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腿不听话?不如本王帮你砍了?
A+ A-

“你想让本王血债血偿?”

耳边,响起男人阴冷至极的讽刺:“那本王倒是要好好的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他从容的撤身,捞起染上点点红梅的软布在沐如歌的面前晃了一下,“啪”的一声,锁在了漆黑如阎的盒子里。

他竟以为沐如歌说的血,是那个“血”?

下一瞬,那只覆有薄茧的大掌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

男人过分俊美的脸上,嗜血的残忍不加掩饰:“沐如歌,你是觉得本王对你太好了吗?”

他的视线落到她的眼睛上,顺着她苍白的脸往下,越过他刚刚享受过的身子,移到了她的双腿上:“那么喜欢往外跑,这双腿,就不要了吧?”

沐如歌来不及从他的误会里多想,就陷入到前世自己的双腿给阎子烨亲手斩断时的恐慌中了。

血肉被切开的冰冷,骨头断裂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煎熬仿佛从前世蔓延到了今生,让她连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她忽然起身,紧紧的抱住了阎北铮:“不要!不要砍我的腿!”

她怕阎北铮,他是大兴王朝的最有权势的人,性情阴冷残暴,喜怒无常;

是令敌国将士闻风丧胆的杀神;

是无数名门贵女只敢仰望,不敢觊觎的嗜血阎王,不可能是她梦想中的良人。

可他偏偏对她有着罔顾一切的占有欲,只是她前世到死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不想本王砍你的腿,就给本王安份一些。”

刚刚还笼罩在嗜血疯狂里的男人在沐如歌抱上他的时候就已经松了掐着她脖子的手,这会儿,迟疑了一下后,反抱住了她:“再有下一次,本王就……”

就怎么样,他没说,但沐如歌知道他会做什么。

她又颤抖着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整个人都缩进了他的怀里。

这男人就是个杀神,手里除了拿刀拿剑,却偏还喜欢捏着一串佛珠,时间久了,他的身上就带着一股子独特的佛香……

沐如歌闻着这淡淡的佛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说下一次?那这一次就是放过她了?

他这是对她……妥协了?为什么妥协?

是因为她没有像上一世那样,在他毁了她的清白后就满眼怨恨的想要杀了他?

还是因为她……抱住了他?

“摄……摄政王,”

沐如歌的脑子里浮起一个想法,被她及时的抓住:“我知道你因为我去找阎子烨动了怒,但我去找阎子烨是……”

“你果然是想和阎子烨私、奔!”

男人刚刚缓和的脸色再一次布满了令人恐惧的杀气。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女子爬上了马车,“咚”的一声跪在了帘外的踏板上,声音娇柔:“摄政王,求您饶了如歌妹妹!”

“如歌妹妹从小就爱慕二皇子殿下,为了能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她可以不顾一切,这是整个京都都晓得的事情啊!”

沐如歌的身体猛地僵住了。

这是周水碧的声音,她来的这么快,是早就等在了附近?

只等着阎北铮抓住她之后,就跳出来演戏?!。

其实是趁机给她下刀子,让阎北铮嫌恶她?更残忍的对待她!

可笑她前世却没看懂,还感谢周水碧冒着被阎北铮迁怒的风险出来帮她说话。

更在事后一次次的给周水碧当了垫脚石,将周水碧从一个小官员家的庶女捧成了京城里最有身价的贵女!

“摄政王,您千万不要怪如歌妹妹,您要怪,就怪我吧!”

是我接应如歌妹妹出的摄政王府,也是我给如歌妹妹准备的马车……”

“我是如歌妹妹最好的朋友,如歌妹妹哭着求我帮她,我实在不忍心她饱受相思之苦……”

“摄政王,您手掌大权,人人敬仰,您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一定要强求如歌妹妹呢?”

“水碧求您了,求您放了如歌妹妹!”

“摄政王,这强扭的瓜,它不甜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