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袍子不好穿,穿我……
A+ A-

他把玩着手里那串漆黑如阎的佛珠,深邃的眼眸眯起一道危险的光!

沐如歌转过身,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摄政王,臣女年纪小,不懂男女之情的时候,是二皇子亲自到府中来,给臣女送礼物,口口声声说爱慕臣女,要娶臣女为妻!”

“臣女信以为真,视他为未来夫君,与他订婚,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后来他开始疏远臣女后,臣女还以为是臣女对他不够好,为了他的欢心,做了很多的蠢事……”

“可直到臣女发现他与臣女家中的表妹纠缠在一起,才知道他至始至终都是在骗臣女。”

“多年的真心喂了狗,臣女意难平,才求了周七小姐帮臣女去见二皇子,想趁机杀了他!”

说到这里,沐如歌扯下了自己头上的一支簪子,双手捧高,低下头去:“臣女知罪,将凶器交出来!”

“求皇叔看在臣女阴谋未遂的份上,只砍了臣女的脑袋,饶过周七小姐今儿臣女的家人!”

阎北铮看过去,瞧出那簪子的确与一般的簪子不同,簪尾部分被磨的很尖锐,倒也勉强能称得上是个凶器。

她知道阎子烨和沐蝶衣的龌、龊了?想去杀了阎子烨?

这借口找的,还真是意外又大胆!

不怕死?还是知道只要哄了他开心,就算真杀了个把皇子也有他兜着?

他的视线落到沐如歌的头顶上,又往下移到她白皙的脖颈上,眸底的幽深加重。

“沐如歌,上前来。”

“摄政王,事情不是沐如歌说的那样,她……”

周水碧终于意识到情况很不对劲,着急的开口,想要揭穿沐如歌在说谎!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阎北铮再一次抬起了手掌,凌厉的掌风打过去,她飞进了人群中——且刚刚好,被个邋遢的老男人抱了个满怀……

阎北铮已经不耐烦的亲自上前,一把将沐如歌拉起来,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用了巧劲,并没有伤着沐如歌,沐如歌却惊呼了一声,忙将簪子收了起来:“怀如小心,这簪子上有毒!”

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怀如,是阎北铮的字。

前世每次他将她拖上床榻,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强迫她这样喊他。

但她总是倔着,一次也没喊过。

如今,却忽然意识到——怀如怀如,这个如,莫非指的是她?

听闻,摄政王原本是没有字的,上战场后,才自己给自己取了个……

沐如歌的心忽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那是从没有过的异样感觉……

而阎北铮一愣过后,嘴角微微往上勾起。

他一弯腰,就将沐如歌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回了马车。

钻进车厢之前,他想到了什么,回头,冰冷冷的扫过那些看热闹的人。

“今日本王与如儿来郊外踏青事,谁敢乱嚼舌、头,杀无赦!”

扔下这一句,他就抱着沐如歌进了车厢。

他说是踏青,那就是踏青,即便之前那马车摇晃的有多么的激、烈,修罗王的事,谁敢说半句不是?

原本的马车夫被摄政王府的侍卫代替,将马车一路赶回摄政王府。

车厢里还弥漫着某种暧昧的气味儿没有完全的散去,阎北铮还将沐如歌抱的紧紧的,大掌扣在她柔软的腰肢上,隔着好几层的布料,都能感觉到他掌心的灼烫。

她小心翼翼的抬头,却对上黑眸里滚动着隐忍又火、热的意味。

下一瞬,他将她抵在了车壁上,声音黯哑:“袍子不好,我不喜欢!穿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