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是不是喜脉?
A+ A-

太子微微怔住,侧头看了晏如梦一眼。

皇后更是面色苍白,不由自主的捂着心口后退了两步。

还好一旁的嬷嬷将她扶住:“娘娘,小心身体……”

那太医站起身,虽然两头都不敢得罪,可晏如梦这胎虽然时间尚短,用不了几天就会被人知晓,他若是再隐瞒,那便是欺瞒之罪。

“太子妃确是喜脉,老臣以项上人头担保,绝对没有一字虚言。”

晏如梦好似浑身虚脱,这一瞬间仿佛魂飞天外。

颜惜君眼神冰冷的后退一步,站在了宫祀绝身边。

男人冷漠的面容,对眼前这一场闹剧一点儿都不关心,他满心满眼,全都放在了颜惜君的身上。

“不知妹妹已经有几个月的身孕?”

颜惜君适当的问了一句,打破了眼前安静,太医回道:“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虽说一般大夫很难诊断的出,可是老夫对此脉经验颇深,能够比别人更早知晓,所以才能察觉的出来。”

晏如梦也不说什么,就低着头坐在旁边哭,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肩膀颤抖着。

皇后气的不轻,她被搀扶着坐下,雍容华贵的那张脸已经有些扭曲变色。

即便是再镇定,得知自己儿子取了一个珠胎暗结的太子妃,皇后都无法保持平常心,这可是再明晃晃的打她的脸。

才新婚的第一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差点儿没让皇后气炸,她猛然拍了一下桌子,“晏家好大的胆子,居然将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送过来做太子妃!”

上辈子皇后对晏如梦喜爱至极,完全当成了亲女儿一样,她倒是要看看,婚前有孕的晏如梦,究竟还能不能入的了皇后的眼。

颜惜君低垂着头,开口为晏家辩解,“虽说是晏家教女无方,可是妹妹这件事从未与家中说过,我父母也还不知情,有道是不知者不罪,还请皇后娘娘宽恕。”

晏如梦低着头,哭的肩膀颤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太子眸光微微沉了沉,忽然跪在了皇后面前道:“还请母后原谅儿臣年少荒唐!”

他这冷不丁的一下跪,皇后还哪里看不出来。

她坐在梨花木的椅子上,头上的九尾凤钗有些歪,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太子。

眼神之内有恨铁不成钢的急切,还有一抹怒火。

颜惜君捂着嘴,装作失魂落魄的后退。

宫祀绝忽然出手,扶住她的腰,让她站稳一点儿。

顺便还在她的腰间轻轻捏了两下,惹得颜惜君脸颊一阵绯红。

“妹妹有孕一个多月的时间,那时候我好像还与太子殿下有着婚约……难怪在我落水之后,殿下对我的态度如此冷淡,原来早已心有所属……”

她声音颤抖,眼神之内都是不敢置信。

宫天齐有口难言,更是无法狡辩,如今人证物证俱全,他只能硬着头皮道:“你不也早就和绝王兄有了关系?否则你怎么这么巧就在落水之后被他抱在怀中!”

这话明显是在挤兑颜惜君,让颜惜君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在推卸罪责。

颜惜君心里冷笑,表面上伤心道:“我听闻当天太子殿下也救了人,只不过救的人就是我妹妹晏如梦。”

宫天齐:“……”

颜惜君继续道:“不救自己的未婚之妻,反而救其他女子,导致王爷迫不得已才救我,娶我……原来这一切都是太子殿下的算计,今日惜君在此,恭喜殿下得偿所愿,娶一送一。”

这话实在刺耳,像是狠狠扎在了皇后心里的一根刺。

而宫祀绝清冷的声音传入颜惜君耳中:“绝非迫不得已。”

因为他是第一个跳下去救人的,为了把颜惜君救上来,还在水里的时候将抓着颜惜君的晏如梦狠狠的踹了一脚。

奈何水里阻力比较大,没能直接踹死她而已。

皇后对太子期望极高,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女人坐在太子妃的位置上,也不会准许此事传出去。

她很生气,然此事已成定局,没办法改变什么,只能冷着面容对在场的人道:“荒唐,当真是荒唐……今天这件事,本宫不准你们说出去一个字,如果不然,定当不饶!”

那太医第一个跪下,“老臣惶恐,今天老臣什么病都没有诊出!”

皇后满意点头,对他也算放心。

颜惜君正色道:“惜君也不会说,如梦毕竟是惜君的妹妹,她出这种事,我这个做姐姐的怎能肆意宣传,万一被人听见,恐怕连我和晏家所有姐妹的名声都会受到牵连。”

上辈子她中了晏如梦的奸计,以为她是在牺牲自己的名声来帮她,谁能想到,这只是她想毁掉晏家的一个开端。

这一世,她定然会护住晏家!

皇后放了心,情绪依旧很冷淡:“你们知道利害就好,茶本宫没心情喝了,太子,回府以后你就将太子妃禁足,不得让她随意出门。”

宫天齐立刻点头,搀扶虚脱的晏如梦起身。

晏如梦有些摇晃的从地上站起来。

杏眸锐利,侧头悄悄撇了颜惜君一眼,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

她可还没有输。

晏如梦忽然推开宫天齐的手,转身冲到颜惜君面前跪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