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温汤池,他的眸光太烫
A+ A-

“扑通”一声。

阎北铮直接将沐如歌拽到了寝殿后的温汤池边,就抱起来扔了下去。

“衣服脱、了,洗干净!”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怒火,他不喜欢属于他的人沾上别人一丝半点气息。

也裹挟着别的意味。

他倒是要看看,这小东西在搞什么鬼。

只要,她不敢再他面前袒、露所有,只要她再敢对他有一丝丝的反抗或是嫌恶,只要……

但没等阎北铮把后面那些让人不喜的可能想完,沐如歌已经利落的将身上的外袍和里衣都脱了!

就穿着一件红艳艳的小兜,将那湿淋淋的衣服往阎北铮的脚边一扔,身子就没入了水下……

只留一颗小脑袋在水面上,漾动了一池的温汤水,也让男人的眼眸瞬间变得幽深……

他忽然蹲下身,将她扔过来的衣服捏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沾惹上池水的湿意,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些。

“呵~”男人忽然笑了一声。

惊的沐如歌猛地回过头。

此时此刻,摄政王阎北铮笑起来有多么的好看,他捏着女子的湿衣裳的画面就有多么的违和与……诡异!

“怀如,水温不错,你要不要也下来泡一泡?”

这话刚落音,沐如歌就恨不能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她这是有多惶恐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才紧张到口不择言?

这不是自寻死路?!

“嗯?”阎北铮转过头,看向沐如歌:“你,这是在邀请本王与你共、浴?”

“我没……”沐如歌张嘴就想否认,又怕他起疑,只能一咬牙:“谁邀请你了?这池子是你的,你在自己的池子里洗澡还需要别人邀请吗?”

说完,她迅速的转过身去。

可即便是看不到阎北铮了,却好像仍能感受到后背过于炙热的注视。

然后,她就听到了男人下水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有些僵硬。

直到,拳头被男人的大掌包裹,而她整个人都被男人抱紧。

“你在害怕本王?”男人的声音里压着腥风血雨。

他高兴的时候会自称“我”,不高兴的时候自称“本王”,她早就发现这一点了。

“本王还以为你变乖了,原来只是心思变重了,骗人的花样也……”

“我怕……”沐如歌抑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只能想尽一切办法让阎北铮不往不好的方向去向:“我怕疼……”

“父亲母亲兄长都知道我最怕疼了,蚂蚁咬我一口我都能哭半天……”

“所以你……你这一次能不能轻一点?”

他喜欢听好话,喜欢她顺从他,她只能再不知羞耻一回。

天知道,他的怀抱,是多大的折磨。

“皇叔威武雄壮,我深有体会,可我还是个小姑娘,你不能真的拿我当肉啃……

我怕疼,我受不住……”

阎北铮的身体一僵,活了这么多年,这一刻,他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脸皮有些发烫。

他威武“雄”壮?她“深”有体会?

这小东西,知道她说这样的话有多让人热血沸腾吗?

她的确是一块让他控制不住想要一次又一次啃的“肉”,那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