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要啥自行车
A+ A-

“靠!谁揍死谁还不知道呢!怕个球啊,他不就是仗着他老子有钱吗?”方飞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不屑地回答到。

“飞哥!还只是有钱?在这个世界,有钱能够买人命的!你不要跟他刚了,好好准备考试,等考上大学,自己有了一定实力了,再报仇不晚啊!”张赛摇摇头,苦口婆心地劝说到。

方飞耸耸肩,善意地拍了拍张赛的肩膀。对于自己好的人,方飞非常看重,并且会千方百计地对他好回去,正所谓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同时,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对自己的敌人,他不会怂。

或许在前一世的万猛,还值得高中时期的方飞谨慎对待,但是这一世,方飞多了十几年的阅历和先知,重生过来,要是还不能搞定一个小小的中学生,那方飞觉得自己可以买块豆腐直接撞死,再去找那个破系统,让自己转世投胎算了。

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方飞和张赛,毕竟对于刚刚挨揍的人,其他的学生避之不及,唯恐被万猛等人发现自己跟方飞走在一起。

张赛这个时候走到一辆自行车前面,看了看方飞,问到:“方飞,你的自行车呢?”

方飞摸了摸自己凌乱的头发,心里暗暗打算,明天得把这头有些长有些油腻的头发剪掉,就算不剪短,也得好好修一下,不能天天顶着一个鸡窝发型。

一边想着自己的发型,一边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错综复杂的记忆,因为刚刚重生过来,其实是两个大脑的记忆现在还没有完成整合。

不过,方飞还是记起来,自己其实是在下晚自习前,就选择翻过学校的围墙走路回家,试图避开万猛等人。只是没有想到,依旧被万猛等人在半路上堵上,狠揍了一顿。

“扔在学校了,一部自行车而已,不用紧张,要不你带我?”方飞无所谓地说到。

马路上的其他的学生,很多都是一辆自行车带上一个人,有些甚至带上两个人,也有很多学生都是在走路。这跟方飞印象里面,一放学,所有的同学都跨上自行车飙车的情形有些不同。

“方飞,你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我记得,你这辆自行车可是你找你家里要了好久才买的!真要是被人偷走了,你可就没有了!”张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急切地对着方飞说到。

“啥?自行车要了好久才买?不至于吧?哥马上就要成为商业巨子,还要啥自行车啊?”方飞依旧不屑地说到,在他看来,这辈子重生过来,凭着先知能力,就算是买体育彩票都能够发家致富。

更何况,自己印象里面,高中时候家里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经济条件也还算可以,在龙城这个无线小城市算是中等的人家,不至于连买一辆自行车都这么困难。

“我靠,你真是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现在还有很多同学家里连自行车都买不起,你就好好珍惜吧!家里大人赚钱都不容易的!行了,你上来,我陪你到学校去找自行车。”张赛说完,跨上了自行车,用力一蹬,黑色的永久自行车迅速掉头,驶往了学校方向。

方飞郁闷地看着张赛的背影,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个世界似乎跟自己的记忆里的世界有一些出入。

虽然,同学还是自己的同学,但是印象里面自己原来高中时期,学校外面是一条宽阔的水泥路,而且自行车对于所有同学而言,基本上都是每人一辆,现在听张赛的这个口气,居然还有很多人家里买不起自行车。

如果这个世界跟自己原本生活的世界不同,那么很多事情自己就完全没有预知能力,这样的话,重生还有什么意义?所谓的商业巨子,只能是个笑话,自己还是先把自己的自行车找到吧!

“喂!张赛,你慢点!”方飞一个箭步,朝着张赛的永久自行车冲了过去,很快就跳上了张赛的自行车后坐。

与张赛一起拿回自己破旧的永久自行车,方飞从凌乱的记忆里找到相关的信息,这还是上个月自己的父亲发工资之后,带他去二手自行车市场去买的一辆二手自行车,而且从当时自己父亲给钱时候的心疼表情。

方飞知道,张赛说得没有错,这辆自行车不是他想丢,说丢就能丢的。回想起老爹给钱的样子,真要是不见了,回家怕是不好交代。

“张赛,之前听万猛说你姐姐是武科大学的学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方飞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清楚,这个世界,与上辈子的地球有什么不同,所以试探着问到。

张赛此刻正松开了双手,娴熟地骑在自己的永久牌自行车上面,疑惑地看了方飞一眼,然后懒洋洋地将双手放在了自行车的龙头上面,对着方飞说到:“我说方飞,你该不是真的被万猛打失忆了吧?我姐考上武科大学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年我们家摆酒的时候,你还过去帮忙了的。”

方飞这个时候也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到:“是有点晕沉沉的,但是问题不大,至少我还认识你,而且思维比较清晰,就是关于考大学的事情,我有些疑惑。”

“我看,你这叫做选择性失忆,一定是你内心里面,对于考大学这个事情非常的恐惧,加上刚才脑部受到了重击,所以你会不记得这些事情了!我靠,我听我姐说过,这样的情况非常严重,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脑袋要是有问题的话,怕是连文化科技类大学都不能报考了!”张赛关切地说到。

方纵单手朝着张赛摆摆手,说到:“没事,我很快就能恢复了,你给我说说呗!文化科学类大学?难道还有其他类型的大学吗?”

“我靠,你居然连这个都忘记了?看样子,你是真的害怕高考了,既然你不记得,要不我就不告诉你了?记忆是痛苦的根源,你不记得,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了!”张赛一脸怜悯地看着方飞,说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