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答应他什么了?
A+ A-

他故意拉长音调,对着颜惜君挤眉弄眼,那双桃花眼光彩潋滟,极为勾人,再配上俊美容颜,不愧是京城有名的少女杀手。

宫祀绝凤眸冷肃,目光凉薄的扫了他一眼,冷的让人身体打颤。

宫天宇见事情不妙,脚底抹油转身就走,临走前还不忘对颜惜君神秘兮兮的眨眨眼。

颜惜君顷刻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对这位风流倜傥的三皇子无语凝噎,突然感觉到空气仿佛在此时都变得凝重起来。

那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令颜惜君缓慢转身,就看到了一张寒霜密布的脸。

额间莲印在此时随着他的怒火攀升好像更加红艳了几分,那双凤眸半眯着的时候,给人一种浓重煞气,令她这个历经生死的人仿佛都定住了,身体僵硬,一动不能动。

“你答应他什么了?”

这人身上的威势太重,让颜惜君都险些承受不住,可她却仿佛看到了满天的醋坛子在横飞。

不由得心里一暖,她强迫自己抛却一切对他本能上的畏惧,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反正这里安静,周围也没人,颜惜君也顾不得其他,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亲。

她虽然不知道为何这男人这般执着于她,可是她感觉的到他对她的好,对她的在意,哪怕将来万劫不复,她此生,也绝对不会后悔自己如今的选择。

所以,她现在只想对他好,拼命的对他好,才能弥补上一世的遗憾。

她见宫祀绝神色微怔,借此机会连忙道。

“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和他并没有什么私情,只因正巧可以靠他来破此局,才提前让人送了书信,将他请来,而请一位皇子出面,多少需要付出一点儿代价,所以我就答应了他一点儿小事,你别担心?”

宫祀绝皱着眉,还是有几分不放心,他刚想细问,突然瞥见一道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宫天齐居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还刚巧看到了刚才颜惜君偷亲宫祀绝的一幕。

宫天齐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一双眸子死死盯着颜惜君。

明明不久前还为了见他一面要死要活,天天想方设法查找他行踪,今日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一瞬间的气愤涌动,让宫天齐差点儿热血上头,好在他很快冷静下来,一双眸子里划过沉思之色。

颜惜君喜欢他那么久,绝对不可能突然间就移情别恋,肯定是因为他迎娶如梦导致她心生嫉妒,才会被宫祀绝教唆着和他做对。

她一定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呵呵,女人……

不过现在她比以前聪明了许多,若是能为自己所用也不是不可以,宫天齐黑眸中闪烁着光芒,随即离开。

宫祀绝眼神一暗,有些恼怒的看向颜惜君。

“你可还喜欢太子?”

“你为何这样说?”

“方才你拦着我不让我打他!”

颜惜君坚决的摇头,“不,我是怕他的血,脏了你的手,那样得话我可是要心疼了。”

她表情眼神都十分真挚,即便是被宫祀绝那样幽深黑暗的眼神盯着,探索着,也丝毫不露任何怯意。

因为她本就是真心,根本不害怕任何试探。

宫祀绝收回目光,眼神逐渐恢复平静,心情变得格外愉悦,眼神都跟着明亮起来,“爱妃说得对。”

颜惜君看着宫祀绝,上辈子的她只想着逃离,可现在,她很喜欢。

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宫祀绝搀扶着颜惜君下了马车,此时的他仿佛在呵护自己爱护在掌心的珍宝一般。

因为今天的颜惜君表现很好,他非常高兴。

小丫鬟雪月已经在府中等待许久,听到动静立刻来门口迎接,当看清楚两人王宫祀绝和颜惜君两人面容平静,还手拉着手走回来的时候,顿时有些惊讶。

昨夜发生的事她历历在目,颜惜君对宫祀绝明明已经恨之入骨,今日前去宫中必会撞见太子与太子妃二人,想必一定会发生极深冲突。

她都已经猜到了颜惜君会极为凄惨的被宫祀绝带回来,到时候她可以在其面前顺势聊表衷心,让颜惜君知道这王府之中只有她一个人可以信任,那时候……

“雪月。”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雪月的幻想,她骤然抬起头道:“小姐,奴婢在。”

颜惜君道:“这里并非晏家,说话办事要有规矩,从现在起立刻改口叫王妃,知道吗?”

“奴婢知道。”雪月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明天你就去府中柳嬷嬷那里学规矩,这儿毕竟是王府,以后免得带你出去的时候,丢了本妃的脸。”

颜惜君眯起双眼,将这丫头的所有心思全都看再眼中。

雪月天生反骨,注定要再背叛她一次,她丝毫不慌的往里面走去,耐心等待接下来的变故。

突然间,雪月行礼以后起身,从她袖子里飘出一块手帕,正好落在了宫祀绝脚边。

雪月惊呼出声,“奴婢该死,居然不小心将小姐要送给太子殿下的帕子带了出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