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老贼
A+ A-

江宁酒醒。

因为后面还要进货,必须向沈国华支付货款,江宁去拿钱。

大概需要一万块。

钱都放在箱子的夹层,很隐蔽。

可,结果,江宁打开夹层,里面空空如也。

别说两万多块钱,就是一毛都没有。

“靠!”

江宁不停翻找。

良久之后,才发现真的没钱。

这是被偷了?

他背脊冰凉。

脑海中不停闪过全市各种小偷的名字。

因为都是二流子,江宁还是门清儿的。

可,搜罗了好几遍,也没找到可疑对象。

这些家伙就是再混蛋,也不可能偷自己的钱。

况且,这么隐蔽。

“难道是王洪刚?”

江宁猜测。

是不是王洪刚故意灌醉自己,把钱给拿了?

“不可能。”

念头一闪而过,江宁马上摇头否定。

绝不可能。

王洪刚他了解,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不可能偷东西,更不可能用这种下作手段。

“到底是谁?”

江宁很烦。

“妈妈,我要妈妈,妈妈去哪里了?”

正在江宁心烦意乱之时,暖暖又吵着要妈妈。

“别着急,暖暖不哭。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江宁抱着暖暖安慰着。

这让他意识到一个更恐怖的问题。

姜茹好久没回家了。

夜不归宿!

一夜没有回来。

因为自己喝醉,完全没注意。

这太诡异。

姜茹可是乖乖女,怎么可能夜不归宿?

“暖暖,你知道是谁拿了爸爸的钱吗?”

江宁问暖暖。

自己喝醉了,暖暖可没有。

小丫头机灵得很,一定看到谁拿钱了。

“是妈妈。”

暖暖回答。

“别瞎说。”

江宁自然不信。

甚至,还有点生气。

“真的。”

“就是妈妈拿的。”

“妈妈晚上打开柜子,从柜子最里面拿的钱。”

“还数了好几遍,用牛皮纸纸包着,拿走了。”

“暖暖藏在被窝里,看得一清二楚。”

暖暖说出了很多细节。

让江宁不得不正视。

江宁皱眉,继续又问了很多细节。

暖暖竟然一一回答上来。

也就是说,她真的目睹了姜茹拿钱。

“小茹拿钱?这怎么可能?小茹为什么把钱全部拿走?”

“还是大晚上偷偷拿走?”

“难道出了什么事?”

江宁不解。

他没有责怪姜茹,而是觉得姜茹一定有什么事。

更没有觉得姜茹是卷款逃了。

她不是那种人。

如果她嫌贫爱富,早离开江宁了。

“小茹,你去哪里了?”

江宁喃喃。

傻老婆,也不给自己留点线索?

“会不会被强迫?”

江宁想到一种可能。

会不会,姜茹被人强迫,拿走了钱?

如果真是这样,姜茹可就危险了。

而且已经过去一天一夜,时间很长了。

一念至此,江宁有点怕了。

他赶紧把孩子送到隔壁邻居家,自己马不停蹄去找。

他的第一站,就是深海。

也就是姜茹家。

万一姜茹回家了呢?

就算没有回家,真遇到不测,利用姜茹家的关系,也可以迅速找到人。

……

另一边。

姜茹正在客厅里焦急地等待着。

她拿着钱,来见爸爸,可,父亲一直不见,等得她心焦。

“小茹别着急,爸爸一会儿就回来。最近工作太忙,脱不开身。”

“一堆事都等着他决策。”

母亲劝女儿。

这几天,姜父确实在忙工作。

当然,再忙也有时间见女儿。

只是,姜父听闻女儿带钱来,一时有点懵逼,再想应对策略。

万万没想到,江宁竟然赚到了钱。

而且这么快就是一万。

“妈,您说爸爸不会反悔吧?”

姜茹有点担心了。

“不会!”

母亲摇头。

姜父就算再不讲道理,也不至于反悔吧?

他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一口唾沫一个钉。

“那就好。”

姜茹心情稍微安定。

父亲一直不见她,让她心神不安。

“江宁知道吗?他怎么没跟来?”

姜母问。

“没,他也忙。”

“这种事,我自己就能解决,不用麻烦他了。”

姜茹摇头。

她是瞒着江宁来的。

“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姜母摸着女儿的头。

她又不傻,自然明白为什么女儿要瞒着江宁。

很简单。

就是维护父母的形象。

不想让江宁觉得自己的父母嫌贫爱富。

为了拆散他们两个,故意设置障碍。

姜茹为了以后的家庭和睦,希望这件事自己内部解决。

最好,父亲看到钱后,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再难为江宁。

“还真赚到一万块了?这才几天?”

姜父从楼下上来,带着质疑的口吻。

“真的一万块肯定是赚到了。”

“而且就这几天,超额完成了任务。”

姜茹马上把钱拿出来。

她用牛皮纸包着,一层层解开。

里面的大团圆露出出来。

因为都是摊贩们的钱,好多都是旧的,甚至有些破损。

还有很多小面值的。

数量很大。

一大捆。

“呦呵!还真是不少钱?”

姜父冷哼,有些不屑的翻了翻钱。

“一共两万七千六十块钱。”

姜茹自豪的报告钱的精准数字。

“全是江宁赚的。”

“不信您可以亲自数一下。”

姜茹言语很自信,很高兴,昂头挺胸。

自己男人不是废物,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她可以堂堂正正做人。

在父母面前抬起头。

“数钱?脏了爸爸的手。”

姜父还没说话,姜茹哥哥姜胜利开口了。

“这么快赚这么多?当爸爸傻?连我这个傻哥哥,你都骗不了。”

赚钱太快,也太多了。

姜父不信,姜胜利更是一百个不信。

“我知道你们不信。”

姜茹似乎早有准备。

她不仅没生气,反而很理解自己的父亲。

毕竟,突然挣到近三万,谁也不太敢信。

“看这条牛仔裤,平平无奇吧?”

