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得罪王妃的下场
A+ A-

那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房间,让人听着心惊肉跳,颜惜君嘴角却微微扬了起来,声音有些匆忙道:“是不是我下手太重,你没事吧!”

雪月疼的浑身直打哆嗦,根本回答不了。

毕竟,颜惜君给她擦的,不过是完全用盐制成的假药膏。

伤口上撒盐的感觉不言而喻,那疼痛仿佛将她整个后背撕开,皮开肉绽。

惨叫过后,她缓了许久才回过神,脸上涕泪横流,动都不敢动一下,沙哑着嗓音道:“没,没有……就是伤口太……太疼了……”

“可能是那药的药效太厉害了,所以才会如此疼痛。”

颜惜君坚持给雪月涂完整个后背,雪月的嚎叫声让外面的丫鬟嬷嬷都心惊胆战的出了一身冷汗。

这就是得罪了王妃的下场啊!

颜惜君涂抹完毕,还找了两个丫鬟搀扶着雪月回去休息,还特意嘱咐雪月睡一觉之后不要误了去跟着柳嬷嬷学规矩。

这是她跟王爷讨的赏赐,那样子要多关心有多关心。

宫祀绝一大早就被宫里喊去处理公事,颜惜君虐完渣心情无比舒爽,在溜达完整个王府回想了一下上辈子一些熟悉场景以后,立刻着手开始办事。

先是写了几封信,让风花挨个送给她上辈子的一些‘老熟人’,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这些人都是她上辈子离开王府以后认识的,与她一同浴血拼杀过,只可惜被她拖累,都没有得到好下场。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她上一世短暂的人生之中,最后三年里有一年半的时间被迫留在王府,在经过她长时间下毒之后,宫祀绝开始逐渐失去五感,甚至双腿瘫痪无法行走,就在她日日照顾他濒临崩溃之时,他忽然给了她一封休书,随后听说他就离开了京城外出寻医。

至于去了哪儿,颜惜君也不清楚,只知道又过了一年半,在她死后,亲眼目睹了他带着无数兵马,威风凛凛,杀伐果断的模样。

还有,她答应三皇子的条件还没有做到,能够说动一位皇子冒着得罪太子的风险出面作证,那代价,可并不只是一点点,否则他又怎么可能动心?

她答应他的条件便是,会在一个月后皇上寿宴中让他大放异彩,助他成功夺取统领刑部之权!

她敢肯定,如果失败的话,那位看起来风流倜傥的笑面虎,绝对不会放过她……

晌午过后,颜惜君正在凉亭小憩,突然有府中小厮禀报,“娘娘,外面有太子的人求见,说是太子妃有重要的事情要见您一面,请您速速前往东宫。”

颜惜君皱眉,“昨天还跟我在皇后面前相互拆台今天就约我,明显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从身后不远处,一个看起来极为沉着冷静的丫鬟走来,将茶杯端给颜惜君。

“那娘娘就不要去了。”

颜惜君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抬起头看着风花,她以前对雪月这个看起来单纯跳脱的丫鬟十分宠爱,以为她才是最懂自己的那个,可是重活了一辈子才发现,也许身后这个从来都默默无闻,细心照顾她的风花才是最关心她的人。

只可惜风花因为一些事被她从府中赶了出去,也不知道上一世她结果如何。

颜惜君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现如今能够看透一切,还不晚。

“别人都下了拜帖,我要是不去,岂不是让人以为我怕了她晏如梦,多丢我绝王妃的脸?去,雪月作为我身边的大丫鬟,要留在府中继续学规矩,今后你就代替她陪我出门。”

风花怔住,不敢置信的看着颜惜君,以前这种差事应该全都是雪月的,而她也就只能在府中打点一下小姐的饮食起居。

她一时间忘记说话,颜惜君撇头看了看她,皱眉问,“怎么,不想去?”

“不不,奴婢这就去收拾。”

她心情激动,手指都在微微轻颤。

这种受到小姐回应的感觉,令她第一次体验到了被重视的滋味。

同样和雪月伺候颜惜君,两个大丫鬟的待遇天差地别,因为雪月是颜惜君母亲从一堆丫鬟里挑选出来的精品,而风花不过是以前颜惜君一时兴起,从路上捡回来的小乞丐而已。

坐上王府马车,颜惜君带着几个下人,身边随着风花一同来到宫门口,照常从正门进入皇宫之后,颜惜君一路被人带着步入东宫正殿。

此地肃穆威严,是除了皇上所在宫殿最恢弘的地方,代表着尊贵无比的储君之位,历代皇上在登基之前皆是住在此处。

有人牵引她进了大殿之门,一路上带着颜惜君来到最里面,“娘娘您先坐下喝杯茶,太子妃马上到。”

颜惜君点点头,安静的坐在桌子旁边。

那茶她一口也没动,在外面,绝对不碰任何能够入口的东西。

那嬷嬷见劝不动,也就不再劝说,而颜惜君坐在这里许久,晏如梦没等来,却等来了太子宫天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