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旁人转变
A+ A-

见顾聿铭的车渐行渐远,于然然也收起她那巴结的笑容,朝着正黯然神伤的温软冷哼了一声,“这次算你好运。”


语气凉薄又充满恨,如同淬了毒的万千支冷箭,瞬间齐放,直刺温软,在灼灼阳光下,


霎然头晕目眩。


主编贺婷见她状况不对,上来扶住了她。


“谢谢。”


温软的声音虚弱,听得贺婷有些不耐烦,“没什么,快进去吧,等下多的事都出了。”


贺婷并不喜欢温软,但从刚才那事她就能看出来,温软和顾聿铭关系不一般。


所以哪怕是反目成仇,现在也不能让温软在这个报社里出事!


想到这里,贺婷已经掺着温软进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你在这坐着休息,我去给你买杯凉茶。”


温软点了点头,抬眸时正对上其他同事或羡慕,或鄙夷,或害怕的神色。


温软垂下脸,嘴角泛起苦涩的笑。


其实高子雯说得很对。


从前到现在,自己享受的一切优渥都是因为顾聿铭而已。


自己不过是躲在顾聿铭背后的无能儿。


但自己甘愿吗?


甘愿就这样下去。


温软握紧拳,目光充满着疑惑,叫端着凉茶进来的贺婷愣了愣,“想什么呢?”


温软回过神,看着那递到跟前的凉茶,摇了摇头,“没事,谢谢主编。”


她接过凉茶,一饮而尽,那苍白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上来一丝血色。


贺婷看着温软,良久,才忍不住开口:“你,和顾先生……”


温软顿了顿,止住喝水的动作,长长的眼睫垂下来,在脸上盖出一片阴翳,将她的话也显得无尽悠长,“已经,过去了。”


过去。


这两个词说出来容易。


但就如顾聿铭所说,过去那些事就像是刻在心底的伤,随着时间,就算如何洗刷都不能磨灭的。


而所谓的过去,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温软撑起身子,晃晃悠悠往外走去。


八月的酷暑在今天彻底结束。


坐在车上的顾聿铭,脸色冷峻,鹰隼的目定睛着窗外纷纷后退的景色,蓦然开口,“查,到底是谁把那些照片放出来的!”


秘书张琛在副驾驶抬了抬眼镜,玻璃片反射出一丝了然的光,“需要我去让那些记者注意点吗?”


顾聿铭眸色动了动,霎然沉了下来,他瞥了一眼张琛,“少自作主张!”


张琛背脊发凉,瞬间垂下头,“我知道了,顾先生。”


顾聿铭‘嗯’了一声,像是用尽力气般,颓然靠在椅背上,双眼紧闭。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再睁开眼时,李倾玥那长长的头发扫过他的眼际,栗色的发丝让顾聿铭目光微烁,恍恍惚惚唤了一声‘温软’。


声音细弱蚊蝇,却叫李倾玥听得极清晰,以至于她霎然黑了脸,但她还是强撑着笑容,“聿铭,你今天很累吗?”


顾聿铭回过神来,看着李倾玥伸过来要搀扶的手,身子侧了侧,径直起身,“还好,你怎么来了?”


李倾玥脸上笑容僵硬万分,听到这话扯了扯嘴角,“是爸妈叫我来问你,什么时候选钻戒,毕竟离结婚日期不久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