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夏念的童年(03)
A+ A-

“臣妾参见王上!”

“嗯,起来吧。”夏王坐在王后刚才的位置上,拉过夏念问道,“今日杜太傅留的什么功课,可做完了?”

“太傅今天让回来背诵《诗经?小雅?天保》。”

黎妃笑着道,“哦?不简单呢,郡主背会了没?”

第一句是什么来着?夏念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谦虚而又委屈道,“念儿愚笨,还请父王提个醒。”

夏王先是一怔,而后爽快的提了个开头,“天保定尔,亦孔之固。”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俾尔单厚,何福不除。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即使被架空,仍旧学的念的还是一样的东西,没有太多出入,念至最后阶段,“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遭到夏念唾弃的是西亚的学堂课业太过恶心,不过才五岁的年纪是不是学的太深奥了?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夏念被自己气得直哼哼。

夏王的字行如流水,王后的字娟秀有力,就连夏照写得也是一个端端正正。而夏念本身是自我要求完美的一个人,在得知自己字体难看后,开始发奋练习至今少说也有了一年,为何不见长进?

董香儿在一旁研墨,看夏念又一次将纸揉成一团,抛向身后,提笔继续临摹。单丞相是夏国的栋梁,恩科状元,两朝元老,习得一手好字,很多人都偏好临摹他的字体,而夏念也一样。

夏念的脾气秉性是被刻意惯养的娇纵任性,又有点暴躁。一个不满意扔下毛笔,小手一挥,扫掉了桌子上摆放的所有物件,顺带泼了董香儿一身墨渍。

见董香儿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夏念才意识到自己迁怒到别人,“罢了,你下去换身衣衫,尽早休息吧。”

一年多的时间,董香儿在夏念身边,也不再像个小孩子,处处都能考虑的仔仔细细,明明还是个奶娃子。

“香儿不困,先去把衣服换过再来陪殿下。”

画儿诧异的声音透过雕花木门传进书房,“香儿怎么不在里面陪着殿下了?哟,你这事怎么弄得一身墨渍?”

“没事画儿姐姐,麻烦您让人进去收拾一下吧。”

不一会儿,画儿带着三四个小太监走进书房,见到一地的杂乱并未作声,指挥着让小太监收拾。“殿下,您先坐到旁边,让奴才们把毯子换掉。”

见几个小太监手脚麻利的撤掉弄脏的羊毛毯子,换上新的后,画儿道,“郡主,毯子已经换好了。”

收拾妥当,画儿让几个小太监全部退下,独留自己,“郡主,时辰不早,您是不是该休息了?”

“我还不困,你们要是忙一天累了就先休息吧。让香儿也早点睡。不必再过来了。”

“那,奴婢先帮您把被子铺好。”

见画儿站在床前铺着锦被,夏念随口问,“画儿,你今年多大年纪?”

“回殿下,画儿今年15了。”

“15了啊。”

在西亚,女孩子15岁就算成年,是可以嫁人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