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绝王发威
A+ A-

这话让皇后一惊,她挥手让人将大殿的门关上。

“太子妃,这种话你不可胡说!”

她开口斥责,心里却已经相信了自己她所说。

颜惜君马上看向宫祀绝,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暗,直直的盯着晏如梦,一种冰冷嗜血的杀意在周身环绕。

“你再说一遍。”

晏如梦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宫天齐皱眉,上前一步将她护在自己身后,声音略显讽刺。

“绝王兄的怒火没必要冲着如梦发,她绝不会说谎,劝王兄还是好好查一查自己的王妃到底还是不是完璧。”

宫天齐用一种冷嘲的眼神打量着颜惜君,那目光如毒刺入骨。

“不准你污蔑她。”

宫祀绝那双凤眸之内微微泛着红意,略显苍白的脸上却有些一抹让人胆战心惊的杀伐之意。

大有宫天齐若是再多说一句,就会对他出手的意思。

整个大殿之内的空间在这一刻犹如被凝固住一样,他身上的杀气在这一刻,仿佛化为实质。

“绝王!”

皇后适时开口,打破这大殿之内的死寂,她脸色凝重道:“太子妃所说的是真是假,只要太医一查便知,此事关乎皇室和晏家的名声,来人,为绝王妃把脉!”

把脉?

颜惜君眼神闪了闪,她吃下的那颗药丸,是晏如梦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假孕药,可以让人被查出喜脉。

上一世,自己用这个当众羞辱宫祀绝,说她早就有了宫天齐的孩子,因为这件事,她和宫祀绝都沦为圣武国笑柄。

为了隐瞒此事保护皇室颜面,皇后命她不许将此事告诉任何人,让宫祀绝吃下这个哑巴亏。

那时候颜惜君还求助过宫天齐,幻想着他可以给她一个名分。

结果,他让她留在绝王府静待时机,稍安勿躁。

说来可笑,那时候她当真一点儿理智都没有,喜欢一个人到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现在想想,颜惜君都觉得自己疯了。

“且慢,皇后娘娘,此行为是不是有些多此一举?惜君的元帕已经交了,王爷也能证实那是真是假,莫非您觉得,绝王殿下是能够忍得了自己的王妃不洁?”

颜惜君声音平稳,侧头对着宫祀绝露出笑容。

宫祀绝像是被她这笑容感染了,一双黑眸之内倒映着她的身影,凤眸轻轻眯起,双眸深邃。

皇后皱眉,“这毕竟关乎我皇室声誉,为你把一下脉又有何妨?”

颜惜君却道:“您如果真让人为惜君把脉,那惜君究竟有没有身孕都会被人暗中诟病,而所有人都会认为太医查出来也不会公开出去,因为这有碍于皇室颜面。”

“你这是在顶撞本宫?”

皇后微微侧头,用一只手轻轻揉着额头。

“惜君只是在诉说事实,还请娘娘不要因为别人的一句谗言就对惜君有所怀疑,如果您非要让人给惜君把脉,那就给在场所有人一同把脉。”

她看向晏如梦,晏如梦断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如果姐姐是害怕自己被把脉损了名声,那梦儿愿意陪着姐姐一起。”

颜惜君嘲讽一笑,果真如此。

而此时那太医已经来到大殿之内,恭敬对着皇后行礼之后,直奔着颜惜君走来。

“绝王妃,请坐到这里来。”

一只手忽然拦在了颜惜君面前,宫祀绝那有些苍白脸上,一双冷沉似冰的双眼盯着太医,“滚。”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差点儿让那太医额头上吓出来了一层冷汗,不过他仗着有皇后撑腰,继续道:“绝王妃,您请……”

颜惜君勾起唇角对宫祀绝笑了笑,一只手大胆的伸出去拉住他的衣襟,让他低头听自己说话。

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只见宫祀绝面色冷清的点了点头,果然不再阻拦。

可是,他的眼刀子却跟着,但凡那太医碰触到颜惜君一丝一毫,他也会手起掌落,毫不留情。

被绝王如此盯着,太医越来越紧张,他咽了咽口水,然后为颜惜君把脉。

晏如梦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颜惜君的表情,试图从里面找出一些慌乱之色,可是没有。

她淡定非常,脸不红气不喘,伸出手轻松的摆在那老大夫面前。

“先说好了,我第一个,我妹妹晏如梦就是第二个,都要把脉。”

没人回答她的话,却也像是默认了一样,宫祀绝眼底的暗沉之色化作汹涌波涛,用手握住了颜惜君的另外一只手。

老太医没办法,不敢碰触颜惜君白嫩纤细的腕部,只好卖个本事,拿出一条红线纤绳把脉。

可是这种方法受到干扰太多,绝对不如直接手把手的那种方式准确。

但是现在他根本没办法,他可不想直接死在大殿之上。

宫殿内安静了一瞬……

也许是一炷香的时间。

所有人都见到,那大夫的脸色变得很是凝重,语气透着惊愕之色。

“这……回禀娘娘,绝王妃脉象沉稳,并未见滑脉之像。”

晏如梦目光微微惊讶,眼底多了几分异色。

这怎么可能!

颜惜君明明已经服下了那颗药,这一点是她身边的贴身侍女亲口所说,绝对不会有假。

老太医在宫里威望极高,又是太后眼前的红人,他说的话很有重量,绝不可能被颜惜君买通

颜惜君站起身,“麻烦太医了,我妹妹身娇体弱,这会儿正好您也给她好好瞧瞧,看看她可否哪里有恙。”

晏如梦还在发愣。

宫天齐眯起双眼看着颜惜君,宫祀绝微微皱眉,大步上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般盯着他的人,看来他不想要眼睛了。

晏如梦低着头坐在太医面前,心情有些紧张,那老太医故技重施,也用红线探脉,正当要闭着眼睛深切感受的时候,忽然露出惊讶的表情。

颜惜君似笑非笑的看着晏如梦,随后开口道:“太医,有什么事您可要如实说,本妃可极为关心妹妹的身体,万一耽搁了救治时机,可是您的大错。”

老太医的额头上冒冷汗更多了,汗珠顺着眉角往下落。

他颤抖着唇角道:“太子妃这……这是喜脉……”

“什么!”

晏如梦猛然惊醒一般,一双水润杏眸惊愕睁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