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合适。”

“可不是嘛?有点过分了。”

还有几个同学附和。

这样做,对人家姜茹和江宁太过分了。

人家两人,可是自由恋爱。

就算江宁没什么出息,甚至打姜茹,那也是人家的自由。

张果果这样做,说难听一点,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种事,说到底是人家姜茹自己的事,也是人家小两口的问题。”

“虽然你跟姜茹情同姐妹,可也没资格管吧?”

那位男同学又说了一句。

他三观很正。

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拎得清。

“你是王洪刚对吧?你这种班级小透明,我记不太清楚了。

张果果言语中带着嘲讽,十分不善。

王洪刚皱起眉,有点不太高兴。

“你应该是机床厂的正式工吧?”

张果果似乎很了解。

知道他的底细。

“是又怎么样?”

王洪刚眉头皱得更深,不明白张果果为何要说这些。

“别以为你是正式工,就可以在我面前狗叫,你算什么东西?”

“用得着你教我做事?”

张果果一拍桌子,狠狠大骂。

“就是!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果果?”

“也不撒泡尿照照?”

“你配吗?”

李军自然紧随其后,指着王洪刚的鼻子大骂。

很难听。

“哼!可笑!你以为自己什么?公主吗?谁都要听你的?围着你转?”

王洪刚倒也不回嘴,反而冷哼一声,拍案而起。

“恕不奉陪!”

甩下一句,扭头就走。

要跨出门前,王洪刚又来了一句:“同学们,张果果这种没有原则的人,大家还要跟她一起?捧她臭脚?”

这话一说,好几个同学反应过来,犹豫一下,也都站起身,跟王洪刚走了。

一下子,走了三分之二。

这一下,可让张果果十分难受,脸色铁青。

从小到大,她都是掌上明珠,从来都是所有人宠着她。

哪里有过今天这样?

当众被人反对?

“王洪刚,你走可以,可是你要敢把我的计划泄露出去,小心你的正式工不保。”

张果果大喊。

“哼!你用不着威胁我,我不怕。”

“而且,你这种幼稚的把戏,我看也弄不倒人家江宁。”

“江宁没什么出息不假,可你……呵呵!”

面对这种威胁,王洪刚完全不怕。

只是最后说了一句:“对了,告诉你一句话,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说完,理也不理张果果大踏步走了。

昂首挺胸,无惧无畏。

“啊!”

张果果控制不住情绪,直接把桌子更掀了。

饭菜和酒水洒了一地。

有很多同学闪避不及,被弄了一身。

大家都震惊的看着张果果,没想到班级第一女神,竟然如此失态?

“王八蛋!不是东西!”

张果果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快步走了。

大家都敢怒不敢言,谁也不敢得罪颇有势力的张果果。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