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太子
A+ A-

皇后正在喝茶的动作,因为颜惜君的这个行为骤然一顿,眼底划过一丝惊异。

宫祀绝感觉手指僵硬了一瞬,却没有丝毫犹豫的反握住了她的手。

宫祀绝薄唇不经意的微微扬起少许,这是他的王妃,谁也不能碰,谁也夺不走。

这一点,早早就已经在他心里认定了。

宫天齐见状,略微皱了皱双眉,眼神流露出不悦之色。

颜惜君看都没看太子一眼,当年她听从宫天齐的安排做了好多对不起宫祀绝的事,可是他在利用完她以后将她一脚踢开,毫不犹豫的下令处死。

相比于他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男人,她还是觉得,面对哪怕随时随地都要杀人的宫祀绝,更安心一些。

“皇后娘娘,惜君与王爷实则早已两情相悦,这是昨夜的元帕,还请娘娘检验。”

她声音坚定,目光不曾有半点瑟缩。

宫祀绝略微挑眉,什么没说,却也认可了她的做法,那元帕就是展示他彻底占有她的证明,她是在对所有人说,她已经是他的人了吗?

这很好,他很欢喜。

太子听到她这样说,眼神变得晦暗不明,一张脸绷的更紧了,她如此说,岂非是在打他的脸?

皇后点点头,让身边的嬷嬷拿上来。

有人检验过后,来到皇后身边耳语了几句。

皇后让手下退下,然后目光落在颜惜君身上,“你已为人妇,将来必要为王爷诞下子嗣,为绝王府开枝散叶,也要好好服侍王爷,明白吗?”

颜惜君低下头,跪倒回答:“惜君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晏如梦看起来低眉顺眼的双眸,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颜惜君如此妥协,那怎能行?

她忽然动身跪在皇后面前:“皇后娘娘,昨夜绝王府出事,姐姐新婚夜自尽,求您帮帮姐姐吧,如梦哪怕让出太子妃之位,也不想姐姐出任何意外。”

皇后皱眉,雍容华贵的眉宇之间多了一抹愁容,“此婚事乃是皇上御赐,而绝王妃既已过门,出了任何事都是他们的家事,本宫怎可随意插手?”

“如梦知道娘娘为难,可人命关天,姐姐脖颈上的伤痕还在,如梦看着着实心痛,还请看在晏家为圣武国立下不少战功的份上,为姐姐退婚!”

颜惜君眼神变得越发冷冽,晏如梦上辈子总是提晏家战功,每次都逼的皇室左右为难,最后有些目的倒是达成了,却给晏家埋下了无尽后患。

可笑的是她一开始还觉得晏如梦是在以晏家为傲。

宫祀绝眸中顿时戾气尽显,他虽然没说话,却已经气息冷寂,抓的颜惜君手指都胀痛起来。

颜惜君意识到男人心情不好,立刻道:“皇后娘娘,惜君从未开口说过退婚,还请您不要听家妹胡闹。”

皇后不满的扫了一眼晏如梦。

她乃六宫之主,身上自带着上位者的气势:“这是圣旨,岂容儿戏,此事不得再提!”

太子见晏如梦被训斥,大步来到她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母后,如梦心地善良,只是关心则乱,担心她姐姐的安危,为她打抱不平。”

颜惜君心中呲笑,这根本就是多管闲事,自己的日子都没过好,还插手他人家事,意图搅和别人家宅不宁,这叫所谓的打抱不平?

“我嫁的如何,过得好不好,都是我自己的事,还请太子殿下管好自家太子妃,不要在外多管闲事。”

她这话说的毫不留情,让晏如梦的眼圈更红了,她啜泣道:“如梦知道姐姐这么说,只是不想如梦以身犯险,可是为了姐姐的未来,如梦愿意……”

颜惜君被这话气笑了。

话说的如此大度,可实际上还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她上辈子就是信了她的鬼话连篇,才走上那样一条不归路。

她开口道:“皇室中被休的女子,后半生必须长伴青灯古佛,难不成妹妹想要看我此生孤苦无依,下场凄惨不成?”

“我……如梦没有那个意思……”

晏如梦神色慌乱,一脸的委屈,旁边的太子宫天齐眯起双眼,面容上露出一丝对颜惜君的厌恶情绪:“如梦,不必再理会这种冷血无情的女人,你拼死维护,人家可并不领情。”

“太子殿下,如梦必须帮助姐姐,如果被绝王发现了姐姐的秘密,她会死的,这婚就算拼上如梦的性命,也必须退!”

宫天齐愣住:“什么秘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