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匆忙逃离
A+ A-

温软对上他昂扬桀骜的下巴,金色的浮尘游弋其中,如同细线将他们四目交织勾缠。


林晚晚眼见着,眸子一沉,立马扬起笑容插进来,“顾哥哥,好歹你和温软姐那么多年的感情,什么求不求的,好生分。”


林晚晚的话没有使得顾聿铭转眸半分,只令他轻笑一声,用那双锐利而漆黑的眼睛紧紧攫住温软,“既然晚晚这么说,那我就帮这个忙。”


温软怔了一下,捏住发疼的手腕摇了摇头,“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找吧,毕竟.......”


她顿了顿,抬起头看向背光而立的顾聿铭与林晚晚,酸涩一笑,“也没有什么情分。”


周遭空气在此刻凝结。


温软置若罔闻,只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重振仪态,朝着顾聿铭礼貌微笑,“我看顾先生现在正忙,那我改天再来找顾先生?”


顾聿铭逼近一步,烟草味瞬间袭来,带着凛冽的气息让温软动弹不得。


“改天?”


顾聿铭眼睫垂下来,语气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这就是维尼亚杂志社求人的态度?”


温软看着他额前垂下来的那缕碎发,忍住想替他拨一拨的冲动,转头看向林晚晚,“我是看晚晚妹妹找你有事,所以........”


“什么晚晚妹妹!”顾聿铭打断她的话,眼神凶狠异常,“我告诉你温软,少给我玩那一套假装陌生人的把戏,也少给我套近乎。”


林晚晚似乎吓到般,颤巍巍地唤了一声,“顾哥哥。”


顾聿铭没有回头,只一动不动地看着温软,看着她那双清凌凌的眼睛微红,慢慢有了湿意。


仿佛有一根细线牵扯着他的心脏,不断拉扯,拉扯出酸涩的痛感。


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但看见温软眨了眨眼,将本来的情绪褪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平静与坦然,“我记住了。”


温软长纳一口气,撩起蝶翅的睫看向顾聿铭,“那么顾先生,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做个私访?”


林晚晚眸子微暗,朝着温软柔和歉意地笑,“温软姐,今天怕是不行......”


林晚晚努着嘴转头朝顾聿铭看去,“顾哥哥忘了?今天有个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这四个字像是针一样,扎得温软蓦然一惊,她连忙开口:“既然顾先生今天有事情,那我先走了,改天再约私访时间。”


“等等。”


头顶空调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吹风,使得窗外太阳愈发热烈明亮。


温软觉得有些晒了,她滚了滚喉咙,希冀地看向顾聿铭,“还有事吗?顾先生。”


顾聿铭漆黑的瞳孔微缩,因稍仰而凸出的喉结滚动了数下,终于说了句,“下次不用来公司,直接去之前那个公寓。”


林晚晚脸色一变,笑容快要挂不住,“顾哥哥,什么之前那个公寓?”


温软却蓦然出声,“我不去!”


顾聿铭看着她攥紧手,态度坚决而抗拒,笑着将双手插兜,姿态慵懒散漫,却又浑然天成的高贵。


“你不去?你不去,那所谓的私访怎么能算是私访呢?”


他的话里夹裹着威胁,让温软刚刚积聚的勇气飒飒流失,只能硬着头皮说:“好。”


林晚晚旁观着,忽然噗嗤一声,“既然是私访,那何必搞得这么麻烦,隔日不如撞日,正好今天是同学聚会,温软姐也很久没有见到那些玥姐姐他们了。”


林晚晚嘴角高高翘起,“温软姐大概还不知道吧,玥姐姐和顾哥哥上个月订婚了。”


这话落下,刚刚消停下来的中央空调又呼哧呼哧作响,吹出阵阵凉风,灌进温软的嘴里,直冷到她心头。


林晚晚恍似没有察觉她的异样,只拉着顾聿铭央求,“顾哥哥觉得怎么样?”


顾聿铭瞟了一眼温软,见她巴掌大的脸尽显苍白,不由皱了皱眉,拨开林晚晚的手。


“别闹了,你也知道有你玥姐姐在,你让她过去,不是给你玥姐姐添堵吗?”


他的话不掩对另一个女人的保护,让温软听着心头一沉。


她轻轻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睫。


洁白明镜的地砖,倒映着顾聿铭那线条流畅的下颌,她看着仿佛碰到刺般迅速缩回了目,抬起头礼貌回道:“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不打扰顾先生与林小姐了。”


说完,她宛如战败的兵士落荒而逃,林晚晚忐忑的声音顺着凉风吹进她的耳朵里。


“顾哥哥,你还喜欢温软姐吗?”


顾聿铭那特有的金属质地的冰冷声音,从喉咙里滚出三个字,“不喜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