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死丫头
A+ A-

陆细辛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小男孩,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情绪很淡的人,心扉扣的很紧,很难向人放开,也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小孩子的人。

有些时候,在路上遇到调皮淘气的熊孩子,还会下意识蹙眉,绕开路离得远一些。

但是沈念羲就像是坐在她心上一般,让她心里软软的。

连之前田芝的事都不愿意计较了。

晚宴结束的时候,她还接到小男孩的电话,约她明天去他家里玩,看他画的画。

“好啊。”陆细辛点头答应,然后忍不住叮嘱:“小朋友怎么能这么晚睡觉呢,会长不高的。”

听到这句,沈念羲很紧张,他担心自己长不高,细辛姐姐就不喜欢他了,立刻忙不迭点头:“我去睡觉了,细心姐姐晚安。”

道完晚安还觉不够,他又补充一句:“我会长高的,长高高的。”

“嗯。”陆细辛笑盈盈的,心里缀满了酸酸楚楚的幸福。

沈家那边,保姆王姨发现小少爷房间里面的灯灭了,很是惊讶。

小念羲一向是个熬夜高手,很少这么早睡的,这才10点,就关灯了?昨天还熬到半夜12点多,第二天中午才起床,气得沈先生拎起他,说要把他送走。

会不会是生病了?王姨很是担心。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沈念羲房间门口,轻轻推了下门,小声轻唤:“念羲,念羲,你睡了么?”

沈念羲正在翻腾着酝酿睡意,本来就睡不着,王姨还来打扰,立马就不高兴了,发起小脾气:“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王姨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念羲是不舒服么?”

小孩子脾气上来就容易控制不住,沈念羲才四岁,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他教养很好,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态度太坏了,怎么能对王姨发火呢?王姨对他那么好。

因为心里还藏着心事,担心自己长不高,但是又睡不着,现在呢,又对王姨发火了。

四岁半的小男孩还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情绪。

小男孩一下子就崩溃了,脑袋埋到枕头里呜呜哭了起来。

这一哭,就吓坏了王姨。

“怎么哭了,哪不舒服么?”王姨让另外一个保姆赶紧去找沈先生过来,自己则是到沈念羲身边,伸手摸了摸他额头。

没有发烧,只是出了点汗。

王姨把被子往下拉了拉,轻声哄他:“念羲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沈嘉曜过来时,沈念羲已经哭了好半天,眼睛鼻子脸蛋都是红的,脖子潮乎乎的,室内的空气很闷。

他示意王姨开空调。

王姨没动,小声提醒:“念羲会感冒的。”

沈嘉曜蹙了下眉,没有继续要求开空调,只是一抬手把沈念羲从被子里拎出来。

沈嘉曜这个人,一向是没什么耐心的,对儿子也是如此,他做不到王姨那样慢慢轻哄,就直接了当问:“为什么哭?”

沈念羲脑袋一撇,不理人。

像颗傲娇的小馒头。

“不说,就不要睡了,坐在这哭。”沈嘉曜今天在地铁里找了许久,内心已经被烦躁填、满,根本无暇理会沈念羲,所以说话的语气很凶。

沈念羲是不怕他的,但是听到爸爸说不让他睡觉,立马紧张起来。

他抹了把眼泪:“我睡不着。”小男孩的声音软软的,还带着点哭腔。

听到这句,沈嘉曜嗤的一声,笑出来,抬手在儿子头上摸了一把。

点大个小人,居然还会失眠。

他放软声音:“睡不着就不要睡,去客厅看电视。”

沈念羲看电视的时间是有严格控制的,每天只能看两个小时,不能超过时间,他今天的时长已经用完了,沈嘉曜让他去看电视,是属于额外加时间了

若是放在往常,他肯定要高兴坏了。

但是今天,沈念羲没动,只是扬着头,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向沈嘉曜,倔强强调:“我要睡觉。”

看到这双与某人格外相似的眼睛,沈嘉曜心脏软了一下。

他示意王姨出去,然后抱着沈念羲躺在床上,语气难得温柔:“爸爸跟你一块睡。”

沈念羲从小到大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他就没有跟爸爸睡过一张床。

小孩子就是这样,即便平时对父亲有诸多不满,但是只要爸爸温柔起来,就变得软濡黏人起来。

他靠在沈嘉曜怀里,跟爸爸说起心事:“我明天会邀请一个朋友到家里玩。”

“朋友?”沈嘉曜还以为是他幼儿园里面的同学,就问了句,“要回老宅么?那边有游乐场。”

老夫人疼爱小孙子,特意在家里弄了个游乐园。

“不回老宅。”沈念羲大人范十足,“细辛姐姐是大人了,不喜欢游乐场。”

“你说什么?什么姐姐?”沈嘉曜蓦地起身,双目湛湛,死死盯着沈念羲。

沈念羲有点被吓到,缩着小肩膀:“细辛姐姐啊。”

听到这句,沈嘉曜猛地想起,之前儿子刚回来时,兴致勃勃对他说的话:“爸爸,我好喜欢陆家的姐姐,让她做我妈妈好不好?”之后又絮絮叨叨念着什么。

那时候,他一心沉浸在失落中,根本没细听,直到现在才意识到。

沈嘉曜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快要跳出来。

嘴唇抖了两下才能正常说话,他问沈念羲:“你说的细辛姐姐,是叫陆细辛?!”

沈念羲不知道爸爸在激动什么,他这会已经冷静下来,坐起来,十分有范地歪头看向爸爸。

虽然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是蓬蓬的,有点乱但是自有一股矜贵范,像古时候的小王子。

他对着爸爸点点头,表示就是这个名字,同时还有些疑惑,漂亮又可爱的凤眼,不断地打量着沈嘉曜,语气认真又警惕:“你认识细辛姐姐?”

这个才四岁的小男孩,聪明得吓人。

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孩童,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在他懂的事情上,可以迅速做出判断。

沈嘉曜现在心绪很乱,没空理会儿子,直接把他放倒,并盖好被子,交待了一声:“好好睡觉。”就起身离去。

回到书房,沈嘉曜走到窗边吸了支烟。

他不常吸烟的,从前到是吸得厉害,但是后来因为某人说不喜欢咽草的气味,觉得呛人,他就戒了,直到那人消失,他才又继续抽起烟。

刚开始那几年烟瘾很大,抽得厉害,一天能抽一包。

但是近些年,慢慢吸得少了,一方面因为沈念羲,烟味对小孩子不好;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那个丫头了。

他怕她回来后,会嫌弃他,嫌弃他身上的咽草味。

不知想到什么,沈嘉曜觉得眼角烫了一下,他眨了下眼,收起眼中的湿润,走到电脑旁,开始搜索关于陆家这位走失18年的明珠。

不过是刚打下陆细辛三个字,搜索页面上就是一片照片,照片上熟悉的身影看得他眼角再次发烫。

沈嘉曜扶着额,低声发笑。

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在自嘲。

——死丫头,你终于回来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