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哪一点比得上我的皇叔?
A+ A-

“可是,我已经和皇叔睡过了。

院内的女人忽然抬高了音量:“算不得是闺中的小姑娘了,二皇子,还能接受我吗?”

“你这个荡……”妇!

阎子烨差一点就骂出声来,憋得脸色铁青才将愤怒强压下去。

又摆出一副“心疼”的模样:“沐如歌,皇叔是这样的人,他性情残暴,最喜摧毁别人在意的东西,他毁了你的清白……是他的错,本皇子不会怪你的……”

“你回去喝一碗避子汤,莫将这件事说出去……”

商户女就是商户女,粗鄙不堪,连这种不知羞耻的话也能说得出口!

一个他本来就嫌恶的贱丫头,如今还成了残花败柳,简直让他恶心至极!

要不是担心她留在摄政王府会影响到他的计划,他怎么会亲自来拽她离开?

这座摄政王府,是京城里人人惧怕的人间地狱,连父皇都不敢轻易踏进来,他一个还没什么实权的皇子哪里敢待太久?

他也怕阎北铮一个不高兴就把他砍了。

阎北铮当年为了把他的父皇推上皇帝位,手里的那把龙吟剑砍过多少皇家贵子的脑袋?

“二皇子,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却连人话都听不懂!”

沐如歌冷笑着说:“那我不如将话说的更明白些,我喜欢干净的东西,但二皇子和沐蝶衣滚在一起,脏了,我不要了!”

“我给自己重新选了一个男人,这个人是二皇子的皇叔,当朝摄政王阎北铮,我们睡过了,我很满意!”

“沐如歌!你疯了!”阎子烨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简直自甘下贱!”

怎么会这样?

这个从前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蠢女人,怎么像是忽然开了窍似的,知道他对她不好?

还真的想和阎北铮在一起?

“二皇子说这话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沐如歌说:“我不过是想和皇叔在一起,二皇子就说我自甘下贱?”

“哦,原来在二皇子眼里,皇叔便是个下、贱——之人啊?”

她将声音拉的很长,望着院墙的方向,音量故意扬高~

“你胡说什么?”阎子烨下意识的扑上前,想堵住沐如歌的嘴。

沐如歌却灵巧的避开了,倒是与他调转了个位置,她嘴角一勾,一步步往院门外退去。

“可在我眼里,皇叔雍容高贵,心怀天下,二皇子这种空有其表的男子,连皇叔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你……你说什么?”

阎子烨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置信,一直对他死心塌地的沐如歌竟然会说出这种“羞辱”他的话来?

“我说,”沐如歌故意放慢了语速:“论权利,皇叔权倾朝野,二皇子却连殿上听政的资格都没有!”

“论势力,皇叔的势力遍布四国天下,畅行无阻,二皇子却连京城都出不去!”

“论样貌,皇叔有如天边皓月,二皇子却不过是蒲柳之姿!”

“就算是论做男人……其实我知道二皇子每次与沐蝶衣滚过床榻之后,都要喝一大碗的补药……

年纪轻轻的就这么不行,实在让人很担忧以后呢!”

“皇叔就不同了,皇叔他一晚八次,次次……”

“沐如歌!”阎子烨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你还要不要脸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