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两难
A+ A-

寂静的大厅内,雪白的墙壁上挂钟发出不大不小的报时声。

时间刚刚好八点整!

从楼上下来的陆家众人和从大门进来的陆细辛正好碰了个对面。

陆细辛走到陆家众人对面,对他们点了下头,然后目光转向陆老爷子,唤了声“爷爷”。

这二字彻底给场内众人吃了定心丸。

原来她就是陆家走失18年的明珠!

之前众人所有不好的猜测,所有恶意的谈论,还有脸上嘲讽的目光,都在这一刻冻结。

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些震撼。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名媛,淡妆红裙,一言不发,就在不动声色中艳压全场。

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间沦为她的背景。

“艹!”顾修明身边之前一直开玩笑的哥们,低声咒骂了一句,突然站起身。

身边几人被他突然的动作吸走注意力,都看向他。

哥们不看别人,只看顾修明一人:“修明,问你一句话,你真的对这个陆细辛没兴趣?”

已经察觉到哥们想法的顾修明目色沉沉,下颌紧绷,全然是不高兴的神色。

哥们轻笑一声:“修明,别得陇望蜀啊。”

扔下这么一句话就朝前方走去。

陆细辛的及时赶到,让陆家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陆老爷子担心地望着孙女:“你去哪了?”

陆细辛对他笑笑:“朋友送我过来的。”

陆老爷子点点头,没在说什么,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等晚宴结束之后在细问。

接下来,陆老爷子牵着陆细辛,走到正前方,当众宣布陆细辛的身份:“从今以后,他就是陆家的大小姐。”

还提出将提前给她部分陆氏股份。

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骚动起来,震惊又难以置信。

陆家这些孙辈,也就大少爷陆承继手上有股份,剩下的,像是陆雅晴、陆承远都没有,而如今,这个刚找回来的陆细辛,居然在他们之前拿到股份。

一时之间,众人对于陆细辛在陆家的地位都有了准确的认识。

众人感叹:“不愧是亲生孙女,不养在陆家又如何,照样受宠。”

有那心思多的,就开始把目光移到陆雅晴身上。

察觉到众人或揣测,或不怀好意的目光,陆雅晴强、压下不好的情绪,做出一副大气姿态。

她告诉自己:这一刻,她绝对不能失态,不能让人看她的笑话。

早晚有一天,她要给这些不怀好意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时也要让众人知道,她也是真正的陆家小姐。

——

宣布之后,就是舞会了。

开场舞肯定是陆细辛来跳。

但是和谁跳呢?

陆老爷子的目光落在顾修明身上。

一直关注陆老爷子和陆细辛的陆雅晴立刻注意到。

她下意识握紧拳头。

不行,绝对不能让顾修明和陆细辛跳舞,这会给众人一个信号,和顾家联姻的人不再是陆雅晴,而是陆细辛。

所有的一切,她都可以让,唯独不能让顾修明。

想到这,她蓦地开口:“修明,你那边有没有合适的朋友,跟细辛姐跳开场舞。”

一句话就阻止了顾修明跳开场舞的可能。

陆老爷子看了陆雅晴一眼,神色不悦。

顾修明打量了一下立在陆老爷子身边的陆细辛,神色玩味:“没有啊。”

他双手一摊,“没有合适的人选,不过……”他语气一转,目光直直看向陆细辛,“我倒是可以。”

话音一落,陆雅晴面色顿时苍白。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顾修明,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说,难道他一点都不顾念自己么?

陆老爷子很满意顾修明的态度,觉得这个孩子识趣,笑呵呵牵着他的手,目光慈爱:“细辛就交给你了,领着她点。”

在长辈面前的顾修明不再是之前吊儿郎当的姿态,而是像一个温厚可靠的晚辈。

他对着陆老爷子灿烂地笑了笑,然后将右手伸向陆细辛,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陆细辛并不在乎舞伴是谁,对于她来说,跳舞就和今天做的其他一些事情一样,都是为了哄爷爷高兴,等过了今天,她就会搬出去。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陆细辛抬手,刚要把手搭在顾修明掌心,他却收了回去。

紧接着,大步走到站在陆母身后的陆雅晴跟前,语气焦急:“雅晴你怎么了?”

此刻的顾修明和之前的状态完全不一样,陆细辛可以感觉到,这才是他真实的情绪。

他真的在担心,在焦急。

“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医院。”说着将陆雅晴打横抱起,快速朝门口走去。

路过陆细辛时,脚步停都没停,直接走过去。

陆父陆母也着急地跟过去,还有陆承远。

走的时候因为太着急,连交待一声都没有,完全忽略了这次晚会的主角。

转眼间的功夫,陆家人就走了大半。

一时间,大家静默起来。

不知道是应该关心陆雅晴的身体,还是应该继续为陆细辛接风洗尘。

众人都不动声色,悄悄觑着陆老爷子的神色,想知道,在他心里,是谁比较重要。

面对众人的目光,陆老爷子握着拐杖不说话。

如他这般历经风浪的商界大佬,不会让人轻易看出他的情绪,但是在陆家待了几十年的管家知道,老爷子这是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眼前这个情景还真是不好弄,左右为难。

如是继续为大小姐接风洗尘,虽然众人心里明白,在老爷子心里,细辛小姐更重要。但是难免会给细辛小姐扣上一个冷漠无情的名声。

妹妹都生病了,不去探望反而继续留在晚宴。

但如果,取消晚宴,对大小姐名声损害更大。

明明是应该隆重介绍大小姐,是大小姐初入社交界的重要时刻,却临时取消。落在不了解内情的外人眼中,就是陆家不重视大小姐。

这样左右为难,连老于世故的陆老爷子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众人一方面看向陆老爷子,一方面偷偷观察陆细辛,想看她是什么反应。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肯定是难堪又无助的,心里素质差点,恐怕都会哭出来。

但当众人目光落在陆细辛身上时,才发现。

她竟然没反应!

神情平静,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既没有担心陆雅晴,也没有被人搅了接风晚宴的羞恼,就是平平静静地站在那。

别说是别人了,就是陆老爷子也很惊讶,他以为自己这个孙女会委屈,会恼怒,最起码也应该有些不悦的情绪。

但她实在太平静了,就像一个冰雪雕成的假人,无悲无喜,无恨无怒。

“细辛。”陆老爷子开口,他想问问陆细辛在想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问。

陆老爷子没问出口,有人帮他问了。

“陆大小姐真是好平静啊,自己妹妹都痛成那个样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冷血!”说话之人是陆雅晴的追求者,一直以陆雅晴的守护骑士自居。

他实在是看不惯陆细辛那副无所谓的模样。

陆细辛转眸,冷淡地看着他,并没有因为他的话气急败坏,反而有些纳闷:“我该有什么反应?”

追求者无语:“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雅晴都痛成那么样子了?”

陆细辛蹙了下眉,神情终于有了变化,带着些不解:“轻症神经性胃痛而已?吃点谷维素就可缓解。你父亲压力大脱发,你也要痛哭流涕仿佛他去世了一般么?”

追求者一噎。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