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夏淳
A+ A-

“仅是个意外。”本就无意多说,夏念随意推脱说是个无意之失。

熙妃明显不太相信,脸色不佳的喃喃道,“郡主真的只有三岁?”

“不然呢?”

带着绯蝉离开祥如殿,夏念一路上沉默不语,脸色苍白。无论语言、气势多成熟,也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夏念想做的有很多,能做的却少之又少。季青绫有幸福的童年,虽然十岁之后被祖父当做继承人来培养,少有快乐,但却在祖父的纵容下,能做尽想做的,即使废了季五,也无人敢有怨言。

现在却不同,夏念虽然也有宠爱她的父王和母后以及哥哥,再一次感到家庭的温暖,可却在害怕,心底的深处充满恐惧,怕再一次的失去。

清晨,祥如殿传来消息说熙妃娘娘畏罪自戕,人已经殁了。

怀中抱着夏念,王后微微蹙眉,对于想要加害自己孩子的女人,兰诺说不恨是假的,但也没想过人就这么轻易的没了。

“母后,淳儿哥哥好可怜,他都没有娘亲了。”听到熙妃去世的消息并不奇怪,夏念从始至终都知道熙妃是个聪明的人。

夏王方一进来便听到夏念的话,不由开口问道,“那本王的好念儿想怎么办呢?”

“不如让母后给淳哥哥做娘亲好不好?”

被夏王紧盯着,夏念一脸兴奋地模样无懈可击,让人瞧不出破绽。“熙妃作恶,本不关幼子之事,既然念儿求情,本王恩准便是。”

“儿臣谢过父王。”夏念微微屈膝行礼,心中道,熙妃,本郡主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走好吧。

王后见女儿高兴,胖胖的小身子在地上乱蹦,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叹息。

夏王说是给熙妃留面子,不如说是给熙妃母家留了颜面,特许仍旧以王妃礼数厚葬,只是葬礼仓促简单了些。

葬礼结束的第二天,夏淳脱掉孝服,仅在腰间束了根白色锦缎的腰带。夏淳来跟王后请安时,夏照和夏念正好也来请安,三个小娃娃凑巧的赶在一起。

“王后,世子、郡主和二殿下来给您请安了。”

王后收夏淳为子,间接地提了他在王宫内的地位,从此之后他不再是二公子,而是高于其他兄妹一等的二殿下。

“今天这是怎么都赶在一起了。”王后让贴身宫女替她整理了妆容,毕竟夏淳是第一次以拜见母后的形式来请安的。“让他们进来吧。”

“给母后请安!”三个年纪不大的孩子,跪在地上像模像样的行了礼。

“地上凉,快些起来吧。”王后将最宠爱的小女儿夏念抱在怀里,对宫女道,“去小厨房把早些准备好的点心拿来,让二殿下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是。”

“有劳母……后惦记儿子了。”夏淳声音僵硬,但礼度到位,看来事前被嬷嬷好好地教导过。

“熙妃刚去,淳儿你可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天气凉就多穿些,千万别冻着。”王后兰诺贤良淑德,即使对着别人的孩子,她也能笑脸相迎。就像夏王说的,熙妃有罪,罪不至连累幼子,所以王后对夏淳照顾有加,甚至到后来当做亲生的孩子来疼爱。

“儿子省得,谢母后关心。”

“母后,母后,念儿要吃橘子。”

“好,母后剥给你吃。”

看到王后宠溺夏念,夏淳不禁湿了眼眶,想自己从小到大,娘亲也不曾给他剥过一个橘子。“母后,淳儿也想吃橘子。”

王后诧异的看了夏淳一眼,见他眼角泛起泪花,什么都没问将剥好的橘子递过去,“吃吧,等会儿留下一起用午膳。”

“可以吗?淳儿可以留下来用午膳?”

“可以,留下来跟你哥哥和妹妹一起在母后这里用过膳再回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