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一箭三雕的阴谋
A+ A-

她怕阎北铮真的对大哥动手,怕极了。

该做的她已经做了,这个时候她不能表现出一点对阎北铮不信任的样子……

但如果阎北铮真的拔刀要杀大哥或是砍大哥的手臂,她一定要冲上前……

就在……沐成毅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

阎北铮的手擦着沐成毅的刀柄,往上,落到了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别紧张,你是小如儿的大哥,本王往后还要靠着你护着小如儿呢!”

“走吧,本王今日去沐家拜访,劳烦大哥带个路!”

沐成毅猛地睁开了眼,一时没能领会阎北铮话里面的意思。

直到沐如歌过来拽着他的衣袖,上了摄政王府准备的马车。

众目睽睽之下,阎北铮不好与沐如歌同车,只好大方一回,让沐如歌与沐成毅说说话。

“大哥,有些事,我要马上告诉你……”

沐如歌知道沐蝶衣这会儿肯定是已经在府中兴风作浪了,她至少要先让大哥站她这一队,于是毫不犹豫的将她、沐蝶衣和阎子烨之间的事情告诉了沐成毅。

“你说什么?蝶衣早就和二皇子暗通曲款?”

沐成毅明显不太相信这件事:“歌儿,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会不会有误会?蝶衣她一向温婉良善,怎么会……”

来之前,沐蝶衣因为被外边的流言所害,病怏怏的来到他的院子,见了他就哭:“大哥,你相信蝶衣,蝶衣明知道二皇子是姐姐喜欢的人,又怎么可能私下里与二皇子往来?”

“蝶衣还是个未出闺阁的姑娘,姐姐因为误会蝶衣与二皇子有染,让人散布出那样的流言,蝶衣真的好……好难受!”

“大哥,蝶衣不怪姐姐,她也是被那修罗王欺、辱了,心中愤恨,你一定要将姐姐接回来,蝶衣会好好的跟姐姐解释……”

所以,蝶衣和歌儿,到底谁说的话是真的?

“是啊,如果不是知道了她与阎子烨的事情,我也会被她的温婉良善骗下去,”沐如歌说:“大哥问我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我说是阎子烨亲口告诉我的大哥信吗?”

“阎子烨知道我进了摄政王府,担心我毁了他伙同沐蝶衣谋夺我沐家家产的计划,就跑过来哄骗我,答应让和我沐蝶衣一起进门……让我给沐蝶衣做滕妾!”

“我不愿意,他就要对我下杀手,是摄政王出手救了我!”

“还有,大哥来跪摄政王府的府门,是沐蝶衣出的主意吧?”

“大哥耿直,以为只要不怕死,就能从摄政王的手里换出我对吗?”

沐成毅脸上的表情僵了僵,他之前的确是这样想的。

沐如歌:“可是大哥想过没有,大哥一跪,就坐实了摄政王强抢民女,而被摄政王留在府中多日的我,又会是怎样的名声?”

“是不知羞耻勾引摄政王的商户女?还是自荐枕席、娼、妓不如的残花败柳?”

“如今满城都在议论沐蝶衣和阎子烨,可若是大哥死在摄政王府的门前,大哥的命,摄政王的残忍狠毒,我的不堪,就被成为新的话题,足以将沐蝶衣和阎子烨的龌龊事压下去!这是一箭三雕!”

她抓住了沐成毅的衣袖,眼里满是急切:“大哥,你听明白了吗?你还认为沐蝶衣给你出的这个主意是良善的吗?”

“这……”沐成毅有些稳不住了:“我没想到还有这些事。”

“那大哥就从现在开始想,”沐如歌说:“还有,沐蝶衣与阎子烨到底有没有龌、龊,其实很好分辨,我们回府之后压着沐蝶衣看个大夫就知道了。”

“我知道她如今已经怀上了阎子烨的种,都不用验她还是不是女儿身,街面上随便请一个老大夫回去捏一捏脉,那喜脉总归是跑不了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眼里弥漫出冰冷的讽刺:

“除非,她足够狠!狠到昨个儿晚上就把那孩子给流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