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穷寇莫追
A+ A-

只见郑做一马当先地从餐厅里冲出来,手里还提着半瓶啤酒,后面跟着的李逸等人也是满脸杀气。郑做从小就喜欢打篮球,身材看上去并不高大,不是很强壮,但是那只是表象,一个经常在球场上和身高180多或体重180多球员对抗的人,你要是把他当做一般人的话,肯定会吃亏。

黄毛山就是那个吃亏的人,他见到郑做从餐厅里冲出来,后面还跟着李逸等人,他并没有将自己衣袖里的钢管拿出来,而是先和李逸打招呼,他是认识李逸的。

“李逸!这里没你的事,一边去!”黄毛山摆出一副大哥的派头,对着李逸吆喝到。

话还没有落音,郑做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他的面前,顺着冲过来的惯性高高跃起,半空中抡起手里的啤酒瓶,对着面前黄毛脑袋重重地砸了下去:“我去你妹啊!还敢到林大来找我!”

啪!地一声脆响,三分之二个啤酒瓶被砸的粉碎,一时间黄毛山的头上就开了花。红的血、黄色的啤酒、白色的啤酒泡沫、还有绿色的酒瓶碎屑和他金黄的头发一起,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五彩斑斓。

黄毛山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剧痛,头变得昏昏沉沉。

李逸随后冲了过来,对着黄毛山的胯下飞起就是一脚:“我CNMD,这里是林大,你叫老子去哪里啊?”

黄毛山遭两下重击,顿时被打的失去反抗能力,软软地倒在地上缩成一团。

和黄毛山一起来的一众混混毕竟也是经常打架的,虽然被郑做他们冲出来搞了一个下马威,但在愣了两秒钟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纷纷亮出出自己身上带的武器。

那个距离黄毛山最近的“洗剪吹”拿出一把西瓜刀,对着郑做的头就砍了过来。郑做知道自己身后都是自己的兄弟,自己绝对不能退,于是大吼一声,手里紧攥着剩下的半个啤酒瓶,低着头朝“洗剪吹”冲了过去。

“洗剪吹”一刀砍到了郑做的肩膀上,正想说几句鼓舞士气的大话,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一阵绞痛,低头一看,郑做拿着半个啤酒瓶捅进了他的小腹,虽然没有被捅透伤及内脏,但肚子毕竟是全身最柔软的部位,剧烈的疼痛也让他手里的刀都几乎拿不稳了。

郑做没有停,不顾自己肩膀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抽出半截啤酒瓶,又顺势狠狠地插进“洗剪吹”大腿。这下“洗剪吹”再也扛不住,倒在地上痛得不停地嚎叫。

与此同时,郑做其他的朋友都和混混厮打在了一起。刘沙平时话不多,但是打起架来毫不手软,只见他一手提着一个啤酒瓶,两只啤酒瓶在他的手里被挥舞成了两个流星锤,一个人与两个混混战得难解难分,但是由于混混们人多,而且是有备而来,一时间众人都挂了彩。胖子黄冠由于长得最高大,被混混重点照顾,三个混混将他按在了地上,铁棒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身上。

眼看着黄冠就要被打成重伤,只听到学友餐厅里又冲出来一个身影,餐厅老板老徐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从里面冲了出来,他一刀就砍翻一个正在拿着钢管揍黄冠的混混,嘴里大声骂道:“老子说了不要在老子的店里闹事,你们听不懂国语吗?”

被砍翻的混混躺在地上,委屈地说:“我们没在你店里啊!”

老徐没有理他,又是一刀,逼退了另一个正在打黄冠的混混。

生猛的老徐加入后,终于拉平双方的实力对比,局面变得势均力敌。这个时候,躺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的黄毛山终于缓过点劲来,掏出手机打算再搬点救兵来,忽然看见林大的后校门黑压压地冲出来四五十个人,领头的一个男子高大得如黑塔一般,手里还提着不知道是哪张课桌上拆下来的一根木棒,口里大声喊道:“我靠,逸哥,我们迟到了!”

“你妹的,来得好,迟到也比不到好!”李逸一边跟他面前的混混厮打着,一边回答到。

黄毛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一把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头朝着另一边跑去:“快跑啊!打不赢了啊!”

其他的混混见到领头的黄毛山都跑了,一个个都丢盔弃甲,恨不得爹妈再给他们生一双腿,跟着黄毛山亡命地逃。而郑做他们作势追了一下,也就没有再追了。

郑做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这些混混手里都有刀,万一心一横,拼死一搏,己方的人受伤的几率太高了。

很快,黄毛山带来的一众混混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黑塔一般的男子这个时候彩气喘吁吁地跑到李逸的身边:“逸哥,没事吧?我接到你的电话就马上带人过来了,没想到还是没赶上。”

李逸点点头:“没事!你们来得还算及时。”说完,朝黄冠走去。刚才的打斗,他们7个人几乎人人都受了伤,黄冠的伤应该是最重的。

郑做将黄冠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黄冠身上的灰尘:“胖子,还好吧?”

黄冠咧着嘴叫到:“呀!疼死老子了!,做哥,你轻点,我屁股受伤了,哎呀,腿也伤了,不行,不行,我动不了啦!”

这个时候,一直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林雨婕从哭着里面冲了出来,看到郑做肩膀上的肉都被砍得翻了过来,又见到他的朋友人人都挂了彩,抽泣着说:“喂!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其实在郑做挨第一刀以后,林雨婕就要冲过来找郑做的,是杨娇和肖慧娴死死地拉住了她,并对她说:“男人打架的时候,女人最好不要过去,你能做的就是等他打完了再照顾他的伤口。”

郑做一把搂过林雨婕的肩头,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管你什么事?别自责了,跟你没关系!”

郑做安慰完林雨婕,从自己的军绿色的挎包里拿出一叠钱交给她:“乖,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吗?拿这些钱去小店买五条芙蓉王过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