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家宴(02)
A+ A-

夏念无聊的盯着歌舞,却被有心人拿来做话题。

惠妃问,“郡主可是喜欢歌舞?怕将来郡主的歌舞一定大有成就,夏国无人能比啊。”

听到这话夏念心中暗道,惠妃是在变相讽本郡主是个女娃,即使在聪慧,以后也是个祸水红颜么?

问题本身就让夏念意兴阑珊,心平气和的敷衍,“谁家红妆不知愁,闲来舞上杏花楼?”

要知当初夏王选慧妃入宫,就是因为她的舞,翩若惊鸿。

优雅的笑容僵在脸上,惠妃估计不曾想到年仅不到四岁的夏念,丝毫不予她留情面。“郡主好才情。”

不知是否有意岔开话题,夏王道,“本王的念儿偏偏喜欢舞弄英华。”

王后则是但笑不语。

“父王打趣孩儿。”从座椅上跳下来,夏念跑到王后身边,气鼓鼓的说道,“母后有请师傅交念儿跳舞,只是无论多少年也舞不上杏花楼,惠娘娘怕是对本郡主谬赞了。”

正当所有人的思绪都沉浸在各自所想的事情中时,突然殿内爆出娇喝,“杀!”

夏念诧异的转头,见殿中央数十名彩衣舞女从袖口翻出武器。

“有刺客!”侍卫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护驾!”

朱雀殿乱成一团,兵器相碰的狰狞声,惊呼,哭音混成一团。夏念被一个侍卫护着向后退去,可惜领舞的红衣少女飞身扑来,手中的短剑银光微闪,侍卫喉间霎时一片嫣红。无奈惊恐的瞪大双眼,无人可以分身顾及到夏念,下一秒,她被人带进怀中,利刃横在颈间。

“都住手!”红衣少女带着夏念向后退到殿中央。

侍卫立刻停下攻势,等待君王的命令。

夏王本被护在后方,见夏念被抓,竟不顾自身安危推开人群走出来沉声道,“放开郡主!”

“放?”少女吐气如兰,声音娇媚。“若放了郡主,夏王可会放过我们?”

突觉颈上一疼,有阴凉划过,看来是破了,夏念强压满载的怒意杀气,淡然道,“姐姐应该和王室素无冤愁吧,谁雇佣你们效力的呢?”

“郡主认为蝶衣会说?”

原来她叫蝶衣,“本郡主认为你不会。”

“那郡主何必多此一举来问蝶衣。”

“许是本郡主不干心给人做人质,感觉不舒服。”在两方僵持一柱香的时间后,夏念又道,“姐姐何必拿本郡主来要挟。”

夏念特意加重郡主二字,就是要告诉蝶衣,若是夏王当真要拿下刺客,自己只是小小一个郡主,随时可以牺牲。

不论是刺客还是夏王、王后,都听出夏念话中的含义。王后本就毫无血色的面容,更加苍白。

蝶衣忽而一声轻笑,“郡主不像个孩子。”

“很多人这么说本郡主,不过还是要谢谢姐姐的夸奖。”夏念哑然,无论如何想不到蝶衣将自己的话一带而过。

恐怕蝶衣知道,夏王舍不得夏念受伤。

“蝶衣佩服郡主的勇气可嘉,今日放了郡主也不无不可。只是……”蝶衣小声在夏念耳边说,“请郡主设法保护我们姊妹安然离去。”

“呼。”夏念心下松口气,看来事情不是全无商量的余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