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出宫(03)
A+ A-

夏国到皇城的距离快马加鞭也要八日的时间,像他们马车赶路大概得需要将近十五天。

外面的景色实在诱人,正直秋季,树叶泛着金黄的颜色。夏念挑开帘幔探出小脑袋,偶尔有风刮过,吹落树梢的黄叶子。“真美。”

上一世,季青绫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每次听别人提起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有好吃的,却只能向往,一次都没去过。

突然马车的轱辘碾过一颗石头,车体一颠,差点将夏念甩出车外。幸亏夏念手脚灵活,拉住了一旁的画儿。

赶车的小城子吓得一激灵,“奴才该死,惊着主子了,您还是回去坐好吧。”

“小祖宗,您快进来坐下,画儿给您准备了点心。”

点心现在已经不能成功吸引夏念,外面的景色更加吸引人。“小城子,我能不能坐在你旁边?”

这么问的原因是夏念怕碍着小城子赶车。自从出了王城,夏念也不再自称本郡主了,而是改用了我字。

“外面太危险,主子还是坐进去吧。”

“我不!”这一次夏念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车厢里钻出来,坐在小城子的身边,两条小短腿悬在半空晃荡。

也知道多说无益,主子的倔脾气以上来,小城子再劝也只会被骂,只好让主子抓紧自己,以免摔下马车。“哎呦主子,您可抓紧了我。”

一路上,眼前的秋景让夏念处于兴奋状态。

夜幕降临,马车拐个弯,眼前出现的滔滔江水让夏念几乎要震惊的失声尖叫,江对岸是一座城池,倚江而建故而叫做江城,这片土地仍旧属于夏国。

眼前的景色倒是让夏念想起一首诗,她信手念道,“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

虽然此江城非彼江城,又有什么关系呢。

前面的马车慢下来,特意等夏念的夏照正巧听到她吟诗,不禁感叹,“念儿果真聪慧过人,好诗。”

“哥哥过奖了,念儿随便说的。”原来西亚的人不知道李白啊,看来往后可以随便借用了,李白,当真对不起剽窃你的诗词了。夏念在心中偷笑。

“哥哥,我们今晚住在江城?”

“应该是了。”前方夏王的马车已经驶上浮桥,显然今夜是要住在江城,明日一早再赶路。“小城子,你赶车追上去,别落得太远不安全。”

“是,奴才遵命。”小城子挥起马鞭,开始加速前进。“驾!”

马车行驶在浮桥上夏念探出身子看桥下,江水湍急,滚滚东下,拍打在岩石上,溅起硕大的浪花。

见过长江不下十数次,每次都被琐事扰心,从来没有平心静气的欣赏过,这一次见到泷江,夏念真的被深深震撼了。

“主子,您坐好了,前面要下浮桥会有些颠簸。”

“嗯。”

夜晚的江城,路上的老百姓依旧很多。

六辆马车穿街而过,老百姓纷纷让路,生怕马受惊伤到自己。

江城最出名的畔江楼外,等候了数位江城的官员。夏王乘坐的马车拐进小巷直接去了畔江楼的后院,夏念的马车却在正门处停下来。

“小城子,停车。”

江城的城守曾是夏王手下的一位猛将,不但武艺出色,甚至才情过人。不过可惜的是曾经为了守护夏王被箭羽射穿了右腿,落下了腿疾再也不能上战场,故而夏王让他做了江城的城守。

“骆叔叔!”

“郡主身体可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