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拥有强大力量的人
A+ A-

医生给郑做缝了6针以后,就帮他开了两瓶外用的云南白药和消炎的口服药。忙完这一切,一声严肃地对着林雨婕嘱咐道:“伤口不能泡水,要注意伤口的卫生,不要感染了。洗澡的时候都要用塑料纸包好伤口。”

林雨婕点点头,对医生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扶着郑做出来诊室。郑做出来的时候,张学和王小建的伤口也处理完了,一人叼着一支烟在跟刘沙和李逸吹牛。见郑做出来,都关切地问:“做儿,没事吧?”

“没事!缝了6针。你们也都还好吧!”郑做微笑着问到。

“没事,就跟被蚊子咬了一口似得。”王小建不屑地说到。

“没事就好!那个,逸哥,胖子照片可能要一两个小时出结果。你们在这里等我或者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跟小雨去办点事情就回来。咱们一个半小时来着汇合。”郑做跟兄弟们打了声招呼,就跟林雨婕出了医院。

打了一场架,众人的衣服都破的破,脏的脏,这个样子回到从医院出去不好,一看就是打了架的,要是遇到警察就麻烦了。郑做打算先出去再取点钱,然后买几套衣服回来。之前取的三万多块钱,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

也幸好博彩赚了钱,要不然,就凭郑做他们几个人的生活费,受了伤估计只能去校医哪里凑合着缝两针了事,根本不敢进大医院的门。

出门后,郑做怕到时候李逸他们要用车,没有坐那辆面包车,而是跟林雨婕一起又打了一辆的士,直奔上午她们去过的商场。

在商场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银行,郑做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余额,卡上还有12万,那3900万依旧没有到账,看看时间,距离自己申请提款已经过了10个小时了。”

看来,即使是大的博彩公司,一下调动几千万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啊。”郑做心想。他却不知道此刻在遥远的英伦,一栋历史久远的小楼里,一间铺着土耳其天鹅绒地毯的奢华办公室内,中世纪风格的水晶吊灯璀璨地照耀着烟雾缭绕的会议室。这里是天博国际的总部,让一众大佬大清早就聚在这里开会的原因就是因为郑做的两场投注。

“乔治!你真的要去华国见那个华国人吗?要知道那边的市场我们才刚刚开始开拓,我们在那边的势力还非常非常的弱小,甚至练你的安全都不能保证。”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人不安地说到,他的英语带着浓重的爱尔兰口音。

“约翰,为了公司,我必须要去!这不是一般的人,两场都是大冷门,他都能买中比分,这绝对不是巧合。这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可能强大到随时击垮一家博彩公司,无论是我们还是威廉的公司可能在他的面前会变得弱不禁风。我不想威廉的人赶在我们前面找到他。感谢上帝,他是在我们的网站投注,而没有去我们对手的公司。关于他的一切,我建议将他的资料封存,甚至连这个人的存在,除了我们几个人外,都要绝对的保密。”一个穿着一套合体西服的金发男子一把摁熄了手里名贵的古巴雪茄,坚决地说到。

“那好吧!我叫詹姆斯跟你一起去吧!有他在,你的安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大胡子约翰喝了一口自己桌前的拿铁,皱了皱眉头:“该死的,谁给我的拿铁里放的方糖?”

詹姆斯曾经是白金汉宫的安保主管,退役后因为嗜赌成性,在天博的网站输了很多钱,后来为了还债,只好为这家公司服务。

“去神秘的东方吗?”詹姆斯是个身高体壮的黑人,此时手里拿着一把硕大的水果刀,正细致地修着自己左手的指甲:“真让人期待啊,希望华国还有像布鲁思-李那样能打的人。”

“你打算如何跟那个华国人接触呢?”大胡子约翰没有理会神经兮兮的安保经理,拿起桌上的拿铁,摇摇头,又放在桌上,看着乔治。

乔治理了理自己脖子上本就是一丝不苟的领带:“我会私下跟他见面,了解他是不是拥有神秘的东方力量,又或者说他是概念学的天才?总之,我会很小心地接近他,很努力地争取他的。对了,他的提款暂时不要给他,等我跟他见面后,再给他打款。”

“可是,乔治先生,我们给顾客承诺的10小时提款,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信誉。”坐在最下手的一个小个子男人说到。

“就按这个办吧!我想,乔治去见那个人不会那么顺利的。不能手里没有一点筹码。”大胡子约翰坚决地说到。

此刻背负刀伤的郑做并不知道地球的另一边发生了什么。和林雨婕一起在取款机上又取了2万块钱以后,就去商场买了10多套衣服。衣服都是林雨婕挑的,而且她还非常细心地按照郑做几个朋友的身材买的。因为郑做之前就买了几套衣服,还放在老徐的学友餐厅里面,所以,他自己就要了一件上衣。

在林雨婕的帮助下,换掉了血糊糊的上衣,郑做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从医院出来刚半个小时,距离自己跟李逸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郑做想去买辆车。

是的,买辆车。对于2016过来的郑做而言,虽然他30多岁了还是个屌丝,但是还买了一辆10万左右的车子。重生以后,到处跑,没有车子这让他很不习惯。再说,他已经想好了报仇的方式,肯定会要用到车子的。所以,迟买不如早买。

于是,又拉着林雨婕去买车。

买车对于2016年的人们来说很普通,但是在1999年,那就不是一般的人能买得起的了。

林雨婕也没有多问,她更多的只是关心郑做背上的伤势。刚刚缝合伤口,在这样的天气里就四处乱跑,她担心伤口会发炎。但是在郑做坚持要去以后,她也没再说多话,顺从地跟着郑做打车来到了河西汽车城。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