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晚晚来电
A+ A-

温软醒来时,躺在大大的床上,柔软的被子将她的身子裹住。


她看着周遭陌生的陈设想动,手腕上的疼痛却让她不禁‘嘶’了一声。


身边传来顾聿铭冷冷的声音,“死的时候不怕疼了?现在怕了?”


温软抬头看他,他背光而立,那张俊美的脸隐匿黑暗里,因而模糊了神情,但温软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在生气。


温软垂下头,看着那被洁白纱布裹住的手腕,喃喃似的问:“为什么救我?”


“救?”


顾聿铭手揣进裤兜走到光下,露出满是愤怒的脸,“温软,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得那么容易。”


温软咬住嘴唇,使尽全身的力气,从嗓子里挤出几个音节,“对不起。”


顾聿铭没有和她说话,而是点起烟,将帘子拉开。


温软偏过头,外面万家灯火,累如繁星,燃着各自的烟尘,有着各自的烦忧......


顾聿铭透过镜的反光,可以清楚看到床上的人。


几年不见,她已经没有年少时分所见那般水嫩,生活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磨得苍白,眉间也因长时蹙眉而生了几道浅浅的翳。


可她还是漂亮的。


甚至美得惊人。


只是太瘦了。


刚才抱她的时候,那骨头仿佛能冲破那层皮戳伤他。


想到这里,顾聿铭狠狠咬了牙,深恶痛绝自己竟然还在意她。


他狠狠捏起烟,走到床前,在温软猝不及防时,他拿着烟头,对准温软洁白如玉的肩臂戳了上去。


温软痛得惊呼。


顾聿铭却看着那烟头燎着皮肤迸出星火的场景,微微笑了。


温软躲避,用还算完好的手盖住那灼烫的伤口,眼泪啪嗒一下掉落。


顾聿铭不为所动,只是将烟头紧紧捏在手上,扬起快意的笑,“从前,你受一点伤,我都急得不行,但是,我现在看你这样,却觉得特别痛快。”


温软被他的话疼得哽咽,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努力地将瘦弱的身躯陷在床里。


顾聿铭却突然拽住她的头发,“你说话啊!”


温软又害怕又伤心,只知道哭,“你说得对,顾聿铭,我们都回不去了。”


顾聿铭只觉得心口被什么撞了,他松开温软,嘴角掀起讥讽的弧度,“这辈子我都不想再回到过去。”


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温软,“但是你也别想就这样一笔勾销,温软,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呢。”


说完,他绝尘而去,留下温软一人在房里哭泣,累到极致才昏睡过去。


第二天温软是被电话吵醒的。


温软迷迷糊糊接了电话。


那端传来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温软姐,你回来了?”


语速有微微的停滞,酣睡的温软没有听出来,只是伴着迷糊初醒的状态,嗯哼一声。


那端沉默了一刻,才又笑着说:“那温软姐,你现在住哪儿,我过来看你?林晚晚好久都没见温软姐了。”


林晚晚二字终于让温软醒了过来。


温软慌张坐起身,看着在幔子上款款摇摆的天光、白茫茫的卧室、床边的烟灰缸里还有几个烟头,这些都不断提醒着温软:顾聿铭曾经存在过。


她仿佛做小三见到正妻一样的忐忑,“我......才回来,暂时还没找到住的.......等找到了再和你说。”


又是长长的沉默,就在温软快喘不过气时,那端噗嗤一笑,“那说好,等温软姐找好了住的地方,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林晚晚哦。”


温软连连说好,借着上班的借口飞快地压了电话,心头却涌起浓浓的嘲讽。


从前,从前,温软哪里会在意林晚晚。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