“大家都看腻了,不太好卖。”

“可要是弄成喇叭裤就不一样了。”

“很新鲜,也很好卖。”

姜茹还带来了喇叭裤样品。

向父亲展示。

之后,又向父亲介绍江宁的模式。

“先是自己卖。”

“发现销路很好后,马上搞批发。”

“一次批发的总收益就有这么多。”

“后面还有。”

“不吹牛,我感觉一年时间江宁可以赚十万块!”

十万块,都是姜茹极为保守的估计。

“牛皮吹上天。”

姜胜利狠狠一拍桌子,特别不高兴。

尤其听到江宁赚钱,更是一百个不舒服。

姜父也皱眉,不说话,不用说,他也是不信的。

“胡说八道。”

“钱到底怎么来的?”

“用了什么恶心人手段,或许干脆就是偷来,抢来的!”

“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

不管姜茹怎么说,姜胜利就是不信。

而且一口咬定,江宁的钱来路不正。

“哥哥!妹妹没说谎。”

姜茹也有点生气,据理力争。

可以打她骂她,甚至羞辱她。

她都可以忍受。

可,诋毁污蔑自己的男人,她受不了。

“没说谎?”

“为什么,江宁连面都不敢见?”

“既然他挣了大钱,就应该嘚瑟,就应该当着我和爸的面嚣张才对。”

“怎么缩头乌龟?让你一个女人出面?”

姜胜利嘲讽。

“你这是污蔑!”

姜茹气得跺脚,道:“太过分了。”

自己一片好心,竟然被误认为是恶意?

还把自己的男人说成缩头乌龟?

“哼!被我说中痛处了?”

姜胜利大笑:“恼羞成怒?”

“姜胜利,你闭嘴!”

姜茹有那么一刻,确实想要离开,不想搭理他们了。

可,理智还是占了上风。

她深吸一口气,看向自己的父亲。

“爸,您信吗?”

别人都不重要。

只要父亲相信就可以。

“女儿,你觉得我傻吗?”

姜父反问。

姜茹皱眉,摇摇头。

自然是不傻的。

傻子也不可能当官这么多年。

“既然我不傻,还问我干嘛?”

姜父冷着脸,道:“这些来路不正的钱,别脏了我的家门。”

“爸!您不能这样。”

“这些钱真是江宁辛辛苦苦挣来的干净钱。”

“堂堂正正,清清白白。”

姜茹眼泪下来,满是委屈。

没想到,父亲也不相信。

自己真金白银,父亲竟然也不相信。

“清白?哼!”

姜父冷哼。

显然是绝对不信的。

“好。”

“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姜茹无奈。

只能走。

人家不信,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相信。

可,她似乎走不了。

姜父使了一个眼色。

姜胜利马上堵住门口。

“想走?妹妹!你既然回家了,就别想走了。”

说着,还拿着绳子。

“回屋,还是让我绑你回去?”

显然,姜家父子早有准备。

“爸!”

姜茹看向父亲。

父亲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搞这种事?

她想质问父亲。

可,父亲仰头看天,根本不理她。

“爸,你不能不讲信用。”

姜茹大喊。

姜父冷哼不语。

“我赚到钱了,江宁赚到钱了。”

“你为什么不讲信用?”

“别说这些钱使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

“就算不是,那也是钱,也是你自己答应的赌约。”

“你不能言而无信。”

姜茹大喊。

要是不能回去,江宁怎么办?

钱和人都没了,江宁会怎么看自己?

还有暖暖!

以后没人陪她睡觉,她能睡得着吗?

“爸,你听听,实话说出来了,就是来路不正。”

“我报警,把江宁这个废物给逮了。”

“这家伙的钱一定来路不正。”

“不是偷来,就是抢来的。”

姜胜利二话不说,把钱给抢了过来。

报警是扯淡。

抢钱才是真的。

这么多钱,他早眼红了。

“胜利,你这是干啥?她是你妹妹。”

姜母劝。

可,她在家里话语权很低。

儿子不搭理,姜父也当没听到。

最后,姜茹被绑了,十分粗暴的拖上楼。

上楼之前,她愤怒不已,对着自己的父亲,直接就是一口唾沫,骂道:“老贼!”

这一句骂,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懂事听话,大家闺秀的姜茹竟然这样骂自己的父亲?

姜父也呆住了,脸上的吐沫都忘记擦。

“孽障!”

“把这个孽障给我锁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去。”

这一次,姜父真是大怒。

“老姜,你这样干,我瞧不起你。”

向来顺从的姜母开口了。

“放肆!”

姜父狠狠一巴掌抽上去。

“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

“哈哈!”

姜母笑了:“恼羞成怒了吗?”

“你再叫?”

姜父怒目圆睁,道:“我抽死你。”

“来!抽!”

姜母丝毫不怕,道:“抽死我之前,让我好好看看看你的丑态。”

“你…”

姜父气得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昏倒。

“滚!滚出去!”

他坐在沙发上骂人。

也就只能骂人了。

总不能真的打死自己老婆吧?

咚咚!

敲门声响起。

“爸妈,在家吗?我是江宁。”

江宁找上门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