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当众羞辱
A+ A-

温软攥紧拳头,视线扫在床上静静躺着的白色裙子。


这是顾聿铭送她的第一条裙子。


他说她穿起来最好看。


可是如今呢?


她只配得到他厌恶的眼神,冷漠的对待。


温软落寞弯唇,穿上这条裙子来到了酒会。


灯红酒绿,络绎的人群里温软没找到林晚晚,却首先见到了李倾玥。


她穿着金色的长裙,光滑的丝绸贴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配着水晶吊灯,熠熠生辉。


而李倾玥那根修长白皙的手臂正挽着顾聿铭站在大厅中央。


如此的光彩夺目,也如此的相配。


温软放在两侧的手不自觉绞紧,捏得指尖泛白,传出痛感,令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转过身,想去找林晚晚,想避开这样灼目的场景。


没想却听到一声轻悠悠的冷呵,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温软,你还敢来?!”


温软浑身一僵,缓缓地转过身,对上李倾玥那双盛满怒意的凤眼,“富丽酒店真是越做越回去了,什么样的人都要放进来。”


温软稳住颤烈的心跳,努力平静地回复,“我是受邀前来的。”


温软淡定自若的模样惹怒了李倾玥,她沉了脸色,“谁还会邀请你这个心肠歹毒的丑女人!”


李倾玥目光闪过一丝紧张,不禁拽住顾聿铭的衣袖,“聿铭,是你邀请的她吗?”


温软顺着她的话看过去,却发现顾聿铭正看着自己。


那目光笔直又锐利,像一把出鞘的利剑,温软直接被架在那里。


她急忙地垂下头,却听到顾聿铭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没有。”


仿佛心头有一根细线缠住,随着顾聿铭这句话缠出疼痛的情绪。


温软咬紧不断泛苦的舌尖,勉励扯出一丝笑意,“不是,林晚晚邀请我来的。”


“林晚晚?”


李倾玥秀眉蹙起浓浓的鄙夷,“林晚晚自己都没来,还邀请你来?怎么,不做疯子,要做骗子了?”


温软不可置信地抬头,“林晚晚没来?可是她给我发的.......”


“少解释那些。”


李倾玥打断她,双手环胸步步紧逼,“你是什么人,谁不知道?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四个字仿佛锋锐的钉子钉得温软脸色霎然苍白。


李倾玥看不惯温软这幅模样,以前她就不是这样装柔弱扮委屈,所以惹得顾聿铭如此怜爱的吗?


李倾玥鄙夷地上下打量温软,“还穿着以前聿铭送的礼服,是来和我抢未婚夫的?”


“我,”温软想要解释些什么,却见李倾玥伸出手抓住自己的裙子。


细长尖锐的指甲染着刺目的红,像是怪兽的舌头吐出狰狞的弧度。


温软瞬间胆寒,急忙反驳,“我不是,我没有。”


“没有?”


李倾玥气得冷笑,手指愈发用力,“那你就给我脱下来!”


声音金属擦刮般尖锐刺耳,温软浑身一颤,连忙拽住下坠的裙子,“不要!”


“不要?”


李倾玥扬起讥讽的笑,“温软,你有什么资格再穿着这衣服?你觉得你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吗?”


她的话像是追魂夺魄的恶鬼霎时将温软心墙击得粉碎,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倾玥抬起脚狠狠踩在她的裙摆上。


嵌着碎钻的鞋尖流光溢彩衬得裙上的泥渍无比刺眼。


就好像她和顾聿铭。


不管曾经如何洁白无瑕,都随着那件事蒙上污渍,再也抚不去。


温软咬紧唇,萋萋抬眸,见到顾聿铭正握着酒杯冷眼旁观。


李倾玥顺着她的目光,怒意横生,伸手作推,“收好你那双眼睛!”


温软始料未及,被搡得连连后退,撞出一声惊呼,“我的高级定制!你是不是不长眼啊?”


“对,对不起。”温软狼狈回头,俯身道歉,抬头便见到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女人对她轻蔑一笑,“是你啊,温软。”